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床2  

    

  

人一旦在傾斜的地面上踏步過日子,必定得保持相對傾斜的姿態才能夠平衡。親情匱乏友誼貧薄的寒冷,讓美如不得不燃燒鈔票求取更多的溫度。幾乎是常態的,她毫無節制地帶回一批批逛街採購回來或者從購物台下單送來的貨品,一股腦堆積在矮桌上。每個星期她會選一個無聊失眠的白晝一一拆封試穿,這周她在穿衣鏡前試著數十條不同色調的開司米羊毛披肩配上黑色無袖長洋裝,再飾以各式質感的長項鍊及耳環搭配不同顏色的披肩及黑色無袖洋裝。最後又提又背的換上風格多樣的名牌包,飾以不同款式的長項鍊、耳環,搭配不同顏色的披肩及黑色無袖長洋裝。數目相乘的混搭互配製造了許多選擇,有了許多選擇的人生就顯豐富了。

 

我突然理解「大亨小傳」女主角黛西在蓋茲比金碧輝煌的豪宅裡,坐捧著滿地昂貴絲質襯衫感動得想哭的心情,並開始相信那種物質慾望與親情、愛情並等的價值存在。

 

說到黛西,我連帶想到大亨小傳裡的另一個女人,短髮俐落身形修長,讓主角差點墜入愛河的高爾夫球選手喬登,她一直是我不解的一片疑雲,也像一塊撕去標籤後殘留在表面上令人不悅的餘膠。有個讀者曾在書店對另一個讀者說,喬登不過就是女子在激烈競爭的現代社會以及古時候踩著小腳於大家族中求生存的面貌,擅長在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中,用聰明省力的方式找到最大的利益,對比書中其他靠男性生存的女人,反而具有女性主義的獨立形象。我總覺得,該表態時保持沉默,該體貼時裝做糊塗,一輩子藉著鞋保護腳,不赤足不爬高不涉險,不洗廁所不抹地,專抄近路小道,這種人生難免有嚴重作弊的嫌疑。即便看起來獨立自主冰雪聰慧,不過是時時低頭盤算得失沒有擔當的小氣鬼而已。

 

比照喬登的聰明,單靠著僅有的物慾支撐明天的想望,美如的人生在主流思想中是負數的吧。她就像一個下水救人卻自己無力上岸的笨蛋,載浮載沉地在慾望的海洋泅泳,卻離岸越來愈遠。

雖然美如未曾讀過我身上任何一個字,我仍甘心陪伴她一輩子,只是事與願違,無預警且不及掩耳的,分離的時刻還是來了。

「喂,小鄭,我廚房裡的日光燈不亮了,甚麼時候有空過來一趟吧!」那天傍晚美如在套房一角的小廚房煮著白麵條,燈管趴擦趴擦幾次閃滅後熄掉了。

又是一個命中注定,要不是那天水電工人小鄭剛好在附近幫人裝瓦斯爐,沒帶梯子,我現在應該還是委身於矮桌底下,努力扛著美如的世界吧。

 

「楊小姐,這張桌子借我墊一下高好嗎?」小鄭打量一下廚房燈管的高度後說。

「可以可以,你隨意」美如在一旁邊看著電視邊煮咖啡。

「喔,您墊了本書,是因為桌腳不平吧,一會兒我順便幫你修。」小鄭搬開桌子時注意到我。

修好廚房的燈,試過開關,小鄭隨即坐到地板上把矮桌翻倒,旋開不平的桌腳,在桌腳與桌底接縫處放上幾塊銅製墊片後鎖回,幾分鐘就解除我的平衡職務。

「來,喝杯咖啡。我多煮了些,幫忙喝吧。」美如走過來微笑著把咖啡放在四平八穩的矮桌上。

這時候電視畫面出現一身休閒打扮,手拿麥可風的的JJ,似乎正要回答記者的提問,美如趕緊拿起遙控器將音量調大。

說時遲那時快,銀幕左方突然走進另一個中年男子,拿過JJ的麥可風,聲稱自己是JJ辦公室的發言人:

 「目前我們還要委請專家對這項計畫做整體的評估,確定大眾所受影響的程度。在報告還沒出來前,我們不做任何選項,也不發表意見。」

 

「哈,楊國峻呀,我老婆說這傢伙專說不著邊際的話,沒有立場,完全不得罪人。聽說跟剛才那位政治新秀是大學同班同學。有一次我到他們家裝洗衣機,房子裝潢得很豪華,搬洗衣機通過客廳時,他比他老婆還要緊張,要我小心別碰壞了那套上百萬的真皮沙發。果然青年才俊,真會賺錢呀。」小鄭邊喝咖啡邊聊天說起八卦。

「那房子是他老婆娘家買的,裝潢也是他老婆出的錢。」美如接話。

「你怎麼知道?」

「楊國峻是我哥」

小鄭似乎一時語塞,不再搭話,但很快喝完咖啡。

「楊小姐,燈跟桌子都幫你修好了,謝謝你的咖啡,一會兒我幫你把這些包裝及垃圾帶下去吧。」

就像知識對某些人是寶藏,對某些人是垃圾一樣,小鄭收拾好工具,順手將我跟包裝垃圾綑綁在一起。還好小鄭有環保概念,我被他帶到樓下後,被丟到社區的資源回收桶裡。兩個小時後我的第三任主人阿嘉出現,看到我像撿到鈔票一般,開心地吹著口哨把我帶回家。

 

 剛開始幾天我擔心美如察覺我不見會急著找我。後來我說服自己,也許她把我塞進桌腳那刻就已經忘了我的存在,那些小心仔細的擦拭不過是她強如物慾的潔癖,把墊桌腳當成承擔則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人最尷尬的事,莫過於高估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份量,對有所知覺的書也一樣呀!

 

我以為阿嘉會奉我為上賓,沒想到他一進屋子就把我帶進廁所,蹲在馬桶上仔細翻閱起來。約莫半個小時,他看了三分之一,從廁所出來隨手把我往餐桌上放,我環顧四周,真是壯觀呀,我終於看見我肚中所描述的場景,一個嗜書狂的家。

 

 大約十坪大的套房,依照家具擺設位置,勉強可以看到臥房、餐廳、浴廁、廚房各有區域。裏頭有一張床,一張餐桌,兩張椅子,一個衣櫥外加二十幾個大賣場買的四格書架,書架裡橫躺直立的書,加上所有高於頭頂二十公分被阿嘉釘上木架放滿書的牆面,以及擠不進架子堆疊在各處地上的書,數數算算約有數千本吧。雖然為了安全,阿嘉釘木架時避開了床頭上方,但沒放過雙人床上的另一半面積,每晚大約有百來本的書側躺在阿嘉身旁夜夜陪他。偶而週末女朋友來過夜,他們在跌入愛河前,得合力把這些書搬到地上。

 

 嗜書如命的阿嘉並不是教授也不是學者,他在一家機車行修理機車。據他跟女朋友講,他高職會計系畢業後開始學修車,為了理解零件運作的基本知識找了許多書來讀,才發現自己除了喜歡拆裝東西,也非常喜歡看書。修車技術成熟後,他沒有如一般學徒自己開店當老闆,除了大半積蓄都投入購書這個無底洞外,最主要的是下班後的所有時光,可以心境清爽的與書為伴。

 

女朋友阿媚的工作是飯店服務生,之所以不嫌棄阿嘉的嗜好,除了盲目愛情下的無限包容多少有讀書氣質高的傳統想法,並且她認為一下班就待在家陪著自己的男人,不是最好的嗎?

 

我到阿嘉家裡一年後他們結婚了,十坪大的套房裡開始了「書與妻子」的身心攻防戰,也由於他們某個周末夜晚的失誤,婚後五個月,小甜甜也加入了戰場。〈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