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Rosa  & 野犬
健偉帶著人追趕著雷米和可風到達廚房時,廚房裡卻空蕩蕩的,鐵門大開的冷凍庫也了無人跡,只留下健偉這幾個滿臉愕然的人。
雷米和可風沿著後窗的地道奮力急行,走了一陣,終於到達一扇鐵門。出了鐵門是幾個土堆和濃密的小樹林,這麼隱密的遮掩,難怪一直沒被發現。
走出後山,雷米的顯示器恢復功能,卡比很快就開著小防護車來接應。
「趕快聯絡大基地,羅巴載回去的人員裡有問題。」雷米一上車就急著吩咐卡比。
卡比一面開著小防護車往藏匿大防護車的位置開去,一面不急不緩的說:
「雷神已經跟我聯絡過了,剛不久前有幾組人往大基地接
近,我們裝設的監視系統已經啟動,防衛機槍嚇阻性的掃過一次,對方
暫時還不會行動。」
「他們身上應該有人有感應晶片,這樣會暴露出大基地的位置。」
「雷神已經掃瞄過到達基地的這些人,有4個之前被電擊過的人身上裝有感應晶片。晶片已經取出處理,對方應該感應不到晶片反應了。不過應該也很容易就可以猜到大基地就在水壩下了。」正說著,車子已經抵達大防護車的位置。
「我們行動必須快一點,不然下面奇異果的人就會追上來。」雷米催促著卡比和可風趕快上到大防護車。
「這倒不用擔心,羅巴已經將流體升降梯的金屬艙鎖在上面,舊的出入口我們也裝了炸彈,,只要電梯一啟動就會爆炸。所以他們暫時是出不來的。」
「不過還是要小心,他們一定有後援的。我們就不走快速道路,走小路回基地。」

雷米開著小型防護車,後面跟著卡比和可風的大型防護車,兩輛車在鄉間小路疾駛。雷米啟動連結大基地的視訊,雷米簡單報告完情況後,問著雷神:
「基地目前情況如何?」
「他們已經從舊的水壩入口進入,一時還找不到真正入口。但是他們在壩體裡亂炸,即使沒有找到入口,遲早水壩承受不住,會整個破壞崩解。」
「真是胡做非為。知道是那方面的人嗎?」
「在監視系統看到的,都是沒有穿防護衣的PN,應該是南政府派來的。
不過他們有一點非常不同,就是在幅射下時間超過30分鐘,他們還是沒有撤退,看來南政府有改造過新的PN,他們耐輻射的時間比我們長。」
「現在決定怎樣?要正面迎戰嗎?」
「我想目前需要保護的人太多,而且夏娃是我們PN的新希望,我們還是保留實力先撤走再說。」雷神正說著,基地那頭響起警報聲,雷神消失在螢幕一陣子又出現。
「他們在水庫裡倒了很多紅色的液體,整個水庫和基地的輻射值突然升高很多。」
「那應該是瑪納的根液,沒想到他們會把它拿來做武器。」
「他們是想把我們逼出水壩,這基地暫時不能再用了。如果要從水底撤退就要在核污染還沒很嚴重前立刻進行,所以我現在要開始進行撤離了。」
「你要啟用『超空穴水底車』?那車子不是還沒有試驗的很成功。」雷米大
概知道雷神的計畫,有一些擔心。
「大概也只有這個方法才能在水面下撤退,而不會被發現。我們前陣子已經改善了水底車產生氣泡真空的吸引現象,利用水庫底下的引水道運行是沒有問題的。」
雷神接著說出計畫:「撤退就分兩邊進行,有一部份PN帶地下世界的老人和謙雨經由舊庄引水隧道,坐水底車上到荖濃溪上游,再前進到六龜的紫蝶翠谷,那裡有另一個臨時基地。這些老人不是重點,應該不會有人去為難他們。米娜現在已經可以行動,米娜、羅巴和我帶著M醫生和夏娃從壓力隧道坐水底車到水庫的後池,那裡是舊的竹子門發電廠,我們儲備了一些武器和用品在那裡。你們也到竹子門發電廠會合,我們從那裡出發到H基地。」
H基地?楓港的H基地?那裡輻射量很高。」
「越危險的地方就是越安全,他們應該也不會料到我們反而往核爆區走。而且我也想順便瞭解為什麼最近輻射值會突然升高。」
雷米和雷神溝通好整個撤退計畫後,通知了卡比和可風,兩輛防護車卻意外的沒有任何阻攔,來到了竹子門發電廠。

竹子門發電廠興建於台灣日治時期1908年,是台灣第一代川流式水力發電廠,一直到2020年核爆事件後才停止運轉。線條簡潔的純白巴洛克弧形山牆和拱形窗戶,即使多年來缺少維護,仍然在一片荒廢的園區中呈現著柔和的美感。
雷米下了防護車,只見米娜笑盈盈的迎了上來,雖然行動仍然有些緩慢,但也漸漸回復了昔日的風采。
雷米和米娜熱絡的擁抱了一下,趕快跟米娜身後的雷神報告:
「我們一路很順利,有點擔心對方是故意要追蹤我們的去向才沒有阻攔。不過我行進間是有放出一些干擾波來干擾追蹤。」
雷神:「我想他們現在應該還沒發現我們已經順利撤出,而且我將取出4塊晶片,放在小型遙控飛機,往旗山方向飛去,這應該也會讓他們混淆一陣子。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
 
雷神已經準備有另一輛大防護車,由雷米開著小防護車,羅巴和可風開著大防護車,雷神和卡比開著另一輛大防護車,米娜則陪著M醫生和夏娃在大防護車防護艙裡。
三輛防護車開上3號國道,迎著夕陽往屏東方向駛去,沿路釋放著干擾波,讓別人無法從空中偵測到有車輛在核污染區活動。

車隊下了南州交流道走上一號公路,一路平順,剛開上枋山陸橋時,突然一聲爆響,中間的大防護車竟然被空中投下的炸彈炸的翻倒在路中。
雷米和雷神下車觀看時,只見一架小飛機呼嘯掠過陸橋上方。
「這是低空單人小飛機,可以只在3公尺高度飛行。他們大概找不到我們就派小飛機出來搜查了。」


                                                                                                                                        插畫: 野犬

正說著,那台小飛機在前方輕巧的迴轉,又朝著防護車這邊飛來。雷米和雷神取出槍正要反應,一陣機槍掃掃射,另一架小飛機又從後面飛過。雷神「啊」了一聲,左手臂冒出鮮血。
雷米朝第一架飛機射了幾槍,那飛機偏開飛過。兩架飛機在前方的天空再度迴轉,這時卡比正從傾倒的防護車裡拉出了羅巴和可風,兩個人都有輕微的小傷。眼看著兩架小飛機從兩個不同角度飛過來,雷米心中一陣緊張,突然一聲巨響,一架飛機在空中爆炸墜毀,另一架飛機似乎受了驚嚇,飛過防護車往北方遠遁而去。

大家還弄不清狀況,一輛防護車開上陸橋來。一個手拿著針刺導彈發射器的人下車,卻讓雷米大吃一驚。
PN2801!你不是不想加入我們,失蹤了快2年,你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雷米,你還是老樣子,中規中矩一點幽默都沒有。老朋友見面,不能說點好聽的。」那人哈哈大笑,走過來拍拍雷米的肩膀,向身後正在包紮傷口的雷神行個軍禮:「長官,PN2801給你請安!」
 「哈哈  葛斯,真是來得好不如來得巧呀!多謝你出手相救,看你的身手仍然矯健,武器配備齊全,應該過得不錯?」雷米雖然受傷,看到老朋友還是很高興。
「別客氣了,還是老樣子,我們這些除役的PN浪人,就是四處打打零工賺錢餬口罷了。倒是你們,怎麼會在這裡被南政府的飛機追著打!」
「我們只是例行演習,沒想到被盯上了。南政府最近對這一帶廢墟似乎很有興趣,對區內的活動很敏感。你在各方的交情都廣,有沒甚麼消息?」雷神邊說邊看著卡比把羅巴及可風帶入另一部大防護車。
葛斯帶點被捧的神氣,神秘兮兮靠近雷神小聲地說:「是有聽說有人發現了延長PN壽命的方法,南政府害怕我們人多失去掌控,所以一直在找方法的起源。」葛斯說完向雷神眨眨左眼。
「真的呀,若我們能多活幾年倒是個好消息。看你的表情是有線索了?」雷米帶著好奇的口氣。
葛斯故意有點遲疑,以為可以釣兩人胃口,想了一會才回答。
「誰叫我們是好兄弟呢,這麼說吧,如果我介紹一個案子給你們,報酬就是可以多活幾十年外加一百萬美金,你們幹不幹。」
雷米興奮的說「哪有這麼好的事?怕是要出生入死吧。」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幹完這票就可以一輩子不愁吃穿,住到都會區去,我還計畫要去把額頭上的條碼給雷射抹掉,當個正常人呢。」
「聽起來很美好,詳細情形你給我們說說再決定吧。」
「雷米,你叫卡比先把受傷的隊員帶回基地去!我們留下來再跟葛斯聊聊。」
「你的傷要緊嗎?」
「沒關係,子彈劃過而已,小防護車上有止血消炎凝膠,擦了就沒事了。」

雷米上到防護車上時,米娜正查看羅比與可風的傷勢。雷米為了M醫生及夏娃的安全,決定改變計畫,除了他與雷神留下與葛斯周旋探知情報外,其餘人員全都先到紫蝶翠谷與地底王國的人員一起接受其他PN的保護。
「不!」防護艙裡傳出夏娃的聲音。
「米娜,你要同雷米一起留下,他會需要你。」平常甚少開口的夏娃,聲音中自有一股神秘及威嚴。
「為什麼?」米娜不解,走至防護艙的窗口。
夏娃看著米娜的眼睛,溫柔的說:
「生命的延續是一項禮物,伴隨而來的「選擇」也是,有時人類追求的不僅僅是生命的長度,更重要的是生命的意義。」
「我不懂您的意思。」
「沒關係,到時候你會懂的。快走吧!」
 
雷米與米娜下車後,大防護車疾馳而去。
「嗨,葛斯!我聽說救我們的人是你,所以再怎麼忙也要來謝謝你,跟你見見面呀。」米娜熱情的跟葛斯打招呼。
「哇,是米娜大美女,一點都沒變耶!看來大家都過得很好,真是讓人開心呀!」
 「我們總不能都一直站在這裡聊,何況南政府的飛機一定還會再回來巡視的。不如這樣,我們在墾丁附近有個臨時基地H會館。現在那裏沒別的PN,可以放心詳談,我們這幾個老朋友也可以順便談心敘舊。」雷神提議。
 
H會館位於鵝屏公路旁,原是一家依山面海的豪華觀光飯店,景觀宏偉壯闊,是當年有名的渡假勝地。核災後飯店人員撤出,但建築物幸運無損,當初PN看上這裡就是因為會館最前端靠近海的地方,設有一360度的環形景觀台,可以監視海面動靜,且以空中走廊連接大廳,非常方便人員進出。
黃昏的景觀台中,浪濤拍打四周沿岸急來速去,似乎就像PN如浪花轉瞬即滅的短暫人生。四個好友聊著以前一起出任務的種種過往,充滿緬懷。


「我常想,人類有所謂的靈魂,雷米,我們有嗎?」米娜若有所思,側身問旁邊的雷米。
雷米笑笑,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有靈魂會有不同的感覺嗎?」
葛斯大笑起來:
「沒靈魂不正好。人類常說做善事靈魂會上天堂,作惡事靈魂會下地獄。沒有靈魂就不用擔心了,我只要快快樂樂過餘生不必去想善惡,多輕鬆呀。對了,我提的計畫你們有興趣嗎?米娜要不也來參一腳。這件事是愈多人愈好辦。」〈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y12y12
  • 我好像忘了說我很訝異可風是女的xddd

    哇這是PN大集合嗎
    雖然現在狀況很緊急
    可是不知道怎麼的看完心底卻是暖暖的
    米娜也康復了

    每次發生甚麼事
    就會有新科技的東西跑出來
    超神奇超好玩的

    現在前往調查 真的好有感覺阿
  • doctork
  • 哇哇~~ 真的陸海空全武行打起來了,超級熱鬧呀!(Rosa OS:這些讀者怎麼惟恐天下不亂﹖)所有登場人物全民皆兵,再加上超級好康的天降神兵,不但連大家在打什麼都沒搞清楚就拼命助拳,而且一見面就送上百萬美元差事的大禮,還附贈長春延壽之術,這種朋友到那裏去找啊﹖記得下一集各種爆破特技、瘋狂追逐、槍林彈雨的好萊塢場面要格外加碼喔...
  • Debby5422
  • Debby好像沒有辦法把Rosa和這些打打殺殺的連在一起
    但是未來真是有無限想像空間
    哈哈 像那個 超空穴水底車 呀
    下回空中再來什麼喔 會隱形的嗎 :)
  • fudi
  • 越來越像好萊塢的科幻電影畫面了!
    打殺畫面也有電動玩具遊戲的情節!
    我看到會緊張耶!

    這編劇越來越複雜,要是我來寫還得畫出人物表格才行咧!人名已經多到不行了,都要回頭看上一篇才能接得起來。呵!老人癡呆了啦!

  • mojo15
  • 「生命的延續是一項禮物,伴隨而來的「選擇」也是,有時人類追求的不僅
    僅是生命的長度,更重要的是生命的意義。」

    生命表現本來就是連串的選擇,生命被延續了,本身就是一項選擇,
    也表示會繼續有選擇。
    當然,選擇後會有怎樣的結果,端看個人因果條件,是不是禮物,
    也就因人而異了。

    「我常想,人類有所謂的靈魂,雷米,我們有嗎?」米娜若有所思...

    這段倒令 mojo 訝異,雖說PN一族是人造子宮養成,
    少了情緒及環境變化引起母體溫度反應的刺激,
    不過,細胞核的原型都是來自人類,加上第三章時,
    雷米曾說過 PN 一族是有生命的,米娜竟然懷疑 PN 族有靈魂否,
    這樣的詞句出現在米娜口中,看來是對 PN 族 來源的不安心吧!


  • bantan520
  • 以台灣為主體或隱喻的科幻小說,過去有不少優秀作品,
    但如此「環島一周」介紹各地景觀,也算新鮮!
  • bv7389
  • 宗教總是給人來生的想像空間,於是靈魂成了肉身之外重要的修練目標;
    不修今世,也要顧來身。然而,若非現今的生活面臨闖不過的難關,把握當下,仍然是每個人的重要課題吧。

    人要兼顧身心靈,否則如果只能物質滿足,似乎仍然會感覺有所不足哦!畢竟生存是基本,如果基本能滿足,就要向上追求親情、愛情、名譽、功德等去發展了
  • gwerbbb
  • Dear ROSA&野犬
    終於將2055(一)-(六)台灣看完
    收穫不少
    除了看到未來的新科技外
    如時空膠曩
    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的還原電池
    用光波導傳遞聲音等
    也試著去想像若自己還可活到2055時
    (那時我約65歲)
    且又有生化人時
    我會如何與它們相處
    或如何去看待他們
    ROSA與野犬
    所撰寫著這部科幻小說'
    其實隱喻著一些反思
    收穫不少
    也謝謝你們不厭其煩的解惑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