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野犬
 



 2055年春天,高樓林立的愛河河畔,沒有人聲、沒有車鳴,一片孤寂。炙熱的風吹拂著河邊茂密的行道樹,捲起的落葉在一列列廢棄的汽車車頂上沿街飄動著,沒有人影流動、沒有文明聲響,號誌桿零零落落的橫倒在馬路中間,廢棄的大樓垂掛著早已失去功能在空中飄動的電纜線,一座巨大的都市廢墟-高雄!雷米用萬用鑰匙打開一間塵封很久的公寓五樓大門,熱風自破碎的落地窗吹入,迎面一陣炙熱。破損的建築讓房子沒有密閉的霉味,窗外夕陽餘暉照在愛河上,波光粼粼,宛若一條銀色大蛇,盤旋在孤獨寂莫的城市。客廳白色牆上用紅漆噴灑著一個令人醒目大大的「騙」字。

雷米搜尋著公寓的房間,臥室的大床上躺著一大兩小的枯骨,安安穩穩的蓋著漂亮的被子。從尚未腐壞的衣服看來應該是女主人和兩個小孩。打開另一扇房門,一具白骨,靜靜的孤單的默默的吊在房間中央,沒有飄動,只吊著慘白無言的抗議。這是今天碰倒的第二具上吊的屍體了。

雷米將白骨解下,小心的抱到臥室想跟其他3具枯骨擺在一起,那知一移動床上的骨頭。就鬆垮垮的散落了一床。這是受到核污染後死亡的現象,骨質鬆散。雷米突然覺得眼眶濕濕的,一些液體沿著臉頰流下。這是「眼淚」嗎?PN族的人應該是不會掉淚的,雷米用手擦拭臉上,額頭PN2733的藍色刺青在淚水的濕潤下閃閃發光。PN2733是核爆後2027年在嘉義出生的核後新生代。核後災區,生長快速的胚胎和幼兒是最容易受到輻射線的影響,人們根本無法受孕或扶養健康小孩。為了維持新生的人口,核災區的南政府在嘉義長庚建造的隔離室以體外受精及人造子宮培養出新的一代。這些新生代被意外的發現,他們本身對輻射有較高耐受力,可以不穿防護衣在高污染區短時間行動而不受核污染影響。但是這些新生代,平均壽命只有30年,之後不明原因的器官衰退而死亡。這些新生人類被稱為PN族,沒有父母,沒有名字,只有編碼。「雷米」這個名字是PN2733長大後給自己取的名字。雷米將枯骨在床上安置好後,在廚房找到了兩瓶沙拉油。這些充滿放射線的油雖然已經不能食用,但卻是防護車很好的燃料。雷米最近搜索著愛河沿岸的大樓,一方面尋找可用的物資和油,一方面也替遺留在污染區的遺骸做一些較為人性的安置。走出大樓,雜草雜樹叢生的庭園立著「重度輻射污染區,禁止進入」的立牌,半垂掛在大樓隨風飄動的「反核,還我家園」的布條,即使過了三十幾年依然令人觸目驚心。
 


 2020年台灣與P國護魚事件越演越烈,加上民眾不斷在台北聚集遊行,執政的綠黨終於下令強力武裝護魚。某日擦槍走火竟演變成兩國斷交宣戰。202010月,P國小型武裝艦艇偽裝漁船至墾丁沿岸開砲欲強行登陸,不料砲彈誤中墾丁核三廠,輻射外洩,加上輻射塵飄散,濁水溪以南全部淪為核災區。綠黨執政者引咎下台,「民眾」推出當年學運領袖掌政。新政府上台不久於濁水溪沿岸築起鐵網和厚牆,阻止帶有核污染的南部民眾越過濁水溪。「為了國家的延續,必要的痛苦犧牲是必須的」,藍黨無法接受新政府的這種說詞,於台灣東部成立另一個新政府,截斷所有公路和鐵路,不和北部政府來往,當然也截斷南迴和南橫,不讓南部民眾東移。

至於原先南部各縣市首長,封鎖前夕「正好」攜眷北上開會,因為南部封鎖,無法南回與南部民眾共患難,也就在電視上痛哭流涕,一番不捨。
南部核災區群龍無首,由一群正深入核區救治受污染民眾也無法北回的醫生起頭統籌領導,稱為「南政府」。但是局勢很亂,南政府只能在幅射影響較小的台南以北都會區勉強維持正常運作,其餘鄉鎮地區則無力管理。至於屏東、高雄,因為核爆及核污染受損嚴重,已成廢墟。

 
雷米將油加入停在樓下黑色的防護車。手腕上的計時器開始嗶嗶響起,這是最後五分鐘的警告。30分鐘的幅射線耐受時間將到,要趕快進入防護車或防護站躲避核射線的侵襲。雷米打開防護車的側門進入一個密閉的小房間,頭頂上噴下了大量的氣體充滿整個小房間,幾分鐘後氣體被下方的吸孔強力的吸個一乾二淨。這是近年發展出來的除幅射氣體,取代了日漸缺乏而用來沖洗輻射的乾淨清水。

 
雷米將防護車開往高雄港第二號接駁碼頭。碼頭旁倉庫灰色厚重的水泥牆在暮色中格外顯的沈重和黝暗。船渠裡泊著兩艘小型巡防艦,鐵鏽斑駁的船身上仍可以看出11051109的白漆編號和了大大小小的彈孔。核後不久,J國、K國、北台灣政府、P國和對岸C國組成聯盟,只要南台灣船艦出海20浬一定以武力遣回,如果不聽警告者一律予以擊沈。這兩艘艦艇就是當年載著一些人試圖闖關被強力阻攔而逃回高雄港的。廢棄的船艦,仍然有著厚重的鋼板,經過改造加上鉛板後反而成為被流放的PN族很好的棲息地。

PN族在15歲年紀就開始為南政府在無人能去的嚴重災區執行任務和收集一些可用資源。這些PN從小就在實驗室培養長大,沒有感情,不會笑也不會哭,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當PN族在25歲時就被南政府「除役」,也因為資源有限,所以這些除役的PN族也被逐出高牆圍起的都會區,在外面的世界自生自滅等待30歲的大限到來。他們在成長過程中雖然刻意被紀律化、服從化,完全隔除歡喜、悲傷、愛恨等感性的情感因素,卻也因為沒有情緒困擾而專心,在記憶及學習上比正常人快速數倍。除役離開都會區後,很快的,他們找到自己的同類,在廢墟裡尋得器材物資,也為自己打造了有水有電的生活環境。並且有制度的分配各自的工作任務,過著共生共存的生活。

 
雷米停好防護車走到車後,打開側門放下斜板,他按下左手錶面上的Auto鍵,一輛裝載著今天所得物資的小車從防護車上緩緩駛出,尾隨著他往船艦的方向移動。海洋的潮濕氣味撲面而來,整個廣闊的海面只有浪拍及海風刮過的呼呼聲,黃昏斜射的光線在部分海面造成炫目的閃光,日復一日令人安心的氣味景象,似乎讓他逐漸了解人類所謂「家」的感覺。當他靠近1109船艦側身的入口艙門,發現艙門上除了自己模糊削瘦的人形倒影外還有幾處刮痕。正納悶著,倒影後方一道黑影迅速閃過,雷米機警地回頭。在與他走來相反方向,爬滿紅色藤蔓的廢棄貨櫃後面,有幾道透著鬼祟的影子晃動。不一會兒帶著煙塵的大小石塊從空中飛來,其中一塊擊中他抬起的手臂,「呀!」他叫了一聲。艙門倏地打開,一隻手把他拖入艙內後立刻關上。
「發生了甚麼事?那些人是誰」他壓住受傷的手臂,困惑的問著拉他進門的PN2906卡比?
「目前還不清楚對方是誰,在你回來前,已經攻擊過船艦一次了。」卡比回答。
雷米想起艙門上的那些刮痕,恍然大悟。
「昨天他們自稱是流浪的災民,要求我們提供水及食物,我們給了幾桶水跟幾袋食物後,沒想到今天來數更多。看來這個地方很快會被他們包圍,我們得想想該怎麼辦。」
「這些人穿著防護衣戴著防護眼罩,雖然自稱是流浪的災民,但他們可以去都會區尋求保護啊,為什麼選擇在廢墟中流浪,恐怕來者不善。只是他們目前似乎只是測試,並沒有更猛烈的攻擊,不知道是否想打探我們的實力。」站在一旁,專心從觀景窗口往外望的 PN2907也接著說。                                                                                                                                                                                                                  
                                                                                                                                                                       
原本灰黑的廢棄貨櫃及倉庫屋頂全被奇怪的紅色藤蔓纏滿,如血管般密麻分布,透出一種帶著血腥氣味的詭異。這不知從何而生的巨大植物有著鋸齒邊緣的錐型葉子,數瓣叢生,銳利結實,片片如刀似劍。在這些刀劍葉片的黑影覆蔭下,有幾個穿著防護衣,看不出男女的不明人士彼此低語著。
 
「可風,我們都準備好了,就等妳下攻擊令。若依我的想法,我主張先攻下這個棲息地再說,從昨天拿到的水及食物來看,這裡的食物非常安全,他們囤積的物資應該可以讓大家多支撐一陣子,直到我們修復好供電系統。」健偉帶著催促的語氣對可風說。
「或許我們可以跟南政府求援。」謙雨若有所思,也在一旁提醒可風。
「你可別忘了教主的訓誡。我們今天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就是所謂的政府造成的,難道你還要相信他們。在政府制度運作下,難保核災這種事不會再度發生,到時候我們可能連地下基地都會失去。」健偉激動大聲地反駁謙雨。
 
可風想起在地下基地挨餓的父親跟數十名信徒們,一陣難過。核災後,他們原是幸運的一群,但三十幾年辛苦求生的地穴生活,經過幾次煉獄似的悲慘經歷後,她現在反而不那麼確定這是一種幸運了。

 
篤信世界末日學說的的「末日神教」是當年勢力最為強大的教派之一,創教人「八方教主」原本是個幫名流政商卜位改運的算命師,因著幾次媒體關注事件的預測奇準,從此聲名大噪,信徒日多。他以本教所持「世界末日」將臨為由,挾著豐沛政商關係集結龐大資金,秘密的在高雄偏遠山區建巢設堡。這處將在末日來臨之時提供教徒棲身的基地,以山洞為入口腹地,往下兩百公尺開挖築成約百公尺見方的指揮中心,接著向周邊深挖十數個地底洞穴,各個洞穴都負有日常維生的功能,屯糧備物、發電引水、教育醫療、通訊指揮、甚至還有人造日光室栽種蔬果,培育藥草,豢養牲畜。每個洞穴皆有地道及管路相連,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地下王國。
 
說來也巧,就在核災那日,眾信徒正在此秘密基地聚會,當眾人正仔細聆聽較主講訓之時,輻射外洩警報大鳴,基地數米厚有著鋼鐵夾層的水泥大門立刻關合,大家就地躲藏,從此與地上世界天人分途,陽塵永隔。
 
最初幾年,因為慶幸存活,每個人都願意貢獻所長,彼此打氣,和諧互助的過了一段時間。只是苦悶枯燥的日子一久,開始有信徒憂鬱纏身,持著「親人皆死,唯我獨活」的自責想法陸續厭世自殺。接著物資分配不均,理念不合的衝突事件愈來愈多。最嚴重的幾次武裝衝突則是在教主去世後的領導權之爭,整個地底基地分黨結派,彼此廝殺如同戰場血流成河。地底王國的人數從原先的三百多人經過老傷病死後只剩七十幾人。各洞穴維生設備也因激烈爭鬥有所損傷,電力不足之下,影響了空氣品質及蔬果生長,賴以維生的食物開始短缺,大家此時才醒悟,自相殘殺的悲慘後果並不比核災來的輕小。〈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alung1011
  • Lung不懂專業,對支持或反核的態度不甚極端
    但Lung尚知「安全」的重要性遠遠高於一切!
    姑且不論核變
    墾丁外海海水溫度升高、基隆不再是「雨都」...
    現今運作中的電廠對我們真的多少是有影響的

    天佑台灣啊~

  • bv7389
  • 劫後餘生的題材一直被許多創作者在處理,但危機卻似乎總在遙遠的天邊,因為據了解,人類有所謂偏向樂觀的執著,總認為危機噩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一旦事實發生,還真是難以承受之重!

    切膚之痛,更感同身受。台灣之小,還真禁不起過度的激情-戰爭及意外。台灣如此,世界及地球不也如此嘛。
  • rain36w
  • 小小的台灣,就這樣被切割成3 個國度了
    還有呢?
  • doctork
  • 以核災為題材的小說很多,看此文的敘述,還真令人毛骨悚然。其實現在人類不斷大量繁衍,不斷濫用、掠奪有限的地球資源,恐怕也未必需要核災或世界大戰,只要像現在一樣繼續搞下去,再過XX代,就會有為了維持生存而自相殘殺的一天啦。不久前讀到訪問海洋生物學家的一文說:如果各國仍用深海大規模拖網作業(連海床上的生物一起大量全數破壞)的方式捕魚,再過幾十年,人類就會無魚可吃了!可是沒多少人知道這種事吧﹖
  • AngelinaHPC
  • 台灣不只分成三個國度
    還有地底王國
    地底那一國讓我想起土耳其的卡帕多其亞
    那是基督徒躲避羅馬帝國的迫害行成的地下城市
    問題是卡帕多其亞地下城市的空氣來自地面 是新鮮的
    小說中核災後的地底王國空氣品質有問題 不知能撐多久
  • ydog
  • 吻仔魚還是有牠特定的魚種,不是所有小小魚將其定義為吻仔魚,只是捕撈
    時會將其他魚種的小魚也撈進來。不過吻仔魚是近海其他魚種的食物鏈之
    一,人類吃太多還是會餓死其他的魚。所以還是從善如流,不吃也罷。
  • fudi
  • 看了這篇小說,心驚肉跳的,覺得好真實!
    很佩服ROSA怎麼有辦法鋪陳出這樣的劇情來!
    但這些科幻劇情也不見得就真的不會發生。

    台灣人很不知節制,如果我們能省點電,也許核電廠就不必蓋了。
  • Debby5422
  • 我曾看過好像是Discovery的節目
    重回車諾比現場找尋因為核災突變的大魚
    那兒已經沒有人類居住都撤離了
    人類根本沒有能力處理核災問題
    為了利益 便利 做一些短視之事
    人類根本在自取滅亡嘛
    我佩服德國人
    在綠能方面一步一腳印不斷努力
    這是真正有智慧 有責任 有在努力的日耳曼民族
  • rain36w
  • 姐姐,我本寧靜溫柔,何來安靜。相對姐姐在安媽版中留言,憶測他人心思,
    我呢好像單純的多了,腦子沒有靈活的轉呀轉。我一直想在姐姐的言語中學得
    觸類旁通、多方思考,我要加油吧。
    最近也看了羊毛記,現在則看塵土記ING。是個地堡世界,是個美國破壞地球之
    後的地底世界,嘿嘿嘿(讓姐姐猜猜這三個字的意思吧)
  • mojo15
  • 目前核能發電方式,看來是有危險性,不過停止核能發電,
    對台灣這座資源缺乏的小島,會出現20%以上的電力缺口,
    地型的限制加上綠能發電技術及成本的問題,
    接踵而至將有30年的時間,會承受電力不足的痛苦.
    全民如果能有共識,廢棄核能發電就能避免"車諾比"及"福島"之類事件.

    兩位首次編纂的科難劫後餘生記持續關注中..有小疑問,可以問嗎??>"<
    第三段:
    額頭PN2733的藍色刺青在淚水的濕潤下閃閃發光...
    額頭是在眼睛上方,他是把淚水擦上額頭了嗎?
  • ydog
  • *受ROSE之命,來回MOJO這篇,打心裡佩服MOJO!
    還好我有寫『雷米用手擦拭臉上』,額頭PN2733的藍色刺青在淚水的濕潤下
    閃閃發光…。
    大概寫的時候是用我自己哭的方式來敘述吧。而對一個很久沒有流過淚的
    人,我們姑且認為他積存許多,會淚崩擦的滿臉都是。
    不過mojo真的很仔細,這種細節,寫的人有時身在其中反而不易發現。
    其實我算是擁核者,核變是人人不想要,但是台灣根本沒有發展足夠綠能的
    本錢,水力火力發電對環境及生態也是不怎麼優。
    要怎麼活都是可以,我有時會認為沒電的時代是人類回歸人性的契機。所以
    大家確定好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才來談核。不要反核的是一批人,將來抱
    怨電費高,限電不便,也是同一批人。
  • h42152002
  • 親愛滴rosa早安安~
    讚成野犬醫生說的『大家確定好自己想過怎樣的生活,才來談核。不要反核的是一批人,將來抱 怨電費高,限電不便,也是同一批人。』
    炎炎夏日沒冷氣、電扇,波波寒流沒暖氣怎麼辦?
    太多太多的問答題啦!
    5.6月我比較忙,最近才有時間上線
    學校的課程終於忙完了,特前來看rosa。
  • gwerbbb
  • 親愛的ROSA
    近日休假期間
    開始拜讀妳的大作
    感佩妳的文筆具有如此的"創意"
    但要閱讀妳的文章
    除非自己要有充分的想像力外
    也須要有很多的人文反省
    方能了解妳想要表達的意涵
    今天看了三段文章
    有些看不懂之處
    可要煩妳釋疑了
    ..................................................
    2055年春天,高樓林立的愛河河畔,沒有人聲、沒有車鳴,一片孤寂。炙熱的風吹拂著河邊茂密(核災後應沒有樹葉了?)的行道樹(樹沒死,人均死了,此現象應不是核災所致,核災後樹木會造成木乃伊木頭,所以應是重大的人傳人傳染病所造成的現象?)捲起的落葉在一列列廢棄的汽車車頂上沿街飄動著,沒有人影流動、沒有文明聲響,號誌桿零零落落的橫倒在馬路中間,廢棄的大樓垂掛著早已失去功能在空中飄動的電纜線,一座巨大的都市廢墟-高雄!雷米用萬用鑰匙打開一間塵封很久的公寓五樓大門,熱風自破碎的落地窗吹入,迎面一陣炙熱(打開門後產生的熱對流與高風壓所致)。破損的建築讓房子沒有密閉的霉味(沒有霉味應是房子乾燥或風乾所致?),窗外夕陽餘暉照在愛河上,波光粼粼,宛若一條銀色大蛇(夕陽餘暉應是紅色,銀色是月光?),盤旋在孤獨寂莫的城市。客廳白色牆上用紅漆噴灑著一個令人醒目大大的「騙」字(為何出現騙字?待了解)。雷米搜尋著公寓的房間,臥室的大床上躺著一大兩小的枯骨,安安穩穩的蓋著漂亮的被子。從尚未腐壞的衣服看來應該是女主人和兩個小孩。打開另一扇房門,一具白骨,靜靜的孤單的默默的吊在房間中央,沒有飄動,只吊著慘白無言的抗議。這是今天碰倒的第二具上吊的屍體了。雷米將白骨解下,小心的抱到臥室想跟其他3具枯骨擺在一起,那知一移動床上的骨頭。就鬆垮垮的散落了一床。這是受到核污染後死亡的現象,骨質鬆散(核污染後, 輻射能量可以造成人細胞和組織蛋白質、酶等有機化合物發生電離,但對枯骨已不會造成骨質鬆散)。
    辛苦了
  • ydog
  • ROSA要我回答這些問題,因為這部分是我寫的。
    (核災後應沒有樹葉了?):核災後萬物不生是一般人的印象,其實沒有人
    類的干擾植物反而長的更好,只是有時會畸形而已。
    迎面一陣炙熱(打開門後產生的熱對流與高風壓所致):其實沒那麼大的學
    問,玻璃本來就破的,熱風自破碎的落地窗吹入就迎面一陣炙熱。
    破損的建築讓房子沒有密閉的霉味(沒有霉味應是房子乾燥或風乾所致?):
    在高雄應該都是可以的。
    窗外夕陽餘暉照在愛河上,波光粼粼,宛若一條銀色大蛇(夕陽餘暉應是紅
    色,銀色是月光?):夕陽眼看是紅色,但是光線照在水上的反光,應該還
    是亮亮刺眼的。不過您能想到這點,倒是我沒有注意到的,厲害。
    (為何出現騙字?待了解):只有麻煩您繼續看了。
    骨質鬆散(核污染後, 輻射能量可以造成人細胞和組織蛋白質、酶等有機化
    合物發生電離,但對枯骨已不會造成骨質鬆散)。:這一點我就要佩服您
    了,您上述說的沒錯。不過我原先的想法是這些人受輻射污染活了一陣子
    後才死的,不是死後才受到輻射。到底活的時間夠不夠引起骨質鬆散,因
    為小說的張力,就沒有去細究了。
    謝謝您這麼仔細的讀,我想您還可以在這部小說裡挑出很多問題,很期待
    您再給我們指正,這樣我們可以想的更為深入和發現我們沒不足的地方。
  • gwerbbb
  • 謝謝野犬與ROSA貼心的回覆
    ...............................................
    PN2733是核爆後2027年在嘉義出生的核後新生代。核後災區,生長快速的胚胎和幼兒是最容易受到輻射線的影響,人們根本無法受孕或扶養健康小孩。為了維持新生的人口,核災區的南政府在嘉義長庚建造的隔離室以體外受精(核災後,人們根本無法受孕,精蟲與卵子從何來?精蟲與卵子與人類同嗎?)及人造子宮(組織工程、3D核磁共振及3D影印技術在未來是可取代現在的生醫工程,所以人造子宮是可預期的組織產物?)培養出新的一代(胚胎如何發展及處於低自由能狀態?)。這些新生代被意外的發現,他們本身對輻射有較高耐受力,可以不穿防護衣在高污染區短時間行動而不受核污染影響。但是這些新生代,平均壽命只有30年,之後不明原因的器官衰退而死亡。這些新生人類被稱為PN族,沒有父母,沒有名字,只有編碼。「雷米」這個名字是PN2733長大後給自己取的名字(原來只有編號,沒有名字,為自己取個名字的目的何在?是方便作者處理特定人的特定稱呼嗎?)。雷米將枯骨在床上安置好後,在廚房找到了兩瓶沙拉油。這些充滿放射線的油雖然已經不能食用,但卻是防護車很好的燃料(沙拉油經輻射線照射後,會產生光解聚,所以不在具有類似柴油可燃燒之效果,但未經輻射照射後的沙拉油示可當柴油用?)。雷米最近搜索著愛河沿岸的大樓,一方面尋找可用的物資和油,一方面也替遺留在污染區的遺骸做一些較為人性的安置。走出大樓,雜草雜樹叢生的庭園立著「重度輻射污染區,禁止進入」的立牌,半垂掛在大樓隨風飄動的「反核,還我家園」的布條,即使過了三十幾年依然令人觸目驚心。(從東方禪的觀點,反核是必然。從資本主義的觀點,擁核與反核本是刀之兩刃)
  • gwerbbb
  • 2055年春天(此時PN2733是28歲,離死亡只剩兩年,PN2733年表:PN族在15歲年紀開始為南政府在無人能去的嚴重災區執行任務和收集一些可用資源;PN族在25歲時就被南政府「除役」;PN2733在28歲時出現在高雄……………….)
  • gwerbbb
  • 綠黨執政者引咎下台,「民眾」推出當年學運領袖掌政。新政府上台不久於濁水溪沿岸築起鐵網和厚牆,阻止帶有核污染的南部民眾越過濁水溪(核三廠爆炸後,輻射塵飄散影響的距離已遠遠超過濁水溪了,所以學運領袖在核安的處理上是不及格的,要加油?)。「為了國家的延續,必要的痛苦犧牲是必須的」,藍黨無法接受新政府的這種說詞,於台灣東部成立另一個新政府,截斷所有公路和鐵路(我們可以坐飛機去?),不和北部政府來往,當然也截斷南迴和南橫,不讓南部民眾東移。至於原先南部各縣市首長,封鎖前夕「正好」攜眷北上開會,因為南部封鎖,無法南回與南部民眾共患難,也就在電視上痛哭流涕,一番不捨(政客常扮演的戲碼?)。
    ..............................................................................
    雷米將油加入停在樓下黑色的防護車(可能發不動了,因輻射解聚的沙拉油易產生碳化及積碳)。
    ..................................................................................
    既然PN他們沒有感情,不會笑也不會哭,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為何會在污染區將遺骸做一些較為人性的安置?

  • ydog
  • 依然是我的菜,所以還是我來回答
    *********************
    (核災後,人們根本無法受孕,精蟲與卵子從何來?精蟲與卵子與人類同嗎?)
    及人造子宮(組織工程、3D核磁共振及3D影印技術在未來是可取代現在的生
    醫工程,所以人造子宮是可預期的組織產物?) (胚胎如何發展及處於低自由能
    狀態?)
    人造子宮目前已經有了,精蟲與卵子的問題及胚胎製作後面文章會提,您就
    慢慢看。
    (原來只有編號,沒有名字,為自己取個名字的目的何在?是方便作者處理特
    定人的特定稱呼嗎?)
    其實這問題您要問劇中主角,不過以寫小說的人來說是比較方便,讀者也比
    較不吃力。
    (沙拉油經輻射線照射後,會產生光解聚,所以不在具有類似柴油可燃燒之效
    果,但未經輻射照射後的沙拉油示可當柴油用?)
    40年後的科技,也許不能用現在的知識角度來解讀。
    (從東方禪的觀點,反核是必然。從資本主義的觀點,擁核與反核本是刀之兩
    刃)
    這個嘛,隨人了。
    (此時PN2733是28歲,離死亡只剩兩年,PN2733年表:PN族在15歲年紀開始
    為南政府在無人能去的嚴重災區執行任務和收集一些可用資源;PN族在25歲
    時就被南政府「除役」;PN2733在28歲時出現在高雄……………….)
    您算的不錯,我寫的時候也有仔細核算過,應該與劇情沒衝突。
    (核三廠爆炸後,輻射塵飄散影響的距離已遠遠超過濁水溪了,所以學運領袖
    在核安的處理上是不及格的,要加油?) 輻射塵飄散影響的距離其實有人算
    過,頂多達到高雄苓雅區。寫濁水溪已經是誇大了。
    (我們可以坐飛機去?)
    其實原先我有寫北政府在封河同一時間,南部屏東、台南、嘉義機場的塔台
    全遭爆破,後來覺得太繁瑣了就捨掉。正想誰會先發現這個問題,結果是
    您!
    (政客常扮演的戲碼?)。
    您認為可不可能發生?
    . (可能發不動了,因輻射解聚的沙拉油易產生碳化及積碳)。
    40年後的引擎也許大不同
    ..................................................................................
    (既然PN他們沒有感情,不會笑也不會哭,沒有太多的表情變化,為何會在
    污染區將遺骸做一些較為人性的安置?)
    所以制式的產物裡總會有一些異變,何況是這麼複雜的人
  • gwerbbb
  • Dear ROSA&野犬
    野犬的學識涵養非常好
    看了回覆留言
    收獲不少 謝謝
    辛苦了
  • 曹夢得
  • 呵呵~好久不見嘍!
    我擺爛一年
    ROSA卻創作了這部架構充實的佳作
    今天先看第一回^_^
  • 真是好久不見了!
    有您的捧場,我跟野犬寫這部小說更是值得了~ 謝謝~

    Rosa 於 2014/09/20 23: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