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小災
 與小叔小嬸們約好母親節當天在台中幫婆婆過節,中午吃完飯後順便到家裡坐坐,看看我跟老爺忙了大半年的房子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
一大早我忙著準備點心水果,老爺也幫著整整四周收收雜物。婆婆一生勤儉,早期對我們涉及「奢侈」之事〈旅遊、外食、燙髮、添衣〉,常重言勸止,後來發現這些事其實我們都照做只是不提,於是也漸漸妥協,沒再那麼嚴厲。
 
我看看時間差不多,提醒全家該換衣梳頭準備出門,自己也進房整裝,當我淡掃蛾眉畫好一邊,只聽到樓下老爺緊張的一聲大吼。通常他若不耐等我,會先經過提醒、催促、最後通告才到發飆的階段,怎麼今天直接跳到最後一項。尚還尋思不解,他又吼一聲。我心想不妙趕緊下樓,只見廚房的抽油煙機已經打開,陣陣煙霧從爐口迅速往上竄,像倒流的瀑布,屋內傳著焦味。我仔細看爐口並沒有火,一時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老爺這時在屋後防火巷大叫:「好大的煙,一定是誰家廚房的東西燒焦了?你快出去問問看。」雖然在公司要面對許多部屬同僚,老爺在家也是宅人一個,很少跟鄰居打交道,需要面對鄰居的事幾乎都由我出面。

雖然時間緊迫,為了安全我還是立刻衝出,一家家敲門探問。敲了三家無人
回應,最後一家,一位年輕人出來說「不是我家」後冷淡的關上門〈我不禁心裡OS小哥.......是火災ㄋㄟ.......火是長腳的.......至少你要出來查查你家距起火點多遠吧!〉接著老爺從家裡傳來更為緊急的聲調:「冒火了啦!」我心想這事大條,來不及一家家問了,用盡吃奶的力氣在巷子內大叫:「是誰家裡的廚房燒起來,失火了啦!」

這句有效!幾個鄰居都衝出來。這時隔我家兩間房子的水電行開了門〈剛敲過門,無人回應〉,年輕的孩子從屋內跑出來,一臉蒼白不知所措,陣陣的黑煙也從他打開的門向外竄出。由於濃煙很大,看不清屋內狀況,我趕緊提醒他:屋內還有別人嗎?爸媽在不在?年輕人搖搖頭一臉茫然,應該是剛從床上爬起看到家中著火,一時驚慌失措。這時已經有人通報消防局。由於無法確定還有沒有人在房子裏,我跟幾個鄰居一起用力大呼,終於二樓開了窗,屋主茫然的看著樓下的我們,知道狀況後便打開鐵窗安全門下到一樓。

幾分鐘後第一部消防車開到,我想人既已安全,便趕緊回家想趕至餐廳。因為餐廳是我訂的,只要約定用餐的時間超過十分鐘沒人到的話,我們一家18個位置就會被取消。才走到家,第二輛消防車也到,停在我家門口,消防人員馬上拉管送水。由於注水的水管無法承受車輪重壓,我們只好等等。還好小嬸打了電話說人已到餐廳,我跟她說明情況後,請他們先用餐。
 
由於發現的早,火勢很快被撲滅,但從第二天早上清出的焦黑物品看來,損失不小,連門窗都扭曲變形了!在趕往餐廳的路上,老爺發現自己穿著拖鞋,我發現臉上朱唇未抹,眉毛只描一邊。只好拿了衛生紙,把描好一邊擦淡。
最後探知起火的原因是:女主人豬排炸到一半,出門忘掉………
真真母親節的警惕模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