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五年,滿州頭號女情報販子川島芳子因漢奸罪在北京監獄等待判決。同時,紅遍中日一代歌后李香蘭,也以同樣罪名被拘禁在集中營等候判決。這兩個身世相近遭遇相近的女人,有過短暫的友誼交心,同樣受日本政府操弄利用的命運,最後因國籍不同而生死殊途。川島芳子在1947年被槍決,而李香蘭因戶籍證據被國民政府承認,死裡逃生。以日文名字出名的川島芳子是中國人,以中文名字走紅的李香蘭是日本人。


      前陣子因台新金控總經理林克孝追尋「沙韻之路」發生墜崖事件,舊影片「沙韻之鐘」被國人重提。這部以親日為主訴的影片引起不少話題,而主演此片的女主角李香蘭,她傳奇的一生也重新讓人矚目。

      李香蘭本名「山口淑子」,1920年出生於中國瀋陽,在撫順長大,父母親都是日本人。由於祖父是漢學家,耳濡目染通曉中文的父親帶著滿滿憧憬來到中國。當時日本於日俄戰爭〈1904〉結束後,積極取代俄人在滿州的勢力,想圓其「殖民東北,搶攻資源」的美夢,政府鼓吹日本青年到東北拓荒墾殖,許多帶著祖國祝福的日籍青年便湧入中國的東北滿州。當時滿州俄羅斯人、朝鮮人、日人、滿人比鄰而居,各國文化交融共處習以為常。李香蘭的父親在工作之餘也教授中文,從小她便兩種語言跟著共習共用。少女時代因肺病癒後虛弱,她為了鍛鍊身體而學習聲樂。因緣際會的從此與歌唱結緣,爾後被發掘擔任放送局旗下歌手。1932年滿洲國成立之後,日本人李香蘭便以「手工製作」的中國人身份在電台演唱滿州新歌曲,假中國人身份一直到日本戰敗才曝光,當時年幼懵懂的她不覺得有任何不妥。

      對她而言,中國是她土生土長的真正故鄉,而日本是她內心遙念的祖國。一直到十八歲前,她從未踏入日本。而她第一次踏入日本港口下關時,卻受到極大的震撼。海關人員從護照中得知她是日本人後,大聲斥責她的中式衣著。對本土日人而言,穿中服,說中文是極大恥辱,這時她才真正感受到日本人的自大無理。在中日交戰時,周邊好友紛紛投入抗日活動,李香蘭內心無以為從的撕裂感讓她痛苦萬分,幾次想公開身世,但在公司及日本政府壓力下〈以中國人身份演出,電影更有說服力〉只能吞忍。李香蘭於十八歲加入滿映電影公司,正是所謂的國策公司,管理高層都是日本人。公司主要製作符合「日滿親善」、「五族協和」宗旨的文宣電影。當時她演歌雙棲,著名的「夜來香」、「何日君再來」、「蘇州夜曲」等歌曲風靡無數歌迷,電影「支那之夜」、「白蘭之歌」場場座無虛席,但也因影片所訴角度有屈辱中國及媚日情節之議,輿論交責成為戰後呈證,讓她被以「文化漢奸」罪名拘禁。

      在閱讀「李香蘭──私の半生」時,最感困惑的,就是因觀看歷史角度不同引起的敵我難分,是此次閱讀中一個難得的經驗。她的兩位中國養父李際春與潘毓桂,在她眼中都是慈藹長者,但我們從歷史得知這兩位都是赫赫有名的軍閥漢奸,在日軍戰敗後也都被捕入獄。由於李香蘭受僱於日系公司,她以歌星身份勞軍時慰問的是日本軍隊,當她提及「黃河對岸的敵軍」,也讓人腦筋一下轉不過來,所謂「敵軍」是中華民國政府軍。歷史總是教人迷惘,所站角度不同,幾個字就定位一個人的一生功過,而敗者永遠失去辯白的機會?當讀到她目睹許多日本優秀青年平白犧牲於日本政府的野心操盤,受傷無助的士兵大聲哭喊「媽媽」,我也鼻酸。想起同樣在國共戰役中被迫離鄉背景的中國士兵,突然覺得那個時代的人好渺小,小到沒什麼不同,小到不怎麼重要,只能當棋子,過河….過海…,在異鄉拼命著,哭喊著。在軍國主義主導日本政局的情況下,許多的日本青年是棋子,川島芳子是棋子,李香蘭也是棋子。

      而當棋子知道自己只是棋子,更是莫大悲哀。為了存活,只能更提高自己的利用價值,讓自己更像一顆沒有人性尊嚴的棋子。川島芳子與李香蘭香相識時,她的勢力已逐漸走下坡,習慣生活在光環之下的她,仍舊耀武揚威的搬場作態。此時川島芳子已染毒癮,對日本人而言,她的可利用性也已轉成包袱。李香蘭由川島芳子舊情人「山家亨」先生口中証實,日本陸軍參謀多田駿中將曾指示他,想辦法除去川島芳子。在一次芳子與李香蘭偶遇飯店,午夜時分芳子於李房間留下書信,信中感嘆對兩人人生的相似無奈,也以自己為例,提醒李香蘭失去利用價值後的悲哀心涼。

      人不能選擇出生,情感也無法因政治對立而改變割捨。李香蘭在這本自傳中除了敘述前半生被政治撕裂的所愛所惜,詭變人生,也痛斥冷血的軍國主義催生了自大歧視,為祖國日本及心愛故鄉帶來悲慘傷亡。台灣歷經日人統治五十年,各人所感與李香蘭一般,有其好惡。Rosa父母親對日據時代的清廉嚴法頗為懷念,我無法真正了解這種情感,這是時代環境給予個人的深刻心情,那心情裡埋藏了他們的所愛所惜。

           


PS 李香蘭回到日本後繼續演藝生涯,1958年婚後選擇告別舞台。1974年出任日本參議院議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