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_img_640_400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能在第一時間用其堅定信念把善惡分得很清楚,幾乎是本能反應的取善捨惡,迅速處理完所有事,晚上可以安心坦然呼呼大睡的人。不管人們怎麼看待他的信念對錯,對他個人而言,那是一個無可比擬的幸福。


 
美國狙擊手說的就是這麼一個有著強烈信念的人------美軍史上最厲害的狙擊手,海豹特種部隊隊員克里斯‧凱爾的故事。不過若也把敵方第一號狙擊高手算進去,故事裡應該是兩個有著強烈信念的人…..或許更精準地,應該說很多。伊拉克街道上倒下的平民游擊隊、企圖反擊美軍的兒童、婦女,他們心中可以以死相殉的信念與主角克里斯相比並不稍遜。
 
有著先天優勢體格,從小接受自父親「扶弱抑強」的教育信條,在九一一事件後激化成保家衛國的崇高信念,克里斯‧凱爾在戰場上除了對婦孺身分的伊拉克游擊隊員有著與認知牴觸的掙扎外,任何危及美國的威脅他一概毫不手軟,對他而言多殺一個敵方游擊隊員就多保護一個弟兄。只是處於戰爭第一線,長期亢奮,被信念佔滿的心卻也難容其他幸福、其他快樂,戰場才是他的心之所屬。克里斯就算返家度假,應該把握時間放鬆心情與妻子兒女團圓共享天倫之時,也念念不忘戰場上出生入死的弟兄們,一顆心從沒返回家中。最後因飽受分離煎熬的妻子苦求,克里斯在一場幾乎喪命的任務後,終於選擇退役離開戰場。只是回到正常生活後的克里斯並沒有享受到與家人團聚的快樂,反而陷入了失落與不安,內心在過去重責與安逸現實中交纏爭戰,最後殞落在他曾保護過的弟兄手中。
 
若以佛洛依德的分析理論來看,本我、自我、超我,是組成人類精神的三大部分。強過生命的「救世信念」應該屬於「道德超我」的最高等級吧,那種行動、目標、責任都求乎完美的人格狀態,如神般的美麗也如神般的冷酷。翻開歷史,我們不難找到這些人物,只是立場、成敗歸納後,稱之屠夫或英雄。而他們親人所要面對的情感割捨及可能隨著政治立場而變的歷史評斷,其實是非常的沉重。       
 
這部場面激烈火爆的戰爭電影,卻安靜地說出許多矛盾,也安靜地說出敵對雙方極為相似人性茫點,我喜歡它的安靜,那是一種帶著悲憫的理解:當人們被「信念」所掳,愛與殘忍就變得如此模糊,如此相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