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萬里覓長劍〈一〉

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野犬

                             
     



;-) 紅字:Rosa   黑字:野犬


話說那孫秀才在臨安京城落第歸來,想那年歲已大,再次三年一科,不免年歲蹉跎,便在家鄉楊州胡同巷裡開起學塾,教些鄰里童子啟蒙識字,賺些銀兩餬口。
教個幾年書,竟日與那些蒙昧童子相處,便不免氣短無趣,便辭了書塾,做起其他營生。那孫秀才有個老婆,一雙巧手女紅,揚州第一,據聞可以「朽布變錦羅,白布生鳳凰」,出神入化,宛若織女下凡。孫秀才便藉老婆的手藝,在市井街上開了一家「再生衣莊」,專收人家老舊衣物,再經老婆巧手將幾件衣服拆拆補補大挪移一番,便是一件漂亮別緻的新衣,掛在店裡,引來不少顧客,兼之價格便宜公道,這衣莊便經營的頭頭是道。

一日,一個小廝抱著一包東西前來買賣。那小廝孫秀才也認得,是前面趙姓大戶的僕丁。那大戶原本在開封為官,靖康之亂兩個皇帝被金人擄走,只好舉家南下楊州避居。不過皇帝換了人,雖是舊臣也就失勢沒再當官。這趙大戶雖則這幾年家道中落,但總還維持著不錯的門面,在楊州也算是個有頭面的人物。
那小廝平日也不學好,常常趁空溜出府裡,與市井幾個潑皮鬼混,今日抱這東西前來,定無善事。
「小兄弟,你今日所為何來?」
那小廝也不諱言,直了當的說了來意:
「前日賭博欠了一些銀兩,今日拿這東西來換幾個救命錢的。」
孫秀才二話不說,開了包布,只見那裡頭有幾件錦衣,雖是式樣老舊,但衣飾華麗,寬袍大袖,一看就知是官家所有,非尋常人家衣物。
那孫秀才將頭搖的像博浪鼓似的:
「不成!不成!這定是你主人家東西。今日若收了你這物,那天東窗事發,定被扭去送官。」
那小廝也料得孫秀才會有這一番說詞,不徐不緩的說道:
「這些東西放在倉庫蒙塵多年根本沒人在意,今日取出定無人知曉。好哥哥你行行好,我這就便宜與你,你也當成做了善事,免我斷手殘腳之禍。」
那孫秀才一番計較,就是要壓低價錢,見目的已到,便給了幾個錢,打發了小廝。
孫秀才將這包衣物抱入內房仔細觀看,只見那些衣物繡工考究,金縷線、銀絨絲,繡著不少藻圖和火型。那藻圖和火型是宮中專用紋飾,想必這些衣物是來自前朝宮中之物。孫秀才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今日算是撿到寶了,只是這些東西斷不可以出示見人,否則可能惹來殺頭之禍。
孫秀才做這衣物營生多年,一般衣料材質的見地也是一等一了。見那錦袍內襯細滑柔軟,是上好的絲綢,心想不如將這內裏拆與老婆另做衣物。
方才拆了一些縫線,只見那衣服裡還襯著一層白布,見那白布似乎還寫著一些文字,只是隔個縫看,卻也看不清楚。孫秀才拆掉整件內襯,只見那內面白布洋洋灑灑寫滿了蝌蚪般的小字,舉起燭燈趨近細看,不覺整個人便傻了。只見那白布最頭,寫著「葵花寶典」四字。

那葵花寶典孫秀才也是有見地的,在楊州市井的瓦舍勾欄的說書場裡,聽過幾次說書人說那葵花寶典創自前朝宮中大內,後來由耶律獨孤習得葵花寶典神功,在絕命嶺上以一敵五,與五大門派高手大戰數百回合而立於不敗,每到精彩處總引來下面聽眾拍手喝采。。一直以為這總是後人穿鑿附會,那有這種功夫在世。現在這寶典出現眼前,是真的寶物嘛,還是那個缺德之人聽了耶律獨孤的故事故意寫個假物來誆騙世人。
孫秀才再仔細細看,果然第一條練功心訣就如說書人所敘一般,寫著「欲練神功,引刀自宮」。這孫秀才年少時候,也拜師學過幾年拳腳,將那「葵花寶典」大略看過,雖然許多內容尚艱澀難懂,但整體心法寫的詳細有序,段段分明,絕不像胡謅之文。
孫秀才心中暗忖,這絕世神功誰人不想,但是如果是個假物,這大勢一去便永不得回首,豈不損失慘重。那秀才便想偷個巧,先小練一下,看那神效如何,便知真假。
豈知方才照著第一段心法練行一回,跨下之物竟然金槍高挺,堅脹欲裂,慾火難耐。孫秀才想起葵花寶典的傳言:「如不自宮,強練神功,慾火如焚,走火入魔,僵癱而死」。
那好秀才立刻回房找了老婆,在房內泄了一晚方才將下體那團鬱氣完全消去。自此孫秀才便深信這葵花寶典是個真物,只是到底也捨不得如花似玉的老婆那冰肌玉膚、 閨房情趣,便斷了再練神功的念頭。但那孫秀才終是讀書人,資質聰慧,腦筋一動,便另闢蹊徑,將那第一段心法再分段精簡,教與那些年歲已長不能人道之人,果然效果奇佳,生意興隆。後來也發展成一門學問,開宗立派,號稱「威剛門」,這是後話,暫且按下不表。

孫秀才有一對龍鳳胎兒女,年方十歲。男的叫孫宇宙,女的叫孫無雙。孫秀才空抱著絕世寶典,卻也十分懊惱。一日讓他悟出一個道理來,那葵花寶典會讓人慾火如焚,走火入魔,那讓無慾無求的人來練豈不善哉。於是將那寶典分成左右兩部,讓孫宇宙練起右半部,孫無雙練起左半部。神功練了一陣,兩個小孩也無任何異樣。孫秀才以為自己僥倖,誤打誤撞竟破了百年武林的一大迷難。不巧過了幾年,那兩兄妹雖無異樣,但卻仍維持當年童子模樣,竟不再長大。孫秀才這下大驚,雖停了練功但也於事無補。

一日少林禪師苦竹帶著一名名叫紅葉的幼僧來訪,那苦竹是孫秀才忘年之交。孫秀才將這其中原委一一道與苦竹,苦竹是少林長老,少林內外功武學無不精通。將那葵花寶典看過後,苦竹不覺長嘆:「這武學博大精深,分成內功心法、以氣馭劍、迷蹤步法。原本應是源自正統武學,但那寫寶典之人心地也真歹毒,將其中一部份心法隱去,一部份心法逆練,讓練此神功之人,內力積於下體,以致非自宮才能神功大成。」
苦竹仔細看了兩兄妹,告訴孫秀才:「這兩孩子資質不錯,兼之幼年練此功夫,受害雖深,但還有救。」
就將少林絕學「兩儀雙修功」之基本心法授予兩兄妹,這雙修神功非男女交合之用,乃動而生陽,靜而生陰,動極而靜,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兩儀立焉,合成太極。
囑咐兩兄妹要日日勤練,又將葵花寶典稍做指正,也許可繼續復練。
至此每至月圓之日,陰陽和諧,兩人就可恢復大人模樣,而且內力沛然更盛孩童模樣之時。但月圓過後,卻又恢復孩童模樣。
另說那小僧紅葉聰慧過人,過目不忘,在旁也將葵花寶典看過一遍,回到少林寺將寶典全部默寫出來,於是那葵花寶典就此也流落少林寺。

再說這揚州城因著水域便利,自古就是糧鹽集散之地,城內鹽商盤據牽動貿易金融,也因著交易酬酢而有煙花青樓。離揚州城不遠處的通揚運河畔,岸沿青柳依依,舟船穿水,景色宜人,自隋唐以來,白天文人薈萃,賞詩吟詞,晚上醉翁買酒,風月得意。名士名妓詞寫風流,商賈富人趨之若鶩,所謂「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這等富貴豪邁在當時更比政治青雲讓人神往。

就在那孫秀才巧得葵花寶典之時,河畔有一飯館開張。這家飯館掌廚大娘「菊巧」,原是宮中膳房女侍。因戰火隨宮人南遷,未料途中離散,舉目無親飢寒交迫之下,遂落入風塵歡場。但那菊巧自幼聰凜,習事極快,在宮中雖只端盤送菜,總於閒暇與廚子們討教請益,洗菜幫廚,更找機會抄錄太醫為皇上及嬪妃們調理所囑的藥膳飲食。進入青樓之後,菊巧隨即自薦廚事,抹灰髒臉,布衣上身,遠觀讓人誤以為男童。且老鴇試嚐菊巧手藝,即食即覺氣潤神揚,第二天更現嬌顏美色,遂答應讓其隱性埋名,充成男僕,專職調理樓中女子身弱氣虛。數年之後,菊巧摸熟供貨糧商,魚肉菜販,便力邀鴇母入股,雇請雜役,離開青樓開起飯館自營,取名巧膳。那飯館離青樓不遠,鴇母見有利可圖,又兼雙美,自是歡喜。從此,菊巧掌櫃洗淨白膚,點絳紅唇,鵝蛋臉柳葉眉,也是美人一個,唯一不變是冷冷神色,好似青蓮出泥,不染青樓之污。就如行銷反向操作之法,滿街艷色招搖,櫃裡冰山美人獨出一格,加之膳巧物鮮,反讓門庭若市。
 
巧膳有一名食,是青樓女子最愛,嚐來酸甜苦辣都有,恰如青樓生涯,常惹妓女思及煙花不堪身世,淚脂縱橫。食後如遇知音,吐完苦楚說完心事,身心舒暢,情緒亦得舒緩。此道餐食事繁工雜,首先得購入當日新鮮小魚,灑入鹽塊香料封缸醃製半年,待其腥臭齊發。又重金包下屠戶所有上好頸肉每日快送,大塊薄片,以重油炒乾蔥薑蒜泥八角花椒、再入鹹菜,苦瓜,酸豆、橄欖,後進茄汁、白乾慢焙,最後以腐乳拌醃魚壓碎提鮮,淋於圓餅之上再入爐烘脆。由於此餅大受煙花女子歡迎,菊巧僱一小童提籃專送,日日街奔穿梭青樓,其香臭混雜之味便漫於街市,眾人久聞便以煙花餅稱之。而這小童便喊「餅哥」。
 
餅哥原名楊平,出身鄉里貧農,家中尚有母親。年初父親過世無力安葬,便於市井賣身。
那日大街上行人熙攘,菊巧掌櫃素衣素顏不掩清麗,正想上瓷器店訂些碗盤。經過廟前大街只見一群人圍著個孩子,指指說說。一個穿著闊氣的中年漢子手裡搖著紙扇晃著頭,咧著嘴端著個架子,沒買下的意圖只是瞎扯:「我說小哥,您這麼小年紀,正在抽高呢,吃得多,睡得多,今日買了你,事沒多做,菜飯錢前倒還叫我多貼呢。」
「大爺您放心,我娘說我這個兒只要多吃蘿蔔就會高了,況且咱家窮,老天爺讓長多高就長多高,不多吃您家裡的米,賞我些長薯野菜也就夠了。我能幫嫂子補衣,能幫姐兒挑水,能替公子磨墨,還給您搥背捏腿,若這都做完,我還能下田除草,起灶煮飯的。」楊平跪在地上,邊磕著頭邊說,地上鋪著張白布,寫著「賣身葬父」。
「呦!小哥這麼能幹,可真了得。只可惜呀,我家這些事都有人做了,否則我一定重金把你買下!」
「爺呀!平兒知道您是幫我捧人場,看您的體面,家中一定僕役上百,不差我一人。跟您說這些話也是幫我自己廣告,想今兒個順利賣了身,可以拿些銀子先把父親安葬了,還謝謝您幫我喊話暖場,平兒祝您事事如意福壽康泰。」說完又深深磕了個頭。
那漢子沒想到小孩兒說出得體話,倒顯得自己無聊器量小。於是掏出一兩銀子賞了平兒後,便離開了。
 
菊巧站在人群裡,見他年紀雖小,面對圍觀眾人卻懂察言觀色,靈活聰明,便走進牽起了他,給了些銀子讓他安頓父事,並雇他於飯館中跑腿打雜
「我還得到德記瓷舖訂些碟碗,你葬好了父親,就自己到巧膳來吧 !」
翌日午時,楊平至巧膳報到,肩上挑著兩籃瓷盤瓷碗。
「德記老闆說,若我們自個兒挑回來,那請挑夫送貨的錢就咱們自己省下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