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胡自強與馬鈴薯千層方塊

 

強颱鳳凰來襲,原以為這場「吳念真與胡自強」的演說座談應該隨著市政府宣布停班停課而取消了。突然多了一個無事的下午,就來浸浸廚房找個好玩的菜做,中午把手上的馬鈴薯削皮、切片,拌入調好鹽及胡椒的鮮奶油後,一片片細心的填入長形模子。正玩得開心順手,沒想到卻接到演講照常舉行的通知。這次演講我參加的閱讀團體事先接到主辦單位的特別邀請,報了名不出席有些不妥,只好把馬鈴薯先放入冰箱,等聽完演講回來再烤。後來胡市長在會場上也特別說明,由於他與作家吳念真的時間都緊迫難喬,此次取消不談,機會難得再有了!

也許就是因為颱風取消所有行程,反而可以讓正奔波於選戰的胡市長全心參與這次的對談活動,他與作家吳念真之間幽默風趣、小帶刀劍的話語交鋒真的是精彩絕倫,叫人不虛此行。

滿滿是人的會場上座無虛席,連走道都坐滿了聽眾。座談會從吳念真起頭的一句:「今天是當官的與老百姓的對話」開始進入戰況。胡市長也從反駁這句話開始切入主題:「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我在吳導心目中的形象是一出生就做官的。我得回去問我媽是不是真的是這樣?吳導的爸爸是礦工所以是老百姓,那是不是我的爸爸如果是潛水夫,我們就一樣了呢?」一番委屈辯駁,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在與文學有關的場域,政治人物面對出生卑微的作家,總有著沾了世俗的灰弱,似乎也吃了類社會主義「地主身分」的暗虧。胡自強順著風向點出實情,倒也反問出一些道理。

 一般說來,成就與出身的落差愈大,似乎證明了步往成功的階梯愈是陡高,努力的過程愈加艱辛,也就更讓人敬佩,基於這點吳念真就佔了上風。且文人之胃又偏食了些,對放了糖油的政治甜滑多有不喜,胡市長似乎也了然於心。雖然這段對話是這場座談的小小起頭,但拉出的調性卻貫穿全場,兩位火舌燦麗,高下不斷。其實分開兩位的生命歷程來看,都有精彩迷人之處,也都有無關背景成就、毫無粉飾、真情流露、懇求共憫,萬般煎熬的一刻,那刻所呈現的平凡,才是無需筆墨言語最打動人心的。參加過多次文學演講,有時候覺得文人聚集的默契中,似乎會多長幾分風骨及清雅,共同排拒一些淺俗,只是不知在解散回現實生活後,是否也維持原思原意了?

演講結束,回家把填好模子的馬鈴薯烤了,出爐放涼後加版重壓,最後放進冰箱隔夜冷藏。原本出身土泥,顏色灰僕,外表凹凸,堪稱食材界一等醜男的馬鈴薯,在繁工耗時下,先成薄片再塑形變身,多了甜鹹奶香做夾心,定型切塊後,邊緣頁頁疊疊,彷彿變成方正白淨的書生了。人生不也,上萬個日子把我們刨成薄片,歲月壓模重塑了今日的我,日子與日子裡,昨天的我與今天的我之間,夾進了人生甜苦,不再是原生滋味了!

「可以上菜了嗎?」從前一天聞到香味就不停追問的老公,看見盤上的馬鈴薯千層小塊趕緊出聲,動手要拿。

「且慢,食譜上說:要有真正焦香,還得再入鍋煎熬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雁情
  • 這麼厚工的料理
    多等一會兒
    讓味道更豐富些
    我想他應該願意等……

    晚安
  • 沒錯,最後一道工才是關鍵,香不香就看這裡了~
    人生不也ㄧ樣,有烙痕心傷,才算嚐過真味,回蘊才香。

    Rosa 於 2014/10/01 12:38 回覆

  • winalu
  • 有空聽聽演講真的是很棒的事情
  • 聽聽別人的故事及想法,就像讀了一本書ㄧ樣,是很有趣的事。

    Rosa 於 2014/10/01 12:40 回覆

  • 橙光
  • 這文真好!
    文人回了家還是材米油鹽,沒有兩樣
    看你做一道費工的馬鈴薯千層
    最後一個工序就是要烙一烙,才有焦香!
    人生多少滋味盡在其中
    只是我們會歡迎那烙一烙的過程嗎 XD
  • 當然不會歡迎那個烙一烙的過程,否則就不叫煎熬了。不過也是因為有著這層抗拒,此過程的所帶來的體會才更為深刻。
    謝謝您的鼓勵~

    Rosa 於 2014/10/19 21:31 回覆

  • Rosa
  • 文人,政治家,導演都有共同的宿命,求心於民。誰能得到多少「民心」,誰在他的領域就
    有幾番成就。只是這些「心」要拿出多少真心來換,原以為想當然是互成正比,不過這世道
    好像也說不準了。唉呀,我說到那裡去了,離題!離題!
    ROSA文風再現,您還是寫這個寫的好。
    板主回覆:
    野犬沒有離題啦!我從廚房寫到講堂本來範圍就很大,怎麼讀怎麼想都是個人心得,很謝謝您願意跟我分享!
    大部分民心所求不過平安富足康樂而已。公眾人物求民心之難,應該就在於少部分民心不跟大家同一個方向,順了姑意逆了嫂意,並且愈是少數的影響愈大。原本也以為作家比較單純可以大聲說真話,大家也喜歡聽,但一旦成了名負了眾望,好像也不自由了〈那天會後吳導也被媒體問及為何替不同顏色者站台〉。求於己心容易,求於民心就像明月溝渠呀!所以常常初期的熱情真心慢慢的磨滅,後了就...........
    連著幾個月寫小說,這篇小文寫來其實有點卡卡的,還希望大家包涵呢!
  • Rosa
  • 聽完台面上的風光,還得面對放在冰箱裡的馬鈴薯料理;自己的人生還得自己去面對
    吧!

    這是一個大眾傳播活躍的時代,各行各業若没有媒體青睞,都只能自拉自唱,好自為
    之吧。但媒體如水之載舟,也能覆舟,一朝站在台面,風光之餘,也就得小心要付出
    可能的代價;且為公眾的目光而活吧!

    一個要選票,一個要觀眾,媒體要舞台的表演者和吸引讀者閱聽人,藍綠官民各取所
    需;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人生如戲,找到了自己的角色,就得扮演吧!
    板主回覆:
    中子說到重點了。現今社會媒體為大,不管是作家導演、政治人物都要靠媒體廣為宣傳,否則知名度哪裡來,而且知名度通常就是政治人物選票首要,買書看電影通常也是知名度在影響。所以配合媒體偶而演演說說製造新聞,也是該付的代價吧。
    年輕時喜歡聽聽演講,漸漸就有些懶了。通常演說的內容聽時覺得很感動,感覺人生一片光明收穫很大,但結束回家路上,常常等一個紅綠燈就把內容忘了一半,第二天想想知易行難,第三天就全忘光了。不過這次的對談雙方都開馬力,聽得倒是過癮。看戲偶而就當個傻子,才會盡興
  • Rosa
  • ROSA把馬鈴薯與吳念真來類比很貼切。
    其實我們這樣貧寒出身,辛苦念書,最後能有一份好工作,跟這層層堆疊的馬鈴薯又何嘗不一樣呢?
    廉價的小食材就像社會上所有的小人物一樣,堆疊起來建構了優質的社會國家。
    板主回覆:
    蒂蒂跟我有默契喔,雖然我寫馬鈴薯時沒特別要描寫誰,但心裡有想到吳念真呢,可能就是帶著份土氣的感覺使然吧。
    不管我們出身為何,社會化的過程總把我們改變了許多,能力增加了、經驗豐富了,最終可以負擔自己的生活,負起職場的責任,生命價值也不一樣了。蒂蒂說得很好,廉價營養的食材大多會成為一種主食,就像多數的小人物ㄧ樣,其實是維持社會基本脈動最大的動力!
  • Rosa
  • Rosa用馬鈴薯千層方塊,比喻人生的磨鍊、塑造、定型,相當傳神。其實這樣層層擠壓精製的社會化,比起原始粗獷但是純樸的人性本色,也不知是好或不好﹖

    在紅樓夢的「劉姥姥逛大觀園」一節中,賈府用精製過的茄子招待鄉婦劉姥姥,種了一輩子茄子的劉姥姥,根本不相信那是茄子!在底下的情節中,曹雪芹將劉姥姥的樸實土氣,和賈府小姐們的精雕細琢,作了一連串的對比。等同是把Rosa這篇的文意全用隱喻表現,相當精采。

    Rosa隨野犬作菜,大有心得喔,馬鈴薯千層方塊看來非常精緻。有時Rosa家的小姐也幫著烹調,母女一起作菜一定其樂融融吧。
    板主回覆:
    在製作馬鈴薯方塊過程中,置模壓型時必須把靠邊的馬鈴薯片去除圓邊裁成直線,做出來才會方正漂亮,不也像極了人在社會化過程必須放棄的自我風格,對個人或整個社會而言是好是不好就很難說了~

    劉姥姥真的是大觀園裡的一股活泉,可愛極了~ 這段說「茄鯗」的劇情我也記得,鳳姐還說了個食譜,更比千層方塊精緻許多。接著更精彩的就是妙玉說的「摔杯」跟劉姥姥醉倒在寶玉床上。還好劉姥姥沒睡到攏翠庵裡,否則妙玉要拆房子了......ㄎ ㄎ ㄎ
    紅樓夢裡的食譜不少,我google了一下,茄鯗也有人做出來了.......有點好奇,不知道野犬敢不敢一試?
  • Rosa
  • 現在已經不會在乎什麼風骨清雅了
    只要簡單 平安 健康 過日子就好
    外在的一切都是虛的

    板主回覆:
    風骨及清雅應該是一個人的處世態度及外觀氣質,都是從內在自然散出來的,用特意營造的言詞去附會這種「文青價值」其實有點矯揉,所以我才會有所疑問。 需求簡單就是最基本的風骨,平安健康才是最踏實的價值。
  • Rosa
  • 季ㄚ,這可是米其林等級的美食
    完全展現馬鈐薯不為人知的風情。
    很難想像這三者會連結在一起,吳念真、胡自強、馬鈐薯
    隔天的報紙也有登出,大導演還對藍綠說出看法。
    主廚說今天您去孔雀用餐,典雅高貴尤帶一絲的親和,
    也沒有說有絲毫的刁鑽,不似下筆般犀利,
    是他對您的評價。

    板主回覆:
    先謝謝主廚今天招待了風味特殊的甜點,也仔細為我們說菜,讓大家多長見識了~
    季ㄚ已走過黑白分太明、是非看太清的'清純歲月了~ 年齡總會讓人的行為成熟些,也包容些。但心裡還是有分清楚,就隨著筆墨流出來了。
    再多謝主廚美言,孔雀的燈光及場地讓每個人看起來都有典雅的味道!
    演講與馬鈴薯剛好在同一天,因演講談及「出身」所以有所聯想。這道馬鈴薯千層方塊雖然很香,但熱量高,我不敢吃太多,對我而言製作過程好玩多過好吃~
  • Rosa
  • 好個「再入鍋煎熬一下」。

    板主回覆:
    謝謝丸子小姐讀出我的意思~
    這句算是「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的燒烤版~
  • 曹夢得
  • 一兼二顧,絕!
    Rosa這篇文章寫得、補充得甚為巧妙
    晚安*^_^*
  • 謝謝夢得前輩常來支持打氣!這篇文章兩個不同題材剛好發生在同一天,想想也有人生道理可循...
    最近較忙,有點天空、痞客無法兼顧!

    Rosa 於 2014/11/06 23:4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