153edb19327bc0111.jpg  

作者:Rosa  & 野犬            

 

 

 

 「既然葛斯已經把夏娃跟M醫生劫走,那不就表示我們這裡沒解藥了嗎?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還是去投奔葛斯吧!」
「大家稍安勿躁,M醫生有留下足夠的解藥供應紫蝶翠谷的PN使用。從葛斯的談話中,我們發現他可能會對台灣南北政府採取激烈的手段。這違反我們PN的精神。」
雷神的話才說完,就有PN站起來鼓譟:
「現在還談什麼PN的精神?那是人類加諸給我們的禁錮,是要我們把人類當成神, PN只能為奴為僕,到頭來還不能傷害人類….
雷神比個要大家安靜的手勢:
「我說的不是這個, PN雖是人類製造出來,但是我們不一定要活的像人類。我們PN可以作自己,要活的像一個對的起自己的PNPN並不比人類差,我們一樣可以有自己的靈魂。」
「你講的這些太高調了,我們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活下去。」現場一陣譁然。
雷米也站起來安撫:「大家不要受葛斯的影響,我們現在這裡生活的很好,解藥也足夠大家使用,所以不管外面怎麼變化,我們也可以在這裡活的好好的。」
雷米環視了一下在場的PN,接著說:
「我們這些退役的PN,並沒有任何的約束,所有的制度都是採合議制的。大家可以一起來決定何去何從。我們可以決定要去投靠葛斯?或是繼續守在紫蝶翠谷?還是萬一葛斯做出不利台灣的事,我們也要去干預?」
「好啊,好啊,現在就來投票,也可以順便投票決定新的領導人。」下面還是有人浮動著,雷米心中暗想葛斯一定在這裡面動了手腳。
可風實在也耐不住了,站起來大聲的說著:「我也許沒有立場來說話,但是以一個旁觀者來看,你們似乎是中了葛斯的分化。葛斯才在視訊中說了一段話,你們就亂成一片,何不先等看看葛斯的下一步行動到底是什麼,大家才來做出決定。」


可風的話,如同棒喝,大家就漸漸安靜下來。於是雷神除了宣布重大決定下次再議,也順便安排加強紫蝶翠谷的守衛。
雷米回到了地下實驗室,只見米娜正在跟謙雨爭議著一些事。
米娜:「雷米你來的正好,我跟謙雨說雖然我決定的時限還沒到,但是看到葛斯的演說,我決定要立刻繼續下一步的實驗了。」
謙雨:「我正說服米娜要不要再考慮一下。瑪莉醫生有交代,如果米娜決定要繼續實驗,那就再給米娜打一次解藥。但是一旦開始進行新細胞的製作,米娜身上的細胞和瑪纳的染色體結合完成後,細胞結構改變,原來的解藥就會失效。也就是三個月後PN魔咒發作時就沒有解藥可以續命,米娜就只剩三個月的壽命了。」
米娜笑了笑:「這解藥本來就是天降的禮物,一個人能受多少禮物自有定數,我能多活一段日子已經很滿足了,更何況還可以對大家有所幫助。」
雷米也是非常瞭解米娜的個性,也不多說,握著米娜的雙手:「妳放心,我一定會陪妳走完最後的日子。」


兩天後大家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濁水溪高牆以北附近的一些車站、水廠、重要道路被投擲了數十顆炸彈,每顆炸彈引爆後,方圓一公里範圍都出現高度的輻射指數。


「骯髒彈!沒想到葛斯竟然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
羅巴看到傳來的消息不覺驚叫出聲。

「什麼是骯髒彈?」可風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骯髒彈是以前恐怖份子常常使用的非核子武器的放射性武器,它在炸彈裡面裝填了一些放射性物質,爆炸的時候就將放射性物質四處拋射散布,可以造成核放射性塵埃的污染及的生態災難性的破壞。放射性物質的來源就以核能發電廠燃料棒的核廢料最為嚴重。我想葛斯一定將核三廠那些廢棄的核廢料拿來做成這種骯髒彈。」
「他為什麼要做出這麼可怕的事?」
「他的宣言不是說要讓所有人的生存條件一樣,要所有人都能親身體驗核汙染的苦難,這樣才可以彼此平等會談。而且到處都是輻射,對PN有利了。」
「這樣濁水溪高牆就失去意義,我們終於可以跨過濁水溪了。」卡比在旁插了話。
雷米和雷神這時也出現在會議室。
「羅巴、卡比,將沒有值勤的PN全部召來會議室,我們要召開大會了。」
看著羅巴、卡比離去,雷米問著雷神:
「南政府的PN也會受葛斯的控制嗎?」
「那是不太可能的,據情報顯示南政府近年的PN的控制越來越嚴謹,聽說他們可能在PN腦內植入控制晶片,這些新PN就只有聽從命令不會有貳心的。」
「葛斯這兩天不停的向退役PN喊話。不知道有多少PN已經加入生存聯盟了?」
「這段時間卡比積極的與其他基地的PN聯絡,據他統計應該有一半以上的退役PN已經加入了,不管怎麼樣,求生是動物的本能呀。」
兩人正討論著,突然餐廳傳來一陣議論的聲音。兩人急忙往餐廳跑去。

原本斷絕一切聯繫的北政府主動切入南部各地通訊,銀幕上出現攜家帶眷,滿滿向北逃難的車潮人潮,塞滿各地公路,由於北政府沿著大甲溪主要幹道上拉起鐵刺拒馬,禁止災民再繼續北上,中台灣的醫療院所擠滿核害的傷患及災民,人人臉上盡是驚恐無助。也許是看到畫面觸及舊情引發難過,餐廳裡幾個地底王國的老人不禁紅了眼眶。
接著北政府行政部長出現在銀幕上,宣布濁水溪以北,烏溪以南為汙染災區,並呼籲災民堅強冷靜,以顧全大局為前提設想。由於葛斯所控制的奇異果南分部在南政府境內,部長也態度強硬地向南政府喊話,要南政府負起管轄責任,主動捉拿攻擊要犯。
「又是一貫的逃避手法,斷尾求生!可憐的永遠是人民啊」俞博士看著銀幕,沉痛的說。
「三十幾年前,北政府也是用一座高牆割蓆斷義,我猜南政府不會立刻有動作的!葛斯的做法果然直揭人性,也不無他的道理。」雷神感嘆。
 
「我們既然在不受污染的紫蝶翠谷,手上也有解藥,我們可以完全置身事外,無需選擇呀!」會議中有些個保守的PN表明自己的想法。
「按葛斯全民平等的說法,他不會留下化外之民,姑息後患的。若不跟他同路的話,我們就要趁著他還未控制大局前反撲,否則這地方一旦淪陷就來不及了,況且這裡還有地底王國的人員,他們不像我們可以忍受輻射。」雷米冷靜的解釋。
「如果新PN們只是無法思考的粗士魯夫,那麼加入生存聯盟對我們而言有絕對的優勢,如果有一天葛斯真的稱霸,將來在位掌權的就是我們。何況我們從來沒見過夏娃跟M醫生,怎麼知道他們是怎樣的人,若照葛斯宣稱手上握有大批解藥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早就跟葛斯達成合作協議,先佔官位了。並且我不客氣的說,地底王國人員的安全什麼時候變成我們的責任了?」前幾天帶頭騷動的幾個PN之一提出反問,其他的則在下面點頭諾諾。
俞博士見矛頭指到地底人員,於是起身發言;
「地底王國的人員在紫蝶翠谷的這段時間,一直很感激大家把我們當家人般看待。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貢獻一點力量,也許對我們現存的狀況有所幫助。人類有句話說:兵不厭詐。另一句話說: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葛斯就是在取得大家的信任之後,順利帶走夏娃跟M醫生的,或許我們也可以如法炮製。我建議目前我們不妨謊稱解藥沒了,先答應加入聯盟,取得立足先機,一方面葛斯就不會多費精力攻擊紫蝶翠谷,我們的生存暫可無憂,二方面我們也許因此有機會接近他的聯盟本營,探看夏娃跟M醫生的意向再來取決。」
「你想葛斯會相信我們嗎?」雷米反問。
「葛斯在紫蝶翠谷這段時間其實已經贏得大家的心,他自己很清楚。若我們以此為主要訴求,加上他動人的演說跟解藥的目的,他也許會相信我們是真心加入的。再說,這作法對我們目前而言沒有損失。若我們遲遲不表態風險可能更大。」
 


果然,就如雷神先前所想,南政府像隱身似的沒有任何回應。在高牆投彈兩天後,投靠葛斯陣營的PN們裝扮逃難人潮突破封鎖,在台北市區多處又引爆了骯髒彈。第一時間,幾個北政府高官帶著家眷搭上專機直飛香港。大部分的企業大老早在第一次投彈時,就已經招回私人飛機全家出走了。繁華一方的北台灣陷入無邊的恐慌之中,曾經美麗的福爾摩沙完全成為核污之島。
 
餐廳內一片靜寂,沒有人有心動桌上的飯菜。螢幕上倉皇驚恐的人們已無處奔走,靜靜的等待命運的擺弄,雙雙空洞無神的眼睛比逃亡的人潮更揪心惹痛,雷米的淚又留下了。最後雷神打破沉默:
「既然我們已經決定按照博士的建議進行,大家就好好吃飯,保存實力。」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