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Rosa  & 野犬

 送完晚餐的可風,急忙走向大廳參與大家的討論。在一處岔路轉角,差一點撞上正在找路的葛斯,「對不起!我路不熟,請問大廳往哪裡去?」
「沒關係,葛斯。你就跟著我來吧!」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的名字,請問您是…?」
 「我是可風!我是從地底王國來的,現在這地方我很熟,你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這次你又回到PN的老家,真是人生如戲啊。」
葛斯點頭笑笑。

幾個PN的核心人物在大廳集合,可風、謙雨也在其中。葛斯發現少了一個人:「米娜呢?」
雷神:「米娜她這次去核三廠輻射區後,身體有一些異樣,先去休息了。」
雷神接著說:「這基地已經是我們最後的棲息地了,再退讓就無立足之處。」
葛斯:「有一點我還是不瞭解,如果僅僅是你們發明了解藥,南政府為什麼要花這麼多的力氣來攻擊你們?」
卡比忿忿的說:「這個我們也不明白,也許這就是政治家的醜陋,他們還是怕我們不死之後,去奪了他們的政權。反正他們讓PN自相殘殺,一點也不痛不癢。」
葛斯:「是不是養了狗,發現狗變成了狼,就開始心慌。難道你們有什麼事讓南政府會覺得有威脅?」
雷米:「我們這些退役的PN只想好好的過生活,根本沒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現在先不管南政府怎麼想,我們還是來商量怎麼防護這個最後的基地。」
可風:「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和謙雨一定義不容辭,葛斯你應該也是吧。」
葛斯看了一下可風,點點頭。
雷米:「我們在這谷地裏有設立電波屏蔽網,不但可以防止裡面的電波外洩,也可讓人造衛星無法自高空偵測的這裡的活動,所以南政府一時之間應該還不會找到我們。這紫蝶幽谷只有一個入口,易守難攻,地形也不利飛行物的運作,我們可以先在外圍和入口加強一些監視和自動感應防禦武器。」
謙雨:「那我們裡面就排定負責範圍輪流警戒。」
大夥研擬好方案後,討論了一些細節,就由羅巴和卡比負責去加強一些防禦措施。
葛斯:「雖然現在提出不是很好的時機,但是我想瞭解一下解藥的狀況,這樣我可以比較容易進入情況。」
雷神:「目前解藥是可以有效阻止PN的器官衰變,還不是很完全,必須每三個月打上一劑,我們還想繼續研發出一勞永逸的解藥。」
葛斯喔了一聲:「不過我覺得目前每三個月一劑的解藥也是很好,這樣我們PN才會團結在一起。」
雷神對葛斯還是有相當的瞭解:「你的意思是利用解藥來控制PN?」
葛斯笑了一笑:「我是沒有這個想法,不過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安排。你不是一直強調PN要生死與共,福禍共享。先不談這些,米娜的情況是不是這個解藥還是有一些問題?」
「米娜的情況比較特別,之前我注射過反應都很良好,是不是她打解藥的時間太晚了,還是其他的原因,現在還需要研究一下。」

在基地的地下實驗室,M醫生正在顯微鏡下檢視著米娜的血液,
「新細胞受到輻射的刺激已經開始在變化,再過幾天細胞的優化和重塑
作用就會開始了。」」
夏娃移動磁浮車到躺在床上的米娜面前:「米娜,當時妳意識昏迷,沒有事先徵求妳同意就注射混合瑪納基因的疫苗實在有些對不起妳。不過這是一次拯救台灣的機會,如果錯過了可能還要等上好幾年。」
米娜:「我還是不太明白,不過如果有利於大家的事,我是不會拒絕的。」
夏娃:「我跟瑪莉醫師一直在研究瑪納,想要將瑪納改良成一個更完美的植物,可以用來代謝掉輻射區土地和空氣中的輻射物質,使我們的家園又回到沒有輻射污染的樂土。不過我們需要一位開始產生退化的女性PN來讓培育新的細胞,正好妳就符合這個條件。」
米娜:「我很幸運可以幫上這個忙,不過我還是一直不明白為什麼當時妳會堅持要我跟雷米他們一起去核三廠?」
「這個實驗需要很強的輻射來激發細胞的反應,核三廠正好是一個很理想的地方。」
「那我就完全明白了。」
夏娃:「不,妳還沒明白,這個實驗對妳是會有不好的影響。如果你體內的細胞和瑪纳的染色體重新結合完成後,就會破壞了原來細胞的結構,下一次PN的解藥就會失效。不過這還需要一段時間,在細胞沒有全部重塑前,妳是可以選擇停止的。但是一旦重塑完成,我們預估你大概只能存活三個月的時間。」
米娜聽了夏娃的話後,把頭轉向一邊,靜靜的不說話。在一旁的M醫生走過來緊緊握住她的手,懇切地跟她說:




「失而復得,得而復失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很殘忍的事,你無須立刻做決定。我原先救你也是想延長你的生命,這是我對製造PN所要負起的責任。你不虧欠人類甚麼,你有權利選擇生存。我請羅巴幫你安裝了一個控制程式在你的通訊器上,在細胞重塑完成之前,你只要鍵入stop整個運作機制都會自動停止的。」
 
過了幾天,基地裡安靜無事,葛斯也同大家一樣排班輪值,還主動提供不少防禦經驗給羅巴及卡比,漸漸跟大家打成一片。地底王國出來的一批人尤其喜歡聽他說他在台灣各地的神勇冒險故事,用以彌補自己錯過的許多歷史,他們對豪爽健談的葛斯都另有一份喜愛。

一天早晨,可風正要把餐點送到地下實驗室,實驗室門一開卻發現夏娃跟M醫生都失蹤不見。可風趕緊把這件事告訴雷米。雷米查看實驗室之後立刻召集所有PN到大廳集合,卻發現葛斯也不見了!
「葛斯今天早上輪外值,任務是開著防護車到山道入口巡查。按照排班時間,原本一個小時前就應該回來的,但是到現在都還沒見到蹤跡。而且他開走的防護車與基地之間的通訊目前也完全關閉了。」
「我看這件事跟葛斯脫不了干係?實驗室的門沒有被破壞的痕跡,應該是安全通過了聲紋辨識,他是怎麼知道夏娃跟M醫生的事?又怎麼通過聲紋比對的?」
雷米細問了所有跟葛斯交談過的PN,尤其是與恩葛斯接觸最多的卡比跟羅巴,但都沒有任何線索。
「可風,你進出實驗室次數最多,葛斯有跟您問任何有關地下室的事情嗎?」
「葛斯跟我說話不多,我想不起來有任何探詢意味的談話。」
「以葛斯這幾天熱心的表現,聰明的他應該不會直接地探問這些敏感的問題。也許我們該分頭問問其他跟他接觸過的人。」雷神建議。
大家即刻分頭去跟地底王國的一批人詳談,但都無功而返。
半個小時後,謙雨帶著廚師小周來見雷米及雷神,可風也在一旁。
憨直的小周提起葛斯滿臉笑意:「葛斯真是有趣,我喜歡他說故事給我們聽。他剛來那天晚上就很親切了,吃過飯後特地到廚房告訴我菜煮得真好吃,還問我檯子上有一份餐點是不是多出來的,他還想吃。幸好我跟他說是可風要我每餐都多準備一份的,他才沒拿去吃光。」
「葛斯應該是跟蹤可風的送餐地點找到實驗室。但他是怎麼通過聲紋辨識的呢?」雷米聽了小周的話大概可以斷定,但還是有些疑點。
可風回想當天晚餐後的情形,急忙地說:「我想起來了,第一天吃過飯到大廳集合之前,我在轉角遇見他,他問了我的名字。」
「我猜他把跟你說話的過程錄下,用以通過聲紋比對!」雷米繼續推斷,可風聽了自覺失誤,慚愧地低下頭。
「這不是你的錯,葛斯是個既細心反應又快的人,我想他心裡早有盤算!只是他如何知道夏娃、M醫生跟解藥有關。萬一他弄錯了,豈不失去從我們這裡得到解藥的機會?」雷神安慰可風並提出反問。
「若他也觀察到米娜時常進出實驗室,應該會有九成把握!」雷米說。
「或者他另有隱情,不得不行動了。」一直在旁安靜的謙雨,從另一個角度提出了不同看法。
  
時間已經不容他拖延,防護車一路北上向南政府所在的都會區駛去,葛斯雖然成功的劫走夏娃跟M醫生,但面對車裡兩個莫測高深的人他卻不敢掉以輕心。昨晚他打開實驗室的門時,發現夏娃及M醫生已經準備好所需行李及簡單設備,加上第一次見到夏娃的奇特身形,他反而愣住有點不知所措了。
「我們就是你要找的解藥,時候到了,我們走吧!」夏娃露出一貫的笑容,輕聲地說。
「你們就是夏娃跟M醫生?現在這裡是我做主,憑甚麼要我聽你們的話。」由於跟原來想像的挾持場面不同,以至於葛斯懷疑這是不是一個圈套。
「你也可以不聽我們的話,繼續留在這裡。如果你願意跟大家和平相處,到了需要那天,我們仍會給你解藥的。」M醫生清楚的提供另一個選擇。
「我不可能跟一群老人一起老死在這裡的。」
「既然你做了選擇,那我們就動身吧!M醫生年紀大了,那堆行李就麻煩你了。」
 
從紫蝶翠谷離開約莫兩個小時後,防護車來到都會區邊界的電子崗哨,葛斯只簡單在機器按下指紋,鋼製閘門自動開啟後便通行無礙。他沒有依約駛往台南的成大醫院,反而把車停進郊區一處隱密舊屋。
「我需要你們先給我一劑解藥讓我證明。」〈待續〉


ps.

野犬此次的插圖非常有意思
可是又說不出真正的意思

有興趣的格友們,可以猜猜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