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書2  

 


 

 

人類說過一句話,「不知生焉知死」。意思是說,生在前死在後,人應該先弄清楚眼前怎麼過,無需去多想身後之事。剛好跟人類相反,我一出生就從身上所寫的故事預先知道,將來變成廢紙之後,我會躺在潮濕陰暗、汙穢雜亂、鼠輩橫行的地下回收場裡腐爛,或是被打包送走。既然身後不甚光彩,故而我對尚未進入悲慘結局的前半生有些個精彩的期待。

 

印刷廠送到盤商再送到書店,我的封底緊貼著我雙胞胎哥哥的封面,以雙雙露出書背的方式,一起被放上書架。書有思想但無法出聲交談,只有彼此封頁緊貼時可以心意相通,我記得貼靠在我左側的第一個鄰居是「大亨小傳」,身上寫著有關夢想及愛情的故事,第二個鄰居是「動物農莊」,身上寫的是政治操弄人心的手段過程。站在架上一整年,身旁許多書被抽出帶走,也在這些身分轉換中我了解人類更多。只是我及老哥各被翻閱幾次後又被放回,完全沒人想了解我。一度我失望的想,我們的一生大概就是站在這裡被翻到破爛後,直接丟到回收場去吧。當生活日以繼夜形成平常調性,常讓人以為,這模式就是一輩子了。比如戀愛中的男女,看著對方眼波流連於自己身上的不捨移離,都一心一意認為自己是對方一輩子不變的愛。比如生活闊綽凡事無須辛勞的優雅貴婦,常理直氣壯地以為自己與眾不同,永遠住在另次元的高貴星球。又比如對未來充滿理想的年輕人,當下都認定他的志向就是導引他一生的行為準則。

終於,我們的第一任主人JJ出現,打破了我們預備罰站一生的想像,一買兩本,把我跟雙胞胎哥哥從書店一起帶走。

 

那天是初春的早晨,前晚的薄雨在綠葉及草片上留下許多小水珠,陽光折射後的晶亮讓我瞇起眼睛。我永遠記得那瀰漫在空氣中的青草氣息,以及倒放於地表上的星星。

根鬚垂地的老榕樹下,年輕戀人倚著樹幹,說著昨晚的相思,說著未來的美景,JJ牽起美如的手,將我放在美如手上,然後吻上她柔甜的唇。

千萬顆閃動的水珠見證著一對儷影。卻也在同一天蒸發消散,翳隱於陽光之中。

 下午美如帶著我回到豪宅家中,尚未入門就聽到屋內傳來男人的粗聲嘶吼。傭人阿坤嫂開門後急急的把美如擋在客廳入口,拉著她從一旁走道上到二樓房間。

「坤嫂,發生甚麼事了?我爸媽呢?」

「聽說你爸爸幫朋友作保,結果那個朋友全家移民跑了。債權人一氣之下把借條抵押給黑道,現在黑道來討債了。」

阿坤嫂的回答不過是死神預言的第一段話而已,緊接著樓下傳來女子的大聲叫喊:「快,快叫救護車!救人呀。」

慌亂驚恐的哭喊聲中,我被丟在裝潢雅緻的臥室一角,忘記關上的窗子任由風雨闖入,白色的蕾絲窗簾無助的在我上方翻騰,直到我及所有的家具都蒙上灰塵。

兩個星期後我被放進箱子,等到我再度見到陽光,已經是八年以後。

 

「我忘了這裡還有一只紙箱,來看看這裡面有甚麼。」

夕陽斜入的黃昏,一名衣著華麗卻顯消瘦的女子揮手趕開那隻跳進箱子踩在我臉上的波斯貓,並細心的幫我抹身擦淨。女子隨手翻開我的第一頁,裡面是第一任主人J J的手寫字跡:

 

我的小如:

 陪我一起念這本書好不好,我好喜歡書裡提到的這句話。

「我們有如橄欖,在碎身時,才釋放出我們的精華。」

                                                                           最愛你的   JJ   

 

「抱歉,JJ我想我永遠不可能讀懂這句話了!」女子的眼神從好奇一變黯淡,自言自語的話語中透著些許傷感。她轉身找來一隻筆,把這句話如實的寫在J J 的筆跡一旁,接著她換心情似的,拿著我向著小貓晃了一下。

「倒是這本書的厚度拿來墊這個不平的桌腳剛好。哈哈。」

在被塞進桌腳前,我仔細打量了這名女子。是美如沒錯,只是當年的清新不見,濃濃的妝容下掩不住的細紋若現。

過了幾天,我發現,朋友不少電話也多的美如比學生時成熟幹練許多,跟朋友聊天偶爾會冒出幾句江湖用語。她經常擴音一開,邊做事邊講電話,一兩個小時的長聊是家常便飯,但她從不曾提到自己的任何過往。

直到有天她醉著回來,摟著波斯貓說著傷心的往事,我才知道這幾年發生了甚麼事。

 

美如的父親在黑道來要債那天心臟病發作,搶救不及過世了。公司股東收購了他們家的股權,加上美如母親拿出積蓄及賣掉房產的錢,還完黑道的債務後所剩無幾。既沒積蓄也沒收入,母親、哥哥與美如一家三口頓失依靠。剛上大學的美如只能休學工作賺錢,讓已經大學三年級的哥哥先完成學業。男友J J 起初還經常關心她的狀況,畢業出國念書後就失去聯絡了。

 

一天晚上,美如靠著矮桌跟我一起看電視,突然迸出一句:「他回來了。」,我盯著電視仔細一看,是JJ,成熟穩重許多的JJ

 

 幾個月後的一天,美如正準備上班,一通電話讓她崩潰了。

「楊美如,還記得我嗎?我是許彥萍,你的大學同學。我現在是JJ的未婚妻JJ早上告訴我,他昨晚碰到妳了,我警告你,以後離他遠一點,不要靠近他。」

「昨晚張董的派對上,我只是過去打一下招呼,因為他也看到我了。」美如急著解釋。

「楊美如,你不想想你現在的身分,你是個舞女,J J 現在是政治圈的公眾人物,如果被記者查到你曾是他的女朋友,別人會用甚麼眼光看他。」

「女朋友是過去的事了,當時我也不是舞女呀!」

「請你別把你自己身上的大便沾到他身上。」

「請你不要用這種話侮辱人,我也有自尊的。」

「你自甘墮落,有甚麼尊嚴可提。我有許多朋友不靠父母資助,都是自己半工半讀完成學業的,你哥哥不也是。」

 

記憶中,這晚是美如喝得最兇的一晚,她拿著酒瓶,搖搖晃晃,邊自言自語邊對小貓咪說:

「是的,都是我自甘墮落,我志願當舞女的。原來那個打字員的工作一個月才兩萬,付掉房租只剩一萬五,勉強一下是可以過日子的。但是媽媽說他吃不慣街上買回來的自助餐,吃不慣有腥味的魚,用不慣屈臣氏的開架化妝品,還有朋友聚會都沒人通知她了。搬出老家以後,她整天鬱鬱寡歡,以淚洗面,我沒辦法讓她開心起來。

小咪你知道嗎?那天我拿到舞廳預支的十萬元。帶她去吃了一頓龍蝦大餐,買了她以前慣用的高價保養品,她笑了呀,那是父親過世後媽媽第一次笑!第二個月一拿到薪水,我退掉小公寓換租小坪豪宅,還請了媽媽以前的朋友到我們大樓附設的餐廳聚餐,告訴他們我在外商公司負責採購工作。我的英文一向很好,他們都相信了!雖然沒法像爸爸還在時的闊綽出手,但媽媽的心情的確變好了。慢慢地我也逐漸習慣物質帶來的滿足及安全感,名牌雖然醫治不了傷口,但是可以暫時止痛呀。」

 「小咪,我跟與慾望妥協,讓媽媽可以過她以往習慣的生活,是很大的罪惡嗎?當舞女就是跳進糞坑了嗎?

後來媽媽的朋友打探出來我在百樂門工作,媽媽也只淡淡問我,百樂門是外商投資的嗎?其他甚麼也沒說。其他的她甚麼也沒說。」美如仰起頭停頓了一下,吸了吸鼻子,又喝了一大口酒。

「現在媽媽住的私人養老院我也付一半的費用,哥哥嫂嫂卻連過年也不願意我到他們家去。就算可以重新再來,我可以選另一條路嗎?」

 

這晚美如酒後吐出的穢物濺到我身上,酒醒後的她,第一個動作就是拿起抹布輕輕地把我擦拭乾淨,溫柔的猶如呵護一朵幼嫩的小花。我想起電影裡外星大蟑螂吞人的那一段。若不是人類耍詐,猛踹它地球上的小蟑螂親戚,它應該不會那麼生氣吧!

 

那天以後,美如經常趴在壓住我的矮桌上哭泣,我甘心承受著她的重量,盡力維持她的平衡,只是讓我感到心疼的不是這份沉重,而是她非常的輕,輕得有如碎裂之後的橄欖。〈待續〉

 

創作者介紹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橙光
  • 感傷的故事,但是美如可以轉換心念,也可以不用理她母親的奢侈習慣
    即便是母親也該學習,比兒女還幼稚怎行 XD
    【我們有如橄欖,在碎身時,才釋放出我們的精華】
    真是好句子
    JJ會再出場嗎?還有那刻薄的未婚妻呢?><
    或者這是其中一段故事,像輪舞般,只是開場 ------
  • 在格子寫小說會在意字數,因為怕格友讀起來太辛苦。目前我規畫四集,但是這次感覺還未寫詳盡,不甚滿意之下就已經接近三千字,所以先打住了。JJ後面會出場,他的未婚妻還未想到。

    即便是無理取鬧的幼稚母親,旁觀者可以說〝不要理她〞,但是做兒女的真能不理她嗎,何況是因巨大家變而起的憂鬱,多少會想順她的心意,讓她開心的。並且,一般來說愈乖的孩子愈會去承擔。

    Rosa 於 2016/10/18 00:43 回覆

  • 安媽
  • 美如母親的心態,並不僅僅是虚榮、不成熟那麽單純。相依至少二十餘載的恩愛夫妻,其中一方在盛年無預警猝逝,另一方整天「鬱鬱寡歡,以淚洗面,沒辦法開心起來」,是一般人正常的反應,少則一年半載、多則三年五年,並不是灑鈔票可以彌補的。(Rosa 記得我談過梅堯臣的詩嗎:「每出身如夢,逢人強意多。 歸來仍寂寞,欲語向誰何。 窗冷孤螢入,宵長一雁過。世間無最苦,精爽此銷磨。」這樣的痛苦深淵,是龍蝦大餐、小坪豪宅能拉拔得出來的嗎?) 女兒已經是大學生了,自已要會想想:如果母親的憂鬱,主要是因喪偶造成,自已力爭上游,循正途為全家前途奮鬥,才是真正撫慰親心之道。如果母親心心念念的,只是亡夫供應的奢華生活,一些奢侈品即可讓她忘卻舊人,重拾歡笑的話,講難聽一點,這個女人沒血沒淚,不值得子女為她犧牲。如果美如的父親在九泉之下,得知這種情形,大概會被氣得心臟病再發作一次吧!
  • 我知道安媽安爸感情很好,但是並不是每對夫妻之間都像梅堯臣與梅夫人如此恩愛呀。就連我家老爺我都不敢打包票會像梅堯臣一樣深情不絕〈自己先打預防針〉。我文中並沒提到美如父母親的關係,若美如父親是商場人物,說不定在外經常逢場作戲,讓老婆心寒已久,這種夫妻走到最後經常就是共有利益「錢」而已。我看過一些長年肩不挑擔手不提籃的貴婦,不停自我標榜的驕傲也是錢。所以對美如母親而言,失去丈夫不見得比失去「我有很多錢」這種身份來得傷心。我有一個朋友就曾經跟我吐露,2008年的金融風暴就讓她比失去先生更痛苦。
    安媽是有專長的職業婦女,並且只有安安一個寶貝,的確難以想像美如母親的心態。電影鐵達尼號裡女主角蘿絲的母親就有點類似。而且在台灣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下,先犧牲的通常是女兒。
    弔詭的是,若美如這孩子稍微自私些,也許就不會落到如此境地,而恰恰她就是我們所謂的「乖孩子」,會壓抑自己努力迎合父母期望。在台灣的教育制度下,大學一年級人格其實還很幼嫩。美如或許也想,先撐個兩三年,之後哥哥接手養家,她再回學校。但跳下水之後,人家要不要伸手救你,就又是別人的選擇了........

    我的美如就是沿用以前短篇「美如姨」那個角色。

    Rosa 於 2016/10/18 16:50 回覆

  • 言無
  • 真是讓人疼惜的美如!
    美如的媽媽,突然間遭遇如此大的變故,想必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夠恢復,或許會變成另一個人才足以應付這改變,因為再也無法回到以前的生活模式了~
    美如試著讓母親恢復過往的孝心的確讓人動容,可是她如何可以跟她的父親一樣,有那麼豐厚的收入,足以再次撐起那樣的物質生活!
    至親之人突然離世,最該做的事是,家中每一個成員都必須重新再次學習生活,誠實面對改變;頓失經濟來源是最辛苦的,可是真的不應該讓美如變成這樣,真的還有許多其他選項的!
  • 以一般家庭而言,言無同學的想法是正確的。只是他們原生活在高水平的消費層次,母親長年無需勞心勞力,像養在籠子裡的金絲雀一樣,早已失去自力更生的能力及骨氣。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不僅生活物資要降低許多,因消費不同而失去的人際關係也許更讓人難以忍受。電影鐵達尼號裡女主角蘿絲的媽媽就是一例。
    美如的收入也許無法像老爸在世時的豐厚,但是讓母親維持一個生活水準及交際還是可以的。
    她或許也想,先撐個兩三年,之後哥哥接手養家,她再回學校。但跳下水之後,人家要不要伸手救你,就又是別人的選擇了........這不也是很弔詭的現實。

    Rosa 於 2016/10/18 15:23 回覆

  • 言無
  • 若回到本文的主角“書”,它可以在架上,可以安穩的在讀者手中享受溫度,也可以承受蒸氣的溫度,甚至可以讓人當成桌腳的墊子...
    真耐人尋味啊~
  • 我這篇也在探討人與書的關係,也許不全在打開閱讀,可能還有其他方式。而大部分書的內容寫的其實也就是人生。

    Rosa 於 2016/10/18 15:34 回覆

  • 莫赤匪狐
  • 當舞女也不是容易的啊,還要有那身段才有辦法,不是人人辦得來的呢.....話說,放在大亨小傳和動物農莊之間的書,會是什麼呢 =''=

    像橄欖般被壓碎嗎,多數的人就都碎了而已再也聚不回原來了不是嗎....這個贈書的人還真是烏鴉嘴 = =a
  • 匪狐說的對,美如要沒那舞女的資格身段,那個JJ的未婚妻幹嘛那麼緊張,媒體對恐龍也沒興趣呀。關於這本書是啥,我已經透露很多了.......

    人碎了要拼回來很難的,匪狐不才寫完這類書的感想嗎。

    哈哈哈~ 良人本鴛鴦,後來變烏鴉,反正都是鳥啦~

    Rosa 於 2016/10/18 15:48 回覆

  • 老豆
  • 看完 書的故事(一)醒來 (二)碎身橄欖 滿特殊的筆法 好像是介於散文和小說之間 或許可歸類於微小說吧
    很棒的作品 筆觸和寫法很有我那年代 一位女作家袁瓊瓊(詩人管管的老婆)的風味
    繼續期待 書的故事(三)的發展
  • 非常謝謝大哥細讀長文。我打算以書來串四個主角,每段感覺上就是一個微小說。

    剛看大哥的留言,突然想到,管管的老婆不是很年輕嗎?上網路一查,才知道袁瓊瓊已是前妻了。真不好意思,我翻譯小說看得比中文小說多,不認識袁瓊瓊,不過就算翻譯也是我們的年代用語,所以大哥會覺得接近吧。
    我之前讀了一些台灣年輕作家的作品,發現他們的書寫筆路已經跟我的年代非常不同了。

    Rosa 於 2016/10/18 16:07 回覆

  • Aussieglish
  • 歷盡滄桑的書,請問素 “書先生” 還素 “書小姐”?^_^
  • 老酥偶這問題要從內涵及外觀來講:
    內涵:這本書的作者是男性
    外觀:前平後平,不凸不翹,您覺得呢........^^

    Rosa 於 2016/10/18 16:10 回覆

  • 林信成的天地
  • 苦!苦中作樂!慢慢尋回自己的生活觀.現實中大都是如此!也無需太在意.你說呢?
  • 非常贊同您的說法,寫格子也是苦中作樂,藉著格友對話觸及省思,找回自己的生活觀。
    謝謝來訪

    Rosa 於 2016/10/18 16:13 回覆

  • 野犬
  • 本來覺得書在這故事裡的角色只是陪襯,像個第三人稱寫法的敘述者。看了老豆的留言,原來還可以猜這本書的內容或書名?這就更有趣了。ROSA應該一開始就立出懸賞,讓大家來猜猜.....。
    PS:袁瓊瓊的書我也沒什麼看,但是我看了她寫在
    九歌104年散文選的編序,就決定買了這本書。
    http://m.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5569623
  • 倒是進入故事主題,才感覺到野犬之前提到的難度。雖是第三人稱,但書無法主動對話,也無法完全理解人類社會。所以在觀察主角時要設計許多溝通的方式,比如多一隻貓〈人類會對寵物說話,但不會對書本說話〉,還有得把電話設到擴音。除了當第三人稱的敘述者,我還是會把我對這本書的想法對應到主角實際人生。
    剛去讀了袁瓊瓊的編序,實在寫得太好了,優雅俐落的文字把每個作者都評得到位,讀起來真的很過癮。也來買一本讀,有機會的話也許可以交換想法喔~

    Rosa 於 2016/10/19 09:47 回覆

  • 野犬
  • 不過我已經猜到這本書的書名,跟一開始的廢紙堆也有關係。
  • 所以要懸賞已經來不及了。
    其實我在小說已經透漏一些細節,很久以前也跟安媽提過這本小書,也是為什麼我又把以前寫過的「美如姨」這個底層角色又重新寫進這次的小說中,還有蟑螂、老鼠........

    Rosa 於 2016/10/19 09:52 回覆

  • Di-Di
  • 書來說故事真是實至名歸。

    故事女主角的想法太衝動與一廂情願了。已是大一生休學也可再復學,她哥哥念完書,換她哥哥養他才對。

    我一直無法忍受女性必須犧牲的這樣社會思維,特別在我這個年代。
    我高中念普通科以及唸日大又是美術系,鄰居們很不以為然。結果就是我家的次女犧牲,主動犧牲,唸職校。為此,我一直被塑造成不負責的大姊形象。
    每個人都有她的人生之路,美如的母親與哥哥都需共同為家庭付出。

    不過,劇本裡一定要有'衝突",才有戲劇效果啦!
  • 家庭裡最難的就是講理。除非家族中有強勢的長輩可以評理做決定,否則最常見的就是其中一方的吞忍。我也很討厭台灣習俗中的男尊女卑,但是在我們的年代又無法避免。還好這種情況已經逐漸有改變了。

    蒂蒂從小也照顧弟妹很多,所以現在家族感情都很緊密。當時應該是成績不錯,父母親願意讓你續讀高中及美術科。不過妹妹願意體恤父母,也很貼心。

    Rosa 於 2016/10/19 10:54 回覆

  • michelle
  • 當我看到書的命運:「..等到我再度見到陽光,已經是八年以後。」真的感慨挺深。

    接著是美如的命運...JJ身旁的未婚妻...

    啊,不禁在想,活在充滿物欲,情欲和各種利益的人類世界裡的我們,所謂的「恆久」幾乎是不存在的。但儘管如此,仍得不斷的選擇和負責。而有時候,「不得不」會延續更多的「不得不」。我如是想。

    今天讀到卡繆在《快樂的死》裡的這段話:

    「相信我,沒有所謂的痛徹心腑,沒有千古悔恨,沒有深刻回憶。凡事都會被遺忘,哪怕是偉大的愛情。這是人生中既令人難過又興奮的部分。只有一種看待事情的方式,它偶爾會浮現。所以人生中若曾有過偉大的愛情,有過心痛的一往情深,仍是好事一樁。在我們被沒來由的絕望給壓得喘不過氣時,這至少能充當一種慰藉。」
    -----

    但是很特別的,這本二手書的種種際遇,令我有個體悟是「聆聽」。是多麼可貴!而Rosa讓主角「書」扮演了這份可貴。這是我個人的察覺。

    Rosa真的很棒有創意耶。
  • 其實我的書架上也有很多看完、沒看完就一直站在那裏好幾年的書。==!

    年少時的選擇通常是單純卻愚昧的,雖然出於孝心,或許打算只做暫時,美如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一直被這種「不得不」所綁票,一開始想讓母親開心,後來也許自己也被物慾驅使.....而兄長有沒有心伸出援手,或是也有他認為不得不的其他苦衷.....

    走過現實,也體會到自己也有現實,我的確深深同意卡謬之言。人生不在擁有,而在經歷過,老時回首若還有點味就足夠了~

    謝謝 michelle 的鼓勵

    Rosa 於 2016/10/20 16:33 回覆

  • 哲哲
  • 書道盡人生百態,愛恨情仇在書裡翻騰,人生如書,書如人生
    以書的角度冷眼觀天下,是好棒的小說。好看的小說 。

    前陣子看到一部描述蕭紅的電影,談及蕭紅的小說是散文式的小說,蕭軍的小說結構嚴謹。我是覺得形式不重要,有血有淚感動人就是好文章。

    美如的孝順陷入母親的情緒勒索,很無奈的悲劇。

    有時書好輕,承擔不起人生的重。
  • 謝謝哲哲的鼓勵~
    我讀過蕭紅的作品,最喜歡她的第一本書「商市街」。那時的她尚未成名,渾然天成出於真性情的文筆真的很觸動人心,書寫形式似乎是跨於小說散文沒錯。

    書無法承擔所有的人生,但可以說出一部份的重,既說出,就減輕很多了。

    Rosa 於 2016/10/20 17:25 回覆

  • 葉子
  • 期待下一篇...^^
  • 謝謝葉子~ 努力中

    Rosa 於 2016/10/20 16:33 回覆

  • 文文

  • 靜靜地欣賞你的文章........人生是如此呀.....

    Rosa ~ 日安順心
  • 謝謝您

    人生確實有很多現實,要到某些年紀才知道,才願意承認。

    也祝您順心

    Rosa 於 2016/10/20 16:58 回覆

  • 清風
  • 用書的角度,來揣想眾生的思考與邏輯
    這樣的筆法很令人驚豔,加油喔...。
  • 謝謝清風老師鼓勵
    也許抽離人的角度,會有不同觀點吧。繼續努力中.....

    Rosa 於 2016/10/20 17:09 回覆

  • 中子
  • 由一本書衍伸的故事.......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千鐘粟,書中自有顏如玉。看來書中還有故事和歷史呢。

    哈~追本溯源,二手書想像空間無限.....人生如夢,人生如戲,人生如一本書...如何去讀?如何去寫?變數真多。
  • 新書與二手書的差別就是,二手書旅行過,經歷過,所有身上的破舊都是故事的痕跡。除了書中金玉,還有書外歷史喔~

    我想盡力把書中想法對應到真實人生,但不知功力如何,還請居士續讀指教喔~

    Rosa 於 2016/10/20 17:23 回覆

  • Aussieglish
  • 看不出!不過,書先生您好!^_^
  • 酥兄:您好!^_^

    Rosa 於 2016/10/24 11:51 回覆

  • 悄悄話
  • 琥珀
  • Rosa不止故事寫得非常吸引人
    讓人期待繼續續集
    為故事而編輯的圖案也都令人驚喜呢.....d^^b
  • 謝謝琥珀鼓勵
    幾年前接觸了電腦繪圖,但沒有機緣及時間練習。所以利用小說題材做插畫,一方面練習,一方面也希望大家讀文時畫面不會太枯燥。

    琥珀在新文「與靈魂共舞」中的答覆「 隱藏在字鍵與字鍵的救贖 一如通往秘密埋葬的隧道 朝向世界的美好與醜陋!」我非常喜歡呢,的確說盡了書寫的心境及書寫所想抵達的風景~

    Rosa 於 2016/10/24 13:39 回覆

  • wenshu
  • 感謝分享
  • 謝謝來訪

    Rosa 於 2016/10/26 23:29 回覆

  • Gina

  • 心疼被情緒勒索被情感綁架的她...
    一直好喜歡這兩句話
    你能折磨的,只有愛你的人
    能折磨你的,只有你愛的人

    書中人物真該好好體會呢
  • 是的,所有的情感關係中,在乎的一方永遠是輸家......

    雖理解,卻也難扭轉

    Rosa 於 2016/10/28 15: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