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了口氣!洪玫對著心裏的人影低聲說著:『Mark,對不起,同樣都痛,我只能選擇比較不痛的方式活下去!』。豪宅社區的庭園地燈投射在她臉上顯出詭異光采,司機從照後鏡裏不經意的看見,洪玫的臉上有著悲涼莫名的殘忍。但他想,是因為燈的緣故。









      同病相憐的心情總讓人心生信賴,忽然被放在同一條船上面對悲劇,同樣受著背叛的摧心,近日深感孤絕的洪玫對Allen又多了幾分倚重。一來她不好親自出面探究實情,也害怕點點滴滴的情事如鹽,反覆折磨著傷口。她相信受著同樣苦的人才能瞭解彼此的煎熬徬徨。這陣子她讓Allen以專案的方式行事,不讓公司裡的雜務煩他,也加給不少薪水讓他無後顧之憂。

       離開美容中心不久,洪玫要司機繞路到一個豪宅建案前。這個有名的建案靠著密集的看版廣告及高檔建材打出名聲。放下車窗迎面吹來早春尚有的冰涼晚風,洪玫心中的寒意更冷。她拉緊外套走下車子,獨自在建築物外圍步道散步起來。透過比人高的半鏤空鍛造圍牆,洪玫看到建物中庭的櫻花綻放,在夜晚庭園地燈投射下,透著奇異的嫵媚光影,風吹來便舞影裊裊的搖擺著,像極了心中那個妖柔身影。幾天前,Allen告訴她,最近Mark的海外帳戶有筆大錢匯出,中間雖轉了個他人帳戶,最後錢存入到這棟豪宅建商的戶頭。透過熟人追查,Mark用三千萬的現金買下其中一棟房子,而這段時間曉薇在家裡興奮的翻閱著裝璜設計的雜誌。洪玫問了海外銀行承辦人員,匯款的事證實確是Mark親自處裡。「是啊!功成名就,就該享受人生!名車美人不都是成功男人的最愛行頭!而美人就該配豪宅…。」洪玫悲哀的冷笑著。想起初期創業時,她跟Mark兩人窩在租來辦公兼住家的三房公寓裡,兩人忙得幾乎無法開伙做飯。才開張的小貿易公司,為了搶客戶刻意配合國外上班時間,工作總是超過半夜12點。Mark 常貼心的到廚房下碗麵,煮個蛋,睡前他們對望相惜的分享著,總想讓對方多吃一點。若不是…他們該有個孩子的,也許一切都會不一樣了!嘆了口氣!洪玫對著心裏的人影低聲說著:『Mark,對不起,同樣都痛,我只能選擇比較不痛的方式活下去!』。豪宅社區的庭園地燈投射在她臉上顯出詭異光采,司機從照後鏡裏不經意的看見,洪玫的臉上有著悲涼莫名的殘忍。但他想,是因為燈的緣故。

 

       來到救護車將急鳴而過的這晚。兩個半小時後,一對靈魂將見到死神的面貌。而此刻祂已先來到他們身旁,用理解悲憫的心看著愚蠢的世人,做出他們自己也難以想像的事情。


   
    趁著曉薇到化妝間補妝,隔著桌子,Mark俯身趨前對著Allen說:「錢你都拿到了!我說話算話,曉薇那邊替你留個面子,你跟我要三千萬的事我不會告訴她。不過,你要幫我處理好洪玫那邊的事,你得說服她跟我離婚。」
    「沒問題的,這兩天她的態度軟化很多,情緒也較穩定,如果她知道我願意成全你跟曉薇,說不定想法會變。」Allen眼神環顧著四周,並不熱衷的向Mark保證著。他心裡真正想的是,這家餐廳未免太不把人命放在眼裡了。

       離他們座位約五公尺的棕櫚盆栽旁,一名服務生緊張的環顧四周,努力的想記住每個面孔,用力的盯緊每個客人。其實今晚整個店裡有十名的服務生同樣做著這件事。今天一早餐廳經理收到一封限時專送,是用雜誌剪字拼貼而成的恐嚇信。模仿千面人的手法要求店家給筆數額頗大的錢,否則將在店裡的食物或飲料中下毒傷人。由於不確切知道是惡作劇或真勒索,也害怕影響日後商譽,經理決定靜待情勢發展並沒報警,只指示店組人員加強戒備。但這是一家有著豪華大舞池的高檔自助餐廳,可容納上百位顧客。客人用餐跳舞多所走動,要個個緊盯非常困難。

       洪玫一身高貴的黑,頸上閃著顆價值不菲的鑚,像女王一般來到餐廳時,其他三人都已到齊,並在洪玫入座時起身致意。見到大家都坐在往常的位置上,她難得感激的會心一笑反透著某種詭譎,令其他的人都感到一絲寒意。MarkAllen穿著標準的黑西裝,曉薇仍是帶點俗艷的綠緊身禮服,她清楚知道這顏色最能說出她的年輕白皙。Allen為慶祝自己的「結婚紀念日」邀請的這場餐聚,各人心有盤算,各有苦酒一杯,這酒是自己倒的,或是命運的賞賜,從事後的眼光回溯,對四人竟都有著不同的意義。

       四人如同以往聊著公司的事,廠商的事,繞著周邊,沒人想道破這層保護面對現實。吃喝一巡後,Mark 起身邀妻子跳第一支舞。〈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