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野犬

 「你有看到我父親嗎?」可風一面用手勢指揮著大家準備離開房間,一面問著健偉。
「俞博士不知躲到哪裡去,我們也一直在找他。」
可風覺得健偉語氣不對,一回頭只見健偉正用槍抵著羅巴。
「健偉你在做什麼?」
羅巴向可風眨眨眼,讓健偉把他的槍取走,交給另一個人。
「阿發,原來你也有份。」可風有一點驚訝。
阿發也是在地底世界出生的新生代,平時做事牢靠,為人還算厚實。
「可風姐,我也是不得已的,因為他們答應可以讓我們進入北台灣生活,還有一大筆錢。我不想一輩子都活在沒有陽光的地下。」阿發不敢正視著可風,把頭低低的。

「那基地其他的人怎麼辦?」可風轉頭問著健偉。
「反正他們已經在這裡住了幾十年,年紀也大了,一定捨不得離開這裡。公司會替他們修好設備,提供食物,他們就幫助公司運運核廢料到地下。」
此話一出,地底的那群老者開始謾罵,健偉揚揚手上的槍要大家噤聲。
「還真的禽獸都不如。那你平時滿口痛批政府的不是,為何還要去投奔他們。」
「信仰是一回事,現今這世界把握時勢才是真英雄。」
健偉得意的大笑:
「再告訴妳一個秘密,發電系統也是我故意破壞的,這樣妳跟謙雨就會離開地下基地。如果不是你和謙雨跟著PN走了,我們早在外面將你們做掉了。」
可風想到那天在碼頭,同行的除了健偉還有志軍和文智,他們兩人也是地底出生的新生代。
「所以是你們四個人共同策劃這件事。」
「沒有錯,我們當然要選榮華富貴而不是老死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底。」
「那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我現在要拿回這支手槍。」
可風走向健偉。
「你不要再過來了,不然我要開槍了。」
健偉一連扣了幾次扳機,但是卻完全射不出東西。可風一把搶下健偉的手槍,一槍先射昏了阿發。
羅巴拿回手槍,走過來給一臉驚愕的健偉扣上電子手銬。
「這手銬是裝有感應炸彈,如果你離開我10公尺以外,就會炸掉你的雙手。」
「我再問你一次,我爸爸現在在哪裡?」
「我們找遍了基地,就是沒有找到博士。」
「那我明白了。」可風也不再追問。
這時羅巴腕上的顯示器亮起,雷米正要過來會合。
雷米循著晶片定位找到了可風。
雷米和謙雨瞭解了眼前的狀況後,雷米沈重的說:
「我們找到他們正在堆放核廢料的地道,不過整條運送的通道輻射指數已經有一點升高,這表示奇異果公司對於核廢料桶的封存沒有做的很好。這基地如果繼續堆放核廢料,整個基地遲早就會被全部被污染。」
「那我們不能把核廢料再清出去?」謙雨還存著一絲的希望。
「這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核廢料你要傾倒哪裡去?地道那一頭還有十幾個武裝的人在。而且奇異果是勢力很大的集團,你們是小蝦米對大鯨魚,即使我們處理了這次,他們一定會繼續往這邊來。我覺得撤離是最好的選擇。」雷米分析著情況。
「可是我們在這裡住了幾十年,要我們回到地面,恐怕我們會不知道怎麼生活。」基地的老者也過來發表意見。
雷米:「其實外面的世界雖然還不是很裡想,但是只要一起努力,還是可以在陽光下過很好的生活。我們知道外面一些低污染的地區,可以去那邊重建家園。」
羅巴提出大家必須面對的事實:「但是防護衣不夠這麼多人穿,而且要對付十幾個奇異果的入侵者,還要保護幾十個人。更何況出到上面還要有運送車輛,我們防護車是載不了這麼多人。好像也還有一些倖存者還在核廢料那邊。」
 「上面運核廢料的卡車是有防幅射裝置,處理一下就可以當作運輸工具。只是這麼多人要出去,一定會驚動奇異果的人。」
「這個問題反而容易解決。」可風胸有成竹:「大家先移動到廚房。」
「該不會要像小周那樣爬通道吧,這些老人是爬不動的。」謙雨心中嘀咕著,但是想想可風應該不至於如此輕率,也就忍住。

廚房不是一個重要的地點,一路沒有人看守,大家很順利的到達了廚房。可風先請羅巴在廚房外面看住健偉,就帶雷米和謙雨進入了廚房的冷凍庫。
「我知道你們一定很想知道我在做什麼。我爸爸說『他死了』其實是我們之間的暗號,表示他將啟動『後窗』。」
「後窗?」
「後窗是這個地下基地的秘密,只有基地的領導者和當初的設計者知道。地下基地有一個秘密空間,是為了萬一核污染蔓延到地下基地時建設的最後避難所。以前是為2-3百人準備的,裡面應該有足夠的備用防幅衣,而且有個通道可以通到外面。」
「有這種事,連我都完全不知道。」謙雨也是第一次聽到。
「這是最後的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健偉可能知道一些,所以一直在找我父親。」

廚房冷凍庫四面都是厚重的鋼牆,可風對著屋角的攝影機揮揮手,
「這後窗只要有人先進去,就一定要從裡面啟動,外面是打不開的。我爸爸應該是先進入去控制,免得落入他人手裡。」
正說著,一面鋼牆開始緩緩移動,裂開了一道可以一個人進入的縫隙。

  
 
可風、雷米和謙雨通過鋼牆,裡面是一個很大的房間,幽暗空蕩蕩的空間角落堆放了幾個大箱子。身型瘦削白髮蒼蒼的俞博士果然在裡面,父女一陣擁抱後,可風向父親說明了目前的狀況。
「沒想到是我們自己人種的因果。地底三十幾年,還是逃不出物質的誘惑,是不是我們一開始就走錯了方向?」博士也無限感概。
可風:「我清點過基地人數,除了健偉那四個叛徒外,還有5位在核廢料那邊。」
雷米:「要不要以大局為重,我們先撤退這些人,那幾個人以後有機會再來救他們。」
可風很堅決:「我不想犧牲任何人,而且根本不可能有下一次的機會了。」
雷米大概也猜到可風的決定:「那麼我們就兵行險著,賭一睹了。」
計畫決定如下:謙雨帶著博士和基地的倖存者穿上防幅衣經由地道走出到後山。羅巴由流體升降梯上去,配合卡比將卡車搶到後,開到後山根據晶片定位找到謙雨,載人。可風和雷米則想辦法去救人。

一切計畫底定,謙雨引導眾人進入後窗,大箱子裡,果然有許多防幅衣。眾人雖然很高興,還是有些人猶豫著不想走。
博士嘆息勸道:「大捨大得,難捨難得。這地方牽繫了我們幾十年,如今也該是我們走出去的時候了。」
博士將後窗重新設定後,關上鋼牆,冷凍庫又恢復成原來模樣,完全看不出裡面是別有洞天。雷米和可風走出廚房,喚醒阿發,將健偉和阿發的電子手銬換成電子腳環。
「這電子腳環是連鎖的,只要一啟動,兩組都會一起爆炸。你們只要去把五位長輩帶過來我就解除設定。反正基地你們已經到手,也不差這幾個人。不過如果讓我們發現有異,我就會引爆,你們就等著沒有雙腳享受榮華富貴。」

建偉不情願的瞪了雷米一眼,轉身向阿發使了個眼色,之後便帶頭往核廢料場走去,雷米緊跟著兩人。行進中經過轉角,殿後的可風後頸突然被重重一擊,昏跌在地上。雷米聞聲轉頭,只見一人持槍抵著可風的太陽穴:
「立刻把健偉跟阿發的腳環拿下,快!」


                                               插畫 : Rosa

 
 
雷米蹲下解開健偉跟阿發身上的腳環丟在一旁,還未起身,後頸也被重重一擊,昏了過去。迷迷糊糊中一陣騷動,一群武裝人員把他們團團圍住。其中一名武裝人員指示建偉等四人,把可風及雷米架起:
「都帶到指揮室去!」
 
昏睡中的雷米感覺被踹了一下。
「喂,PN2733快醒過來」
他睜開眼睛,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是在一個裝滿電子儀器的大房間裏,旁邊的可風發現他醒了,小聲說:「這裡是我們的指揮室。」
「報告長官,兩個人都醒了。」他聽到身旁有人說話。
雷米循著聲音望去,不可置信的,只見旁邊兩個武裝人員都是額頭上刺著編碼的PN。接著這兩個武裝人員PN3216PN3315拿起槍,催促著兩人站起。
 
在房間的另一端,身上穿著奇異果公司制服的長官看了他們一眼,繼續對建偉說:
「原本我們說好,除了你們四個人,其他的人員都會留下來運核廢料。現在人都不見了,你說該怎麼辦?人力不足的部分就由你們遞補!」
「我已經把基地都交給你們了,沒理由你們還要把我留在這裡。人不可能憑空消失,一定是藏在洞穴某處,你可以問他們。」建偉指著可風跟雷米兩人。
可風大怒對著建偉四人大吼:
 「你們這些沒良心的叛徒,你們怎麼忍心讓這些年老的長輩再去做苦力,畢竟大家在地底一起辛苦求生了三十年呀!」
「我們才真正是辛苦求生的一群。我們的父母都在第一次爭鬥中犧牲了。我們四個孤兒孤苦伶仃,不像你跟謙雨有父母親的保衛呵護,我這輩子所聽所學的都是鬥爭。每次戰役一起,生死都像押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存活。好不容易我們終於可以掌握自己的未來,可以選擇過怎樣的日子,我不會放棄這種機會。」
「可是我的父親、謙雨的父親一直都對你們很照顧呀!阿發你忘了?謙雨父親就是為了照顧你們幾個而過勞倒下的。」阿發低下頭,不敢看可風的眼睛。
 
「你們廢話少說,你告訴我人都到哪裡去了?」長官對著可風說。
「你們太晚叫醒我了,這段時間所有的人都平安逃離了。」可風冷冷地回答。長官跟建偉頗有默契的對看了一眼,嘴角牽動了一下。
 
出洞後的羅巴開著找來的卡車,找到謙雨跟俞博士及從後山逃出的一群人,立即往大基地去。卡比則留在洞口附近隱密的地方等著接應可風跟雷米。
 
指揮室裡一片靜默,建偉、阿發幾個人及長官專心的看著桌上銀幕。兩個持槍的武裝人員PN3216PN3315則看管著雷米及可風。
雷米對奇異果公司的人沒有繼續追問洞穴的人員如何逃離撤出,有些納悶?看著同是PN的武裝人員,一絲絲的不安慢慢地襲上心頭。突然他想通了,心中一驚,不妙!
「情況有點不對,我們得想辦法逃出去通知卡比他們!」雷米小聲跟可風說。但已經太遲了!
SG那邊說已經鎖定大基地的位置了!」長官看著桌面銀幕高興的說。
「那這兩個人就沒甚麼用處了,為免夜長夢多,就做掉他們吧!」建偉邊說邊露出邪惡的笑容看著可風及雷米。
 
雷米見情況危急,對可風說:「一會兒你帶頭!」,突然洞穴內一聲轟隆巨響,山體搖晃,沙塵從通道湧入,霎時煙霧瀰漫。趁著其他人尚驚魂未定,可風及雷米第一時間掠倒身旁的武裝人員,奪下武器,逃出指揮室。
「爆炸是怎麼一回事?」可風邊跑邊回頭問。
「我把電子腳環調到最大量能引爆了。我懷疑南政府追蹤我們運送人員最後的抵達地點,已經找到大基地的位置。你們是否在交代建偉事情時提到過大基地的事?」
「沒錯,當時我們不清楚大基地的重要性。」
「不怪你們。只是我們現在得趕緊逃出去警告大基地的人。核廢料場這邊需要苦力人手,留下的那幾個人暫時應該是安全的。後窗的通道還能使用嗎?」
「可以的,我父親為我們留下退路,萬一我們無法從洞口順利逃出,還有一個備胎。還好剛才他們沒有逼問後窗的事。」
「他們的重心不在人員,而在大基地的位置。人員安全逃離正中他們下懷。」
「你怎麼知道南政府牽涉其中?」
「南政府有PN的人力可以編派,我們身旁的武裝人員可能就是他們派來的。而且我試過對外聯絡,洞穴裡的一般電波與外界隔絕,無法偵測車行方位,應該是他們透過公司內部特定管道,讓南政府鎖定他們預先置放的晶片頻率,由南政府從地面追蹤。」
「預先置放的晶片?會在甚麼地方呢?」
雷米拉起可風的手,指著他們之前被植入的識別晶片。
「應該在某人身上。」〈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udi
  • 人類的自私與排她,讓人類做出互相殘殺的事來。
    這麼長遠的人類進化,動物性依然存在,智商卻是越進化越高。
    高IQ低EQ就讓人類不選擇互助合作,而是殺戮爭奪,好悲哀!

    故事越來越高潮迭起了。

    最近天空系統不穩,一下子版面就冷卻下來了。
    三年前也有一次,人氣少好多,一直都回不來,希望這次不要再這樣了。
  • y12y12
  • ㄚㄚㄚㄚㄚㄚㄚ
    整個上軌了劇情
    而且也蠻有偵探感的嘿嘿

    不知道ROSA知道倪匡嗎
    我超愛看他的科幻小說的
    是一個老作家

  • mojo15
  • 把末日神教的基地當處置核廢料用,
    那南政府需要大基地的位置,
    應該是為了找到M醫師與夏娃?

    核災後雖然政府分裂,奇異果公司的出現,
    應該也表示這些政府有私下的勾結行為,
    ........ 期待下集 ^ ^"

    圖書館借得書不是小說類, 所以進度很慢,
    近日天空狀況連連,連按 '推' 都很困難,
    嗯....來去找野犬大要吃的QQ
  • doctork
  • 俞博士大嘆「地底三十幾年,還是逃不出物質的誘惑,是不是我們一開始就走錯了方向?」的確如此,把失去父母教養的小孩關在封閉的地底,不斷過著鬥爭求活的日子,真是培養小紅衛兵的最佳辦法。雖說故事的讀者一般不會同情叛徒,但是健偉表示的動機其實還算合理。在這種自已人不斷分裂相殘的小世界裏,價值觀本來就是畸型扭曲的,恐怕叛徒還會不斷地冒出來哩。

    我也是大號的倪匡迷喔,看過每一本衛斯理和原振俠系列的書。此人很有想像力,有些幾十年前寫的東西,現在都成真了。
  • bv7389
  • 千防萬防,身邊的人最難防。
    人類一旦為了有限的資源鬥爭,除了國與國之間外,島內及組織內部的鬥爭,往往是無法一致對外,窮途末路敗亡的最大原因吧!

    2055希望不是預示台灣真正的未來,而是警訊。讓人們認清人性的可怕,及時警醒。
  • rain36w
  • 季ㄚ,今天天空不穩定很難留言
    回答小說我不是很擅長
    也辦法像安媽、居士般才富五車,引經據典加詩詞佐證
    不過每集我都有來看喔
    加油加油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