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醜的女孩



跟著朋友到監獄參與讀書會已有一段時日。初次跟去是出於一股新鮮好奇。人都有探究黑暗的心,面對與自己生命經驗完全不同的人事物,不免懷著窺視的眼光與猜測的心情。當時口頭雖說參與社會公益,其實大半還是為了滿足自己未曾嚐試的經驗。幾次下來,初期的新鮮逐漸被反覆制式的流程消抵,有些乏味疲累,便開始推拖,藉口有事不去。直到一次在人情牽絆之下勉強出席,卻有個女孩讓我的想法改變了!
 
這所位於台中市半山腰的女子監獄,拘禁的受刑人大都因觸犯煙毒法而在這裡服刑。往監獄院所的上山風景其實很漂亮,離開公路彎入小徑後,沿途整排的大樹高立直挺,蒼鬱的遮葉光點斑斑,形成難得一見的林蔭小徑,幾個蜿蜒曲折之後,便到了監所大門。
 
通常我們會在入口大廳集合,以身份證件換領識別證,再把個人用品放於置物箱內。為了防範未然,依照獄方規定,所有來賓除了紙筆,身上不能攜帶任何物品。進入受刑人活動區域前我們得通過兩道金屬門禁,一道關上之後另一道才開啟,每次站在兩道門的開閉之中,都讓人深刻感受到入世、出塵,自由、囹圄兩個世界的不同氣息。監所內部看起來與一般校舍類似,有著一間間的教室,走道上並有公佈欄展示受刑人的手製藝品。工作人員會陪著我們走過長長的下坡階梯來到他們的聚會禮堂,每次參與的受刑學員大約有一兩百人,大多事先讀過所方規定的書籍。與一般讀書會輕鬆的發言形式不同,監獄讀書會是一種表演式的節目發表,除了閱讀心得的演說發表,中間還穿插短劇或舞蹈表演。其實受刑人之中也是人才濟濟,初見他們讓我有些驚訝,除了少數幾位真如想像中的大姊大,其他學員也如你我一般常見,偶而還見到幾位眼眉靈秀,長相甜美的女孩,並且在以往學員所表演的舞蹈節目中,我也曾驚見職業級的美麗舞者。每場讀書會,他們會安排兩位主持人串場並介紹與會來賓,我們去當觀眾的成分大於實際參與,只有在心得發表時會有三個人次的發言及最後的來賓講評。
 
他們的短劇編排非常認真,背景、道具都是親手製作,上台分享的心得聽起來是文章式的背誦,所有的流程看得出是反覆練習所成,但這些對發言隨性、想法不喜歡受拘的我久而久之便成了樣版節目,參加的意願愈來愈低。
 
當時常跟我們一同出席的還有位在電台主持節目的年輕女孩。她因為工作關係跟受刑人互動較多,也因為發言幽默很受學員們的歡迎,由於所屬單位不同,散會後她得趕回公司,一直都沒機會認識深聊。記得我勉強出席那次,現場還有幾位帥哥男士,在流程走到最後,各單位來賓上台給予講評鼓勵,她最後一個上台。已經忘了她說了什麼,只記得她沒說制式的讚美台詞,而是為了搭配自己的笑話,她轉身背對著大家,撅起屁股轉過頭,然後用手掌當利刃,做了一個從中切開雙臀的姿勢〈真是破壞形象的難看呀!我心裡直喊〉。台下卻爆出前所未有的哄堂大笑,我也笑了,久久未停!
 
回程車上,我的心有些激動。平時我總評量著各種事物對我的存在意義,想著值不值得的對等關係。我忽略了,在受刑人反覆練習的過程中,他們也許已經看膩了學員之間的重複表演,正式上場時,他們最需要的是外界的注視及肯定。而無聊期遙的監獄生活,久久一次被用心逗耍,大笑開懷,應該也會讓他們成為回憶說笑好久!對我沒有意義的事,也許對他們是少有的歡樂來源~
 
最近一次監獄讀書會,電台女孩缺席了,聽說是工作上的轉職。這次我擔任上台分享心得的來賓之一。不想說教,也不敢不顧形象大動作搞笑,但借題說了個生活上的糗事趣聞,聽見一兩百人的笑聲迴響在禮堂裏!
 
也許你會問,讓一群應該在牢裡專心反省的罪犯開心一下,有這麼重要嗎? 我也不知道呢,人微力薄,我也只能做這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rain36w
  • 最近有讀到一本書
    ******社交宴會術
    其實書中有提到
    簡潔、爆笑以愚蠢是宴會表演的三個重點
    看來這位女孩子
    是深得精要
    敬佩敬佩


    頭香頭香>< >< ><
  • a1963a
  • 真羨慕羅沙有閒暇與機緣去參與這種公益活動!

    女子監獄所收容ㄉ...
    或許
    有許多...是無心~無奈ㄉ可憐人?
    有罪與有錯之間
    可能也包含了許多傷心ㄉ故事.............

  • kudre
  • 每個人都可能是另外一個人生命中的貴人,但哪些人又是你我生命中的貴
    人,
    這問題就像是求問算命仙的大部分結論一樣:算過去都很準,算未來只能期
    待。
    既然找出自己的貴人士如此的困難,不如當別人生命中的貴人,可能比較簡
    單。

    而Rosa在監獄當讀書會義工,更是跳脫了傳統的桎梏枷鎖,而這樣更超脫了
    一般,而是這個社會的貴人了。

    無論受刑人是因犯了什麼樣的刑罰而身陷牢獄,相信有大多數受型人只是一
    時走錯了路,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往往出獄後還是希望被大家所接
    受,融入正常的社會裡自立生活。但往往再回頭的路並不一定平順,往往遇
    到的挫折也比一般人還多,若沒有外來的支持或堅定的信仰,很容易又走回
    頭路,反而造成更多社會問題了。

    但或許就是因為Rosa的一句話、一個分享、一份善念、也可能是個笑話,捉
    狹的動作,都有可能在未來的某個時點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幫助了一個
    人,甚至救了一個人,成為別人的貴人。

    因此,雖然Rosa覺得這樣的服務是人微力薄,但我覺得Rosa有這樣的勇氣,
    那是和奉獻一生給醫院的牧師或修女不求回報一樣,都值得尊敬。
  • doctork
  • 噢噢...監獄、煙毒犯... 這些雖然不能說是我的專業,但我相信我的相關經驗,比相熟的天空格友們要來得多些。醫學院時代,我就在監獄醫院實習過,現在服務的公立醫院則位於洛杉磯最繁華也最黑暗的市中心,病人大多數是社會底層的小民。我估計有毒癮、酒癮、犯罪紀錄及街友經歷者,佔我患者人數的一半以上。我碰過指著我喝罵索求管制藥物的毒蟲、試圖對我推銷安非他命的毒販,至於那種前腳從監獄裏出來、後腳就踏進診所求助的患者,更是三不五時就光降惠顧一番。

    多年來的經驗,仍不足讓我對吸毒者的心態有深刻的全盤了解。我只能說這個奇異的世界,認識得越多越覺得複雜。毒品對人腦妖異的控制能力,加上吸毒者什麼花樣都有的背景、加上陰暗的社會環境、再加上很多病人同時患有的各種精神疾病,形成非常難解的社會問題。不管是監獄、勒戒所、醫院、教會、義工團體,都無法完全是鬆開這個纏得死緊的結;制式的輔導節目,效力也有其限制。大家只能有一份心就出一份力,就算是只讓吸毒者的心境暫時放寬,也是種值得鼓勵的努力呢。
  • ydog
  • 其實上台講的好,跟會不會寫文章不見得有關係,是需要一些天分。但是要講的妙,講的有趣,除了平時多作功課,還更需要天分。
    我就很佩服能在台上引起台下哄堂大笑,笑聲不絕的人。那真的是看的到台上的人在發光發亮,至於要用什麼型態來表現,只用的好都是神來一筆。
  • h42152002
  • 原來rosa這麼熱心,參與公益活動
    很佩服那位年輕的電台女孩,不顧形象帶給受刑人歡笑
    rosa的寫作題材更廣了,可以出書啦!

  • wn166
  • 季ㄚ能撥出自己ㄉ時間
    去關懷那些需要被關愛ㄉ受刑人
    即使妳不是如那位女孩般搞笑放ㄉ開
    但是...
    有這份心就值得掌聲了

    想想有多少人ㄉ休閒空檔
    是用在吃喝玩樂ㄉ耶
    季ㄚ))))
    妳真ㄉ好棒!
  • Edithhuang
  • 自制力不夠, 一旦染上毒癮, 好像真的很難改掉(有時是那些供毒者也不放過),
    小改變, 也許在Rosa看來只是盡微薄之力, 也許那些人只是短暫的笑聲, 但那是人性真實的一面,
    幾個人的小改變, 互相影響之下, 也可能變成大改變.
    加油! 好棒!
  • oieoie
  • 掌聲鼓勵鼓勵~~
    台中女子監獄的讀書會這還真是沒有
    三兩三的人可不敢造訪之地啊...
    讀書會太過沉重了.所以我也覺得"適時的"搞笑一下
    能帶動氣氛.也能化解尷尬呢~~

  • fudi
  • 我也一直很想擔任志工,只是體力在現階段還是無法負荷。
    前陣子曾考慮不要寫部落格了,把這些時間拿來做點有益社會的事。

    那些受刑人多半都有悲慘的背景,而這些人如果當年他們的老師給他們多點關懷,也不至於走偏了路,而很多女孩都是遇人不淑,遭到連累,特別是那些眉清目秀的,說不定是頂罪的。
  • Debby5422
  • 剛去阿魁大哥的格子
    有一句話 ~ 微笑 對人是禮貌 對自己是財富

    那如果是說笑的話
    應該是更上層樓
    我相信道理大家都懂 所以沒人喜歡聽大道理
    人生很辛苦 需要的是快樂與歡笑
    願Rosa 歡笑常常 樂 在心中
  • gwerbbb
  • 親愛的ROSA
    午安
    ..............................
    監獄內與監獄外
    以法律制約的屬性
    的確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但若以生命而言
    確是屬於同一個本質
    如同
    曼德拉與白人的十字架
    丹諾與社會邊緣的年輕人一樣
    在這遍地處於共犯的國度裡
    或許我們的社會
    似乎少了一些典範與標竿
    如同後山默默奉獻的醫生與護士們
    總是無限付出 愛
    直到生命的盡頭
    ...............................
    感佩ROSA願意花時間
    到監獄內送關懷
    誠如妳說的.
    [與其詛咒黑暗,
    倒不如盡力去點亮蠟燭,
    閃滅之間還有些光亮可見~]
    加油
    ..............................................
  • bv7389
  • 逗笑,有時要耍寶、扮醜,或者自己出糗,自我解嘲;
    不可否認的,對擅長搞笑的人而言,也是一種天份吧!
    對正經慣的人而言,就有點放不開。人之常情哦!
    如果受點表演訓練,或許會好很多。
    但,我們學校的教育,這個部份很缺乏。
  • linawonglam
  • 謝謝好分享! .......十分敬佩呢!.......
  • miao1954
  • 唉!..回想在台中的日子,小弟也去過雲林第二監獄幾次,是應獄方教化課的邀請及中華生命哲學協會的安排,小弟義務去教受刑人打太極拳。
    ROSA的描繪很傳神,還忘不了,那鐵門關起來時"鏘"的一聲,使我心頭一震,那堅冷的聲音,讓人很不舒服。
    初次和他們見面,難免心中害怕,怕無法控制場面(小弟是赤手空拳一人前往)。所以,很佩服妳一個女生有這種勇氣願意嘗試。
    回想起來,心知杯水車薪起不了什麼作用,但還仍抱一絲希望全心全意去做,最少讓他們知道這社會還有人關心他,沒放棄他。
    正如妳說的...
    <<...倒不如盡力去點亮蠟燭,閃滅之間還有些光亮可見~>>
  • tunes
  • Rosa

    雖然很平實的訴說著, 覺得很感動!

    雖然說台上台下的互動也像相互取暖一樣!

    但是可以讓人開心的笑, 真的很好!

    Rosa 很棒!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