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Rosa  & 野犬

  從紫蝶翠谷離開約莫兩個小時後,防護車來到都會區邊界的電子崗哨,葛斯只簡單在機器按下指紋,鋼製閘門自動開啟後便通行無礙。他沒有依約駛往台南的成大醫院,反而把車停進郊區一處隱密舊屋。
「我需要你們先給我一劑解藥讓我證明。」
「你不相信我們兩人就是解藥的關鍵?」
葛斯被夏娃漂亮的大眼凝視著,突然心中一陣異樣波動,彷彿有被人攤在陽光下看透了的感覺。葛斯站起來走動一下,整理一下情緒:
「我冒了這麼大的風險,當然要確定一下我的投資是否值得。」
「所以你的最終目的並不是南政府。瑪莉醫生麻煩妳先給葛斯一劑解藥,讓他去給裡面的PN注射。」
葛斯聽了臉色大變,驚訝又害怕的看著夏娃,大聲的嚷著:
「妳怎麼知道PN2507在這裡,這件事完全沒有第二個人知道,妳,妳,妳到底是什麼東西?」
夏娃仍然維持著美麗的笑容:
「葛斯,你的事是瞞不了我的,我甚至知道你心裡想著的那一件可怕的計畫。你放心,我是不會阻止你的任何行動。不過如果你想要成功,一定會需要我的幫忙。你先去給PN2507注射吧,他的時間不多了。」

 

葛斯更為驚訝,他心中真的有一個很大的計畫,這計畫只在腦中存檔而已,從來沒有說出口來,這夏娃為何可以知道。葛斯像洩了氣的氣球,渾身失去了力氣,多少大風大浪都經歷過的他,第一次被人這樣徹徹底
的壓制住。
台南郊區舊屋裡的另一個房間,葛斯給躺在床上的PN2507打了解藥,虛弱的PN呼吸慢慢平順下來。
「我覺得好多了,葛斯謝謝你。」
「鈽鐳,你不用謝我,我只是還你一次人情,之後你我各不相欠。至於
將來要不要合作你再考慮看看,不過我還是得告訴你一個事實,這解藥
目前必須每三個月打一次。」
那名叫鈽鐳的PN,低頭沈默了一下,再抬頭很堅定的說:
「雖然你說你是為了台灣的重新融合而做,但這藥下的太重了,弄不好
可是千百年萬劫不復。我雖然恨人類加諸給我的傷害,但是我還是下不
了手。至於我已是爛命一條,能多活三個月已經是撿到的了。」
葛斯也不介意,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拒絕。有兩個人想要見你,說不定你見了這兩人你就會改變想法。」
出現在夏娃和M醫生面前的鈽鐳,一樣駕著一台磁浮車,沒有雙腿的身
軀,蒼白瘦削,凹陷的眼窩仍有著堅毅的眼神。鈽鐳看到夏娃也吃了一
驚,不自主的低頭看著自己操縱儀器的雙手。
「你是不是慶幸著自己還有雙手。」夏娃的聲音像是有種催眠的魔力,,讓鈽鐳突然覺得有著溫暖幸福的感覺。
「喔,我沒這個意思。不過很奇怪,為什麼我會突然感覺我的一生並不
是那麼的悲慘。」
葛斯好像漸漸明白夏娃的特殊了能力,收斂心神,嘗試著某種方法:
「葛斯你不用去放空腦袋,這是沒用的。只要你活著,我都可以讀到你
腦電波的電磁信號。不過你放心,我現在不會再去讀你的心智了,你幫
我們介紹一下吧。」
「這是鈽鐳,PN2507。他的專長是核武器,所以被叫做鈽鐳。他的雙腳
是為南政府執行某一次任務時失去的。不過我們一直認為那次是個有預
謀的陷阱,我們犧牲了好幾個PN,鈽鐳也是為了救我才失去雙腿。」
葛斯看了一下鈽鐳,接著說:「南政府好像發現鈽鐳有製造核武器的能力,設計了一次有問題的任務要消滅鈽鐳。通常退役前受傷無法值勤的PN都會被南政府處理掉,我就將鈽鐳藏起來,上報他也陣亡了,所以都沒有人知道鈽鐳還活著。」
葛斯接著要介紹夏娃和M醫生:
「這兩位….
鈽鐳卻激動的說:
「沒想到可以碰到第一代的PNMother醫生。」
夏娃向葛斯眨眨眼,原來夏娃已經傳遞了自我介紹的腦電波給鈽鐳了。
葛斯大驚:「妳還可以寫入資訊?那精神控制呢?」
夏娃笑笑:「葛斯你不用擔心,我的距離是有一定的限度,而且精神力損耗很大,並不能沒有限制的一直使用。我們應該開誠佈公,這樣將來也好合作。」
夏娃轉頭對鈽鐳:「鈽鐳你可以重新考慮葛斯的提議,我答應你不會讓事情變的無法收拾。」
 
第二天清晨,防護車在遠離都會區的三號國道往北疾駛。
葛斯一面操控著車子,一面向兩旁的夏娃和M醫生說:「我們速度要快,昨天我按下指紋通過電子崗哨時,南政府就已經知道我進來了,現在我
又突然離開,他們一定會發現有異,可能不久就會追過來了。」
夏娃:「那你跟南政府的合作要破局了?」
「南政府一直只是我的中間跳板而已,我們不過是互相利用。現在妳們
的價值高於南政府,我當然要選好的一邊了。」
「那東政府呢?」M醫生有聽米娜說了一些葛斯的事。
葛斯尷尬的笑笑:「夏娃大概也已經知道了。東政府的事我撒了個小謊,我從來沒跟東政府接觸過,東政府是有在蓋電廠但不是核電廠。」
「所以燃料棒的事也是假的?」
「那當然,幾十噸的東西在三十幾公尺高,那那麼容易就清走。」
「果然米娜的懷疑是對的。燃料棒的事她也有一點懷疑。」
葛斯倒是有點吃驚:
「原來我的戲還是有破綻。」
防護車繼續在三號國道往前奔駛,快接近古坑服務區時,車內警示器響
起,路面上出現了圍欄,有兩輛防護車擋在路中。
「沒想到他們已經設起路障,比我預計的來得早。」
葛斯減慢了車速:
「妳們要不要進入防護艙避一避,看來不免要來一場大戰了。」
「沒問題的,你就慢慢開過去。」夏娃輕柔攝人的聲音,讓葛斯不假思
索的將車開到檢查哨前,降下了車窗。
兩個PN往車內看看就示意葛斯將車開過。
「妳真的很可怕,還好我們現在不是敵人。」葛斯一面將車快速駛離,一面又見識到了夏娃的能力。
「你要趕快準備好,這效果只能維持幾分鐘。」
夏娃說得沒錯,幾分鐘後南政府性能優越的車子便從後面追來,很快地一左一右包圍住葛斯。三部車並排在國道上急駛,左右兩邊防護車上的PN放下車窗,拿出槍對準葛斯的輪胎射擊,企圖讓他停下。葛斯操縱快慢、搖晃車身躲過幾槍。正當危及之時,車上的對講機傳來一名女子的聲音。
「我看見你們了,先把天窗打開。我們會武力掩護你。」
「這小林做事還真穩當,我五分鐘之前才傳出訊息,這麼快就到了。」
葛斯開啟防護車的天窗,並告訴夏娃跟M醫生。
「一會兒我們就改搭直升機,現在坐穩了!」
一個緊急剎車,葛斯的車停了下來。左右兩邊的防護車反應不及,都還往前直衝而去。待他們煞車迴轉好,從直升機上而來的機槍掃射已到。
夏娃利用磁浮車從天窗先上了直昇機,葛斯幫M醫生及自己扣上直升機上垂下的繩套,在小林的機槍掩護下也上了直升機。
「這麼急著見到我,才call你一下,五分鐘就到了。」直升機駛出安全距離後,葛斯對著來接應的PN2815 Miss林打趣。
「哈哈哈,不急著見你可能就見不到你嘍! 其實今天一早博士就要我在機坪待命,準備隨時接應你了。」
 
幾分鐘後飛機來到幾近無路的高山。一棟巨大的水泥四方橢圓建築坐落在依著峭壁鑿出的平台上,面對懸崖的空地上還停著幾架直升機。
「這裡是奇異果公司在南政府的分部基地,也是在濁水溪以南的唯一的分部,統包南政府所有核汙染物的處裡。由於奇異果的作風愈來愈大膽,公司高層為了減少環保團體的抗議騷擾,決定把分部故意蓋在高山難到的地方,所有的交通運輸都以直升機載送。」葛斯低聲跟一旁的M醫生解釋。
下飛機後,Miss林領著葛斯三人走至看不見入口的基地建物邊,Miss林把眼睛對著牆上其中一個清水模工法留下的特有孔洞,經過隱藏的瞳孔掃描檢測後,孔洞側邊的牆面突然內縮,與外牆之間現出一條通道,一群人便走進基地。
 
Miss林帶著葛斯、夏娃、M醫生走進張博士頂樓辦公室時,白髮微駝的張博士已經站在可以觀看整層工作人員活動的大片落地玻璃前等他。張博士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來看著他們,雖然對夏娃的奇特身形略顯吃驚,但還是冷靜的示意他們坐下:
「葛斯,你把解藥帶來了嗎?」張博士沒有寒喧,直接了當的說。
「我不僅帶來解藥,還把製作解藥的秘密帶來了。這兩位是夏娃跟M醫生。」
「很好。我想你們不介意我先做個測試吧。」
M醫生點點頭,從提包中拿出一劑解藥給Miss林。Miss林隨即拿出房間。
 
十分鐘後,Miss林走回房間向張博士報告。
「解藥有效。」
張博士哈哈大笑態度放鬆親切起來:
「葛斯,你這次替我們公司省下大筆購買新PN的預算了,我也可以記大功一件。我馬上通知高層,要他們把答應你的一千萬美金匯入你的帳戶。」
張博士立刻起身進行,幾分鐘後坐回位子,告訴葛斯一切辦妥了!
Miss林,請幫客人們準備好舒適的房間,讓他們休息一下。兩個小時過後我們就開始解藥的製程。」
「由於兩天後我會到美國度假探親,所以時間上較趕,請各位多包涵。」博士看Miss林離開後,轉向他們解釋。

 

葛斯笑笑,傾身向前雙手交握,抬頭看著博士:
「我知道你要到美國度假,有一個提議你可以認真考慮一下。我查過你在幾年前就已經辦好美國的依親,南分部的工作要經常接觸核汙染源,危險性極高。而且工作之餘也只能困守山中,沒有交際娛樂外更是遠離權力核心,高層內部幾乎沒有人願意來,所以奇異果一直不讓您退休。不過天高皇帝遠也有好處,就是有很多額外的收入沒有人知道,一些您個人經手的私下交易也不必列帳,比如我手上就有你擅自開挖以前封存的核廢料,把核廢料像罐頭一般賣到國外的證據。你這幾年中飽私囊的所得應該已經是你退休金的好幾倍了。況且奇異果這幾年的國際名聲極差,高層一直想辦法要挽回聲譽,股東們若知道你侵吞了他們的利益,他們應該會想辦法追回這些錢,順便把責任推給你,讓你去坐牢的。您年紀也大了,何不趁這次探親就留在美國,稱說高血壓中風甚麼的,跟老婆孩子孫子團聚安享晚年呢?若你在離開前把分部所有系統控制密碼交給我,你貪汙的事我絕口不提,而且後續保證您高枕無憂!」
博士被說中要害,漲紅了臉,靜靜想了一會兒後說:「讓我考慮一下,明天回答你。」
葛斯卻在腦中聽到夏娃跟他說:「雖然不是很情願,但他答應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