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萬里覓長劍〈三〉

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野犬



紅字:Rosa  黑字:野犬


正方眾人在巧膳飯館相談甚歡,只見一個白髮腮鬍身材高大的人走入食堂左顧右看。那白髮大鬍子乃是蕃人,揚州因水利之便,自古乃南北糧草、鹽鐵運輸中心,更是海內外交通港口,有不少大食、波斯等異國商人往來頻繁,故而揚州街上看見藍眼異髮的蕃人倒也不奇。

楊平眼尖,隔著天井見那店裡小二迎上前去,正與那蕃人吱吱喳喳、語焉不清,向眾人告個差,便下樓尋那蕃人。
「你這大鬍子,來我們店裡來做啥?」
楊平使起迷蹤步,繞到那人背後突然出聲,那蕃人嚇了一驚,踉蹌一下險些翻倒。
「我在外面聞到裡面烤餅的香味,想要進來吃吃。」
那蕃人倒也說的一口流利漢語。
「那你就識貨了,我家這餅乃揚州一等一,有個詩人還在我們店裡題詩讚道:辛辣醇甘回齒頰,驚倒世間女兒家
楊平還待吹噓著,菊巧早就一桿子敲在頭上:
「還不請貴客入座,在那兒儘逞口舌!」
楊平招呼大鬍子入座,把那煙花餅也端上一盤。
那料得那蕃人吃了幾口餅,就漱漱潸然淚下。
楊平看著大鬍子這番舉動,心中不禁思忖道:
「真是奇也,這大鬍子也懂這煙花餅滋味?莫非他也和那些姐姐一樣做這種營生?」
楊平還待發問,那蕃人長嘆一聲,自顧自的說將起來:
「我名叫尼可拉.波羅。我是羅馬商人,來這東方已經快十年了。我吃這餅就想起我家鄉的烤餅和我在威尼斯的太太,還有沒見過面的兒子馬可波羅。」
楊平也是童稚,聽著了便也胡亂的問著:
「你來我中土這麼久了,難怪你老的漢語說的可溜著。那你都去過那些地方?」
尼可拉邊往嘴裡塞著烤餅,邊答道:
「我之前都在北方,前些日子我在蒙古克烈見過大汗,他修了一書要我拿回去給羅馬教皇。所以我才從北地下來,近日要在揚州搭船回羅馬。因為等船,就來運河邊走走,不想就被餅香引了進來」

馬道人在樓上聽到尼可拉方從北方過來,便也下了樓來寒暄致意,順便問起金朝皇帝陵墓之事。尼可拉到底是生意人見多識廣,在金國中都看見金國拉了許多宋人當民伕,在西南郊外的九龍山上修築著一座很大的陵墓,聽說是先皇完顏阿骨打的皇陵。
正所謂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馬道人既得知金朝皇陵消息,囑楊平好生招待尼可拉,便又上樓與宇宙無雙商議北去大事。
楊平看著尼可拉,老氣橫秋的說道:
「大鬍子,我師尊交代我要好生待你,那你有什麼缺的麼?」
「我想學這餅,帶回威尼斯給家人嚐嚐。」
楊平點點頭:
「你這大鬍子倒是很有眼光,這餅是我店裡最銷,每個來客必殺必點的一樣菜。」
「必殺?它的名字叫 Pizza?
楊平也不理會,得了菊巧許可,帶那尼可拉入到廚房,將那製餅過程讓尼可拉見識一遍。

尼可拉學了餅,滿心歡喜,在懷裡取了一個 黑沈沈的東西遞給楊平。
「小兄弟,你我有緣,我要回去羅馬,這個東西暫時用不到了,就送給你吧。」
那東西乃是一個十字鐵物,似鐵非鐵,沉甸甸很有份量,上面還有一個衣不蔽體的男人掛在上面。
楊平看了不覺皺眉:
「這是何物?上面還有個男人,恁地有些噁心?」
尼可拉正色說道:
「此十字架乃我教皇親賜,為天外玄鐵所鑄,那男人為我教耶穌真神。此物乃我教聖物,凡我「景教」人士見睹此物,如教皇親臨,無所不依。小兄弟行走江湖,將來必有所用。」

楊平半信半疑,將那十字架揣入懷裡,謝過尼古拉,留尼古拉一人慢慢品嚐煙花餅。正待上樓與師父會合,卻被菊巧叫住。
只見那菊巧一臉冷漠,丟了一紙給楊平,冷冷的說道:
「你這斯盡日在我店裡胡鬧,正事也幫不了幾個,這是你的賣身契,你且取去,今後不要再來我店了。」
菊巧說完,轉身進了內門,就不再相應。
楊平愣了一下,如何不解菊巧此番心意,便跪地磕了幾個響頭,
「今日大恩,來日當報!」
楊平上樓,眾人見楊平臉帶淚痕,問明原委,不禁皆嘆菊巧真個女中豪傑。

馬道長帶了三人離開巧膳飯館,正在街上覓著投宿客棧,只見一個穿著體面的中年漢子走了過來。那人拱手做揖向馬道人說道:
「馬大爺,我在此恭候多時,我家主人已經安排好各位的住宿。」
馬道人等人正面面相覷,大惑不解,那人立刻陪笑:
「諸位大爺請寬心,這是我家主人一番心意,定無相害。」
孫無雙拉拉馬道人的衣袖:
「師父但去看看無妨,我等也不怕什麼翻江倒海。」
馬道人對這頑皮徒弟也是無奈,遂向那漢子拱拱手:
「那就有勞了。」

四人住進「趙昇客棧」,一番好食好飲,一夜好眠。翌日馬道長將宇宙、無雙衣著也換成楊平一般尋常模樣,囑咐不可招搖生事後,四人便離開楊州往淮水渡口行去。
方走個半晌天,走入一個小鎮,正想用個午膳,只見昨日那漢子又候在路旁。
「諸位大爺我家主人已備了酒菜,請諸位入座用膳。」
那孫無雙忍不住,正待開口,早被馬道人盯了一個眼色,馬道人向那漢子拱手道:
「兄台如此盛情受之有愧,如不言明,恕難再受盛情。」
那人一臉難色:
「諸位如不賞臉,我定會被主人責罰。我是人稱「草千里」駱如風,我家主人不欲人知,只說『千古江山遙北望,雲飛風起』諸位定可釋懷。」
馬道人聞言正色拱手道:
「天山派草千里,是江湖上響叮噹人物,今日有幸得見。貴主人能將你納入麾下,定是不得了的人物。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孫無雙插口道:
「那何日得見您家主人?」
駱如風哈哈大笑:
「小姑娘,我家主人說該相見必會相見!」

眾人吃過午膳,施展輕功趕了一段路,便到了淮水河岸。
那淮水自古即為南北天險,紹興和議後,淮水成為金宋邊界。過了淮水便是金國領地。
 
此刻淮水霧起煙波迷濛,廣闊無際的江面上帆影似蝶,楊平觸景感懷,乍覺人生自此如卒,過河將是另番天地。馬道長正想尋船,卻見遠方江霧朦朧處亮起紅燈一盞。隨著紅燈漸近,江上出現綠衫女子撐一烏蓬小船緩緩而來,女子長髮無髻盪於風中,清俊飄逸。馬道長心想:難道此刻過江又有貴人接應?果不其然,小船靠岸後,女子聲音清悅開口如鈴道:
「玉兒有迎道長,小女子姍姍來遲還請道長恕罪。」
「請問姑娘可是船家,過河船費如何計算?」
「我乃清川幫「紅蓮」支堂,奉幫主之命特來送義士們過河。」
「清川幫是淮河沿岸的幫派組織,分紅蓮、綠繡、白眉、黑墨、黃沙五支堂,各有一堂主統領,清川幫主跟我阿爹來往甚密,這船一定是我爹託他安排的,但坐無妨。」雙兒回頭向馬道長說,隨後兩腿一蹬便跳進船中,宙兒與楊平亦跟著跳入,馬道長雖心中疑惑,但聽雙兒之言,減了防心,便也上船。
「有勞姑娘了!」
綠衫女子將船划入江中,周邊濃霧漸密。幾次晃搖之後,眾人居然漸失方向。
「姑娘可是往對岸駛去?」
「道長放心,約莫一刻鐘後便到對岸。」
小船繼續行在霧中。忽然江上水聲隆隆,霧中衝出一艘大船來勢洶洶靠向他們。
馬道長驚覺不妙,大喊:
「姑娘小心…」
只見玉兒轉身長袖一揮,煙粉罩頂。馬道人畢竟江湖涉歷豐富,見粉塵襲來便知有險,即時閉氣屏息,本以為可以躲過暗襲,那知還是一陣暈眩隨即不省人事。
就在道人倒下同時,大船上跳出幾個大漢吊索而降。宇宙無雙及楊平雖在船尾一端沒受迷香影響,但三人見敵眾我寡,道長昏迷被挾,水上亦無退路,便裝驚恐無措,無雙甚至小手抹面嚶嚶啜泣起來。
玉兒一面囑咐手下將馬道人五花大綁,一面冷笑道:「這迷香乃經皮吸收,任你江湖閱歷再好,也要著了我的道。」

  
到底是武林老將,內力深厚,一刻鐘之後馬道長漸為轉醒,只是全身被綁無法動彈。他瞇目小覷裝作未醒,從四周的擺設知道自己已不在小船,此時水聲仍然隆隆,應是移至另艘大船。
「王二胡,這人何時會醒?」他聽到一陌生男子問話。
「回秉堂主,中了散魂香的人,一時半刻還不會醒來。我們可趁此時通知將軍前來拿人。」
「線人是否也一併帶來?」那男子又問?
「回秉堂主,已經派人去抓。」
「季堂主,您答應我不動線人的?」另一名男子突然插話急說。
「我說失準羅盤古戈呀,常言所謂斬草除根,這消息的源頭不滅,幫主遲早會查到咱們頭上的。你要換回你的老婆孩子,也要顧到我們的安全呀。況且將軍保證事成之後會把你老婆女兒找到,送到揚州。」
「那不行,這人與我有恩,我不能這麼做。」古戈哀求。
「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你了!」紅蓮堂主季無常冷冷回他。
 
話說這古戈原是汴京人,看似一介文弱書生,任的是衙門差事。此人雖文詞平平沒有大見,卻對環境記憶極佳。舉凡走過的路,看過的招牌,誰家哪戶的坐落位置,格局擺設,皆過目不忘,故於衙門頗得重任,憑其長才幫著破了不少案子,人人敬稱之「羅盤」。汴京失守皇帝被擄後,古戈一家隨眾逃離,途中幼兒死於金兵之手,妻女皆被擄走。他奔至揚州尋親未果,之後便流落行乞,靠著幫人帶路攜物,尋人認親得些小賞過活。日子一久倒也小有名氣,祇是常因鬱悶澆酒,大醉過後,便有失手,說途道路亂指一通,讓人行至山崖或不通死巷,於是大家改稱其失準羅盤。
 
「好叔叔,我聽人說綁人不過要財,我阿爹早在沿岸商家託放千兩,你先將我放了,我回去通報,一拿到錢便回來贖我兄弟!」馬道長聽到無雙說話,知道三個孩子目前無恙,心裏放寬一些。
「回秉堂主,小姑娘說的也是,我們要的不過是道士,若放了這些孩子就能多賺銀兩,也賞弟兄們一些肥油。莫說這趟差事只便宜了這癲羅盤,咱們什麼好處都沒有。只是小姑娘一開口便是千兩,唯恐來頭不小。」季無常手下王二胡一聽無雙的話便急於獻策。
「何止千兩,若您知道我們是什麼來頭?就怕你會嚇倒,光我這身上….宇宙接著說。
「阿弟莫說」雙兒急著打斷。
「阿爹平日常說,只要遇事,說出名號,江湖上沒有人不買帳的。就說這馬道人吧!莫不是衝著阿爹,他會順便帶我們過河來玩嗎?這淮水沿岸誰敢得罪咱們家?」
「聽小兄弟的話,您府上非富即貴,而且好像身上就有寶物可證。」王二胡忍不住好奇又說。
「我布衣裡面穿的背心就是有名的「蟬吐金絲」,既軟又堅,透氣清涼卻又刀槍都擋,是我爹用一個鋪子換來的。」
「回秉幫主,我聽說這蟬吐金絲是以天山幼蟬餵以老欉桑葉,長成一年後,用其所吐的絲線另外揉進金箔做成的。價值連城呀,若是真的,這回可開了眼界了呀!」王二胡說完便走近拉扯宇宙衣襟,領口拉開之後,金色閃黃的背心果真穿在宇宙身上,王二胡用刀試割,布面真也無傷。
「這回咱們可發了!我且把它取下。」王二胡大喜,開心直說。

原來這幫賊人見三名小童無害,為著方便看管,將他們背對背雙手反綁。王二胡為取背心只好將他們鬆綁。說時遲哪時快,宇宙反手扣住王二胡,點了他的穴道,讓他無法動彈。無雙一手抽走他的腰間佩刀,走步上樑,利用柱身座力,縱身一蹦從上而下往季無常砍去。楊平則對著失準羅盤古戈揮拳而來。
「你這個臭乞丐,原來你還做這等下流勾當。」
誰知半路殺出程咬金,這時玉兒正打開古戈後方艙門進來,見楊平奔來,柳眉一蹙,水袖一甩,散魂香眼看又要迷人。只見古戈手舉蒲扇一擋,大缽隨著身體空中一翻,好個「佛祖化緣」,香粉盡入缽碗。此時宇宙已解開道長的綁繩,馬如桐看著古戈俊逸身段,不禁想起一人〈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