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醜的女孩



跟著朋友到監獄參與讀書會已有一段時日。初次跟去是出於一股新鮮好奇。人都有探究黑暗的心,面對與自己生命經驗完全不同的人事物,不免懷著窺視的眼光與猜測的心情。當時口頭雖說參與社會公益,其實大半還是為了滿足自己未曾嚐試的經驗。幾次下來,初期的新鮮逐漸被反覆制式的流程消抵,有些乏味疲累,便開始推拖,藉口有事不去。直到一次在人情牽絆之下勉強出席,卻有個女孩讓我的想法改變了!
 
這所位於台中市半山腰的女子監獄,拘禁的受刑人大都因觸犯煙毒法而在這裡服刑。往監獄院所的上山風景其實很漂亮,離開公路彎入小徑後,沿途整排的大樹高立直挺,蒼鬱的遮葉光點斑斑,形成難得一見的林蔭小徑,幾個蜿蜒曲折之後,便到了監所大門。
 
通常我們會在入口大廳集合,以身份證件換領識別證,再把個人用品放於置物箱內。為了防範未然,依照獄方規定,所有來賓除了紙筆,身上不能攜帶任何物品。進入受刑人活動區域前我們得通過兩道金屬門禁,一道關上之後另一道才開啟,每次站在兩道門的開閉之中,都讓人深刻感受到入世、出塵,自由、囹圄兩個世界的不同氣息。監所內部看起來與一般校舍類似,有著一間間的教室,走道上並有公佈欄展示受刑人的手製藝品。工作人員會陪著我們走過長長的下坡階梯來到他們的聚會禮堂,每次參與的受刑學員大約有一兩百人,大多事先讀過所方規定的書籍。與一般讀書會輕鬆的發言形式不同,監獄讀書會是一種表演式的節目發表,除了閱讀心得的演說發表,中間還穿插短劇或舞蹈表演。其實受刑人之中也是人才濟濟,初見他們讓我有些驚訝,除了少數幾位真如想像中的大姊大,其他學員也如你我一般常見,偶而還見到幾位眼眉靈秀,長相甜美的女孩,並且在以往學員所表演的舞蹈節目中,我也曾驚見職業級的美麗舞者。每場讀書會,他們會安排兩位主持人串場並介紹與會來賓,我們去當觀眾的成分大於實際參與,只有在心得發表時會有三個人次的發言及最後的來賓講評。
 
他們的短劇編排非常認真,背景、道具都是親手製作,上台分享的心得聽起來是文章式的背誦,所有的流程看得出是反覆練習所成,但這些對發言隨性、想法不喜歡受拘的我久而久之便成了樣版節目,參加的意願愈來愈低。
 
當時常跟我們一同出席的還有位在電台主持節目的年輕女孩。她因為工作關係跟受刑人互動較多,也因為發言幽默很受學員們的歡迎,由於所屬單位不同,散會後她得趕回公司,一直都沒機會認識深聊。記得我勉強出席那次,現場還有幾位帥哥男士,在流程走到最後,各單位來賓上台給予講評鼓勵,她最後一個上台。已經忘了她說了什麼,只記得她沒說制式的讚美台詞,而是為了搭配自己的笑話,她轉身背對著大家,撅起屁股轉過頭,然後用手掌當利刃,做了一個從中切開雙臀的姿勢〈真是破壞形象的難看呀!我心裡直喊〉。台下卻爆出前所未有的哄堂大笑,我也笑了,久久未停!
 
回程車上,我的心有些激動。平時我總評量著各種事物對我的存在意義,想著值不值得的對等關係。我忽略了,在受刑人反覆練習的過程中,他們也許已經看膩了學員之間的重複表演,正式上場時,他們最需要的是外界的注視及肯定。而無聊期遙的監獄生活,久久一次被用心逗耍,大笑開懷,應該也會讓他們成為回憶說笑好久!對我沒有意義的事,也許對他們是少有的歡樂來源~
 
最近一次監獄讀書會,電台女孩缺席了,聽說是工作上的轉職。這次我擔任上台分享心得的來賓之一。不想說教,也不敢不顧形象大動作搞笑,但借題說了個生活上的糗事趣聞,聽見一兩百人的笑聲迴響在禮堂裏!
 
也許你會問,讓一群應該在牢裡專心反省的罪犯開心一下,有這麼重要嗎? 我也不知道呢,人微力薄,我也只能做這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