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床2  

    

  

人一旦在傾斜的地面上踏步過日子,必定得保持相對傾斜的姿態才能夠平衡。親情匱乏友誼貧薄的寒冷,讓美如不得不燃燒鈔票求取更多的溫度。幾乎是常態的,她毫無節制地帶回一批批逛街採購回來或者從購物台下單送來的貨品,一股腦堆積在矮桌上。每個星期她會選一個無聊失眠的白晝一一拆封試穿,這周她在穿衣鏡前試著數十條不同色調的開司米羊毛披肩配上黑色無袖長洋裝,再飾以各式質感的長項鍊及耳環搭配不同顏色的披肩及黑色無袖洋裝。最後又提又背的換上風格多樣的名牌包,飾以不同款式的長項鍊、耳環,搭配不同顏色的披肩及黑色無袖長洋裝。數目相乘的混搭互配製造了許多選擇,有了許多選擇的人生就顯豐富了。

 

我突然理解「大亨小傳」女主角黛西在蓋茲比金碧輝煌的豪宅裡,坐捧著滿地昂貴絲質襯衫感動得想哭的心情,並開始相信那種物質慾望與親情、愛情並等的價值存在。

 

說到黛西,我連帶想到大亨小傳裡的另一個女人,短髮俐落身形修長,讓主角差點墜入愛河的高爾夫球選手喬登,她一直是我不解的一片疑雲,也像一塊撕去標籤後殘留在表面上令人不悅的餘膠。有個讀者曾在書店對另一個讀者說,喬登不過就是女子在激烈競爭的現代社會以及古時候踩著小腳於大家族中求生存的面貌,擅長在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中,用聰明省力的方式找到最大的利益,對比書中其他靠男性生存的女人,反而具有女性主義的獨立形象。我總覺得,該表態時保持沉默,該體貼時裝做糊塗,一輩子藉著鞋保護腳,不赤足不爬高不涉險,不洗廁所不抹地,專抄近路小道,這種人生難免有嚴重作弊的嫌疑。即便看起來獨立自主冰雪聰慧,不過是時時低頭盤算得失沒有擔當的小氣鬼而已。

 

比照喬登的聰明,單靠著僅有的物慾支撐明天的想望,美如的人生在主流思想中是負數的吧。她就像一個下水救人卻自己無力上岸的笨蛋,載浮載沉地在慾望的海洋泅泳,卻離岸越來愈遠。

雖然美如未曾讀過我身上任何一個字,我仍甘心陪伴她一輩子,只是事與願違,無預警且不及掩耳的,分離的時刻還是來了。

「喂,小鄭,我廚房裡的日光燈不亮了,甚麼時候有空過來一趟吧!」那天傍晚美如在套房一角的小廚房煮著白麵條,燈管趴擦趴擦幾次閃滅後熄掉了。

又是一個命中注定,要不是那天水電工人小鄭剛好在附近幫人裝瓦斯爐,沒帶梯子,我現在應該還是委身於矮桌底下,努力扛著美如的世界吧。

 

「楊小姐,這張桌子借我墊一下高好嗎?」小鄭打量一下廚房燈管的高度後說。

「可以可以,你隨意」美如在一旁邊看著電視邊煮咖啡。

「喔,您墊了本書,是因為桌腳不平吧,一會兒我順便幫你修。」小鄭搬開桌子時注意到我。

修好廚房的燈,試過開關,小鄭隨即坐到地板上把矮桌翻倒,旋開不平的桌腳,在桌腳與桌底接縫處放上幾塊銅製墊片後鎖回,幾分鐘就解除我的平衡職務。

「來,喝杯咖啡。我多煮了些,幫忙喝吧。」美如走過來微笑著把咖啡放在四平八穩的矮桌上。

這時候電視畫面出現一身休閒打扮,手拿麥可風的的JJ,似乎正要回答記者的提問,美如趕緊拿起遙控器將音量調大。

說時遲那時快,銀幕左方突然走進另一個中年男子,拿過JJ的麥可風,聲稱自己是JJ辦公室的發言人:

 「目前我們還要委請專家對這項計畫做整體的評估,確定大眾所受影響的程度。在報告還沒出來前,我們不做任何選項,也不發表意見。」

 

「哈,楊國峻呀,我老婆說這傢伙專說不著邊際的話,沒有立場,完全不得罪人。聽說跟剛才那位政治新秀是大學同班同學。有一次我到他們家裝洗衣機,房子裝潢得很豪華,搬洗衣機通過客廳時,他比他老婆還要緊張,要我小心別碰壞了那套上百萬的真皮沙發。果然青年才俊,真會賺錢呀。」小鄭邊喝咖啡邊聊天說起八卦。

「那房子是他老婆娘家買的,裝潢也是他老婆出的錢。」美如接話。

「你怎麼知道?」

「楊國峻是我哥」

小鄭似乎一時語塞,不再搭話,但很快喝完咖啡。

「楊小姐,燈跟桌子都幫你修好了,謝謝你的咖啡,一會兒我幫你把這些包裝及垃圾帶下去吧。」

就像知識對某些人是寶藏,對某些人是垃圾一樣,小鄭收拾好工具,順手將我跟包裝垃圾綑綁在一起。還好小鄭有環保概念,我被他帶到樓下後,被丟到社區的資源回收桶裡。兩個小時後我的第三任主人阿嘉出現,看到我像撿到鈔票一般,開心地吹著口哨把我帶回家。

 

 剛開始幾天我擔心美如察覺我不見會急著找我。後來我說服自己,也許她把我塞進桌腳那刻就已經忘了我的存在,那些小心仔細的擦拭不過是她強如物慾的潔癖,把墊桌腳當成承擔則是我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人最尷尬的事,莫過於高估自己在他人心中的份量,對有所知覺的書也一樣呀!

 

我以為阿嘉會奉我為上賓,沒想到他一進屋子就把我帶進廁所,蹲在馬桶上仔細翻閱起來。約莫半個小時,他看了三分之一,從廁所出來隨手把我往餐桌上放,我環顧四周,真是壯觀呀,我終於看見我肚中所描述的場景,一個嗜書狂的家。

 

 大約十坪大的套房,依照家具擺設位置,勉強可以看到臥房、餐廳、浴廁、廚房各有區域。裏頭有一張床,一張餐桌,兩張椅子,一個衣櫥外加二十幾個大賣場買的四格書架,書架裡橫躺直立的書,加上所有高於頭頂二十公分被阿嘉釘上木架放滿書的牆面,以及擠不進架子堆疊在各處地上的書,數數算算約有數千本吧。雖然為了安全,阿嘉釘木架時避開了床頭上方,但沒放過雙人床上的另一半面積,每晚大約有百來本的書側躺在阿嘉身旁夜夜陪他。偶而週末女朋友來過夜,他們在跌入愛河前,得合力把這些書搬到地上。

 

 嗜書如命的阿嘉並不是教授也不是學者,他在一家機車行修理機車。據他跟女朋友講,他高職會計系畢業後開始學修車,為了理解零件運作的基本知識找了許多書來讀,才發現自己除了喜歡拆裝東西,也非常喜歡看書。修車技術成熟後,他沒有如一般學徒自己開店當老闆,除了大半積蓄都投入購書這個無底洞外,最主要的是下班後的所有時光,可以心境清爽的與書為伴。

 

女朋友阿媚的工作是飯店服務生,之所以不嫌棄阿嘉的嗜好,除了盲目愛情下的無限包容多少有讀書氣質高的傳統想法,並且她認為一下班就待在家陪著自己的男人,不是最好的嗎?

 

我到阿嘉家裡一年後他們結婚了,十坪大的套房裡開始了「書與妻子」的身心攻防戰,也由於他們某個周末夜晚的失誤,婚後五個月,小甜甜也加入了戰場。〈待續〉

 

 

創作者介紹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喂喂,你這本書還真博學啊,連黛西你也知道....對我來說黛西聰明優雅,又隨時知進退,彷彿知道所有事情的訣竅一般....倒是這本書裡我最感興趣的女生,不過又不至於愛上 = =

    我最擔心的是,你下次什麼時候被帶進廁所然後恰好廁所裡沒有衛生紙時,你的命運會是如何 (壞心地坐下來等) XD
  • 阿狐確定說的是黛西,不是喬登。雖然黛西屬於比較傳統的貴婦,不過就如你所說的,她知道當那時代的貴婦必須的睜隻眼閉隻眼,及小女人無依無靠的柔軟,也算聰明優雅,知進退並精準抓到生存的訣竅。不過別愛上,除非你比蓋茲比有錢。

    哈哈 就是就是那麼幸運,我閃過了~

    Rosa 於 2016/11/06 11:48 回覆

  • 安媽
  • Rosa也許還記得,妳以前曾在給我的留言中提到赫拉巴爾的「過於喧囂的孤獨」,此人家中有兩噸的書,全家所有空間塞滿了書不算,連浴室、睡房都搭起架子和隔板放書。我那時回覆說:「同是堆書狂的京極夏彥,常常為了拿一本書發生山崩的悲劇,有幾次差點沒死在自己的書房裡。我看赫拉巴爾也大大有這種危險,希望他千萬不要住在地震帶上才好。」台灣是超級地震帶喔!釘木架時只避開床頭上方也不安全,畢竟没有人在家時只躺在床上過日子啊。阿嘉的夫人如果是為了自已和女兒的人身安全提出抗議,那是合理的;如果她是為了老公只看書而不看她發火的話.... 唉,嗜書狂就算不找個同好的婚姻對象,至少也要個多少會看看閒書的才好啊。
  • 安媽不小心猜到這本書的大名了。我因為今年有重看一次「過於喧囂的孤獨」,還有點印象,想說試試把書裡的意象應用在這本小說上,不過目前為止好像大亨小傳還比較貼合。我最近也在思考,連載的寫法容易套住自己,無法回頭修改,但自己又不是快筆並且時間有限,該如何利用格子寫較長篇幅的小說會比較適當。

    一個女人要住進一個屋子不只是一卡皮箱那麼簡單,衣櫥、梳妝台至少是必備的吧,加上另一個小女人更是得大費周章,光是放幫寶適就要佔很多地方,還有奶瓶嬰兒床呢。關於老公看書不看老婆,這個爆點應該不算嚴重,因為五個月後,兩個人在家只能看著小甜甜這個娃娃。
    我倒覺得若夫妻兩個都愛看書的話,最好書路要接近,免得看對方的書不順眼,反而容易吵架。不如一個看,一個不看。


    Rosa 於 2016/11/06 22:53 回覆

  • 哲哲
  • 臥擁書城的感覺,像個大富翁吧!
    十坪大的套房塞進三人已人滿為患,書本還要爭空間
    下集一定越來越精彩,阿嘉如何面對書和人的戰爭?
    拭目以待~~
  • 對喜愛閱讀的人來說,隨時可抽書做閱讀上的互比對照,真的是過癮的事。我有位老大哥朋友,聊一本大江大海會牽連到巨流河、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外加李宗仁回憶錄還有西遊記,讀起書來更是全屋子的書都是資料。對他們而言人生最富足的部分就是書了。

    我得想想怎麼挪地方擺嬰兒床,先丟那些書比較恰當,這空間爭奪戰要先在我腦筋上演了!
    謝謝哲哲細讀鼓勵~

    Rosa 於 2016/11/06 23:27 回覆

  • 言無
  • 寫得好流暢,就在流暢中轉移了場景;否則,真要為美如持續打抱不平了!😅
    再來新的場景,讓人期待;“書與妻子的身心攻防戰”,會是什麼情況呢?
    很期待呢!
  • 由於書是被動的物品,只能單方面的聽及訴說,跟人類不會有互動的結果。故而以旅程見聞的方式呈現〈但我好像藉著書主觀起來了〉。原本計畫要寫四集換四個主人,但進度有點落後了。
    謝謝言無同學鼓勵,我繼續努力中....

    Rosa 於 2016/11/06 23:40 回覆

  • Aussieglish
  • 太長了! 先看上半段!^^

    大亨小傳老酥偶沒看過! 不過, 從您的 "結論", 大概可以知道, 應和傲慢與偏見 "類似"吧!?

    下半段以後再看!XD
  • 「傲慢與偏見」當時代的貴族婚姻幾乎就是買賣,娶一個有錢老婆增加財富,或買一個更高的貴族身份靠近權貴,與大亨小傳裏「貴族另成一世界」的價值觀有點類似,但是大亨小傳主要說的是:以血統自傲的old money 看不起 白手起家的new money 。
    謝謝細讀。^^

    Rosa 於 2016/11/08 14:44 回覆

  • 翁  盟
  • 寫得很真彩
    思路想像之豐
    令人讚譽
    感謝分享!!
  • 謝謝您的鼓勵,我會繼續努力~

    Rosa 於 2016/11/06 23:41 回覆

  • Di-Di
  • 這次這篇簡直是書的內心獨白,而且了悟人生哲理,洞察世人訛虞我詐!差不多可以當心理醫生了!哈哈!

    阿嘉的書齋擁擠現象活脫我的翻版,我跟老爺都愛書,所以沒有書與妻子的大戰,只是生下個痛恨書本的兒子讓人比較錯愕。不知是不是兒子看爹娘常常沉溺書海而忽略他所產生的"叛逆"行為。前天這臭小子居然很傷感的跟我說:希望將來我的小孩可以遺傳你愛念書的良好基因。@@XX>>!真是!
  • 呵呵 謝謝蒂蒂包容了,回看一下真的有點心理分析感。由於連載的寫法不容易控制小說整體起伏走向,只能寫到哪裡算哪裡。我也跟安媽說,最近要思考一下po小說的方式。或許都要當成初稿來看吧。

    也許ALEX還沒發覺自己的念書基因,哪天啟動之後,他只看書不看你,老媽又要傷心了。

    Rosa 於 2016/11/06 23:52 回覆

  • michelle
  • 啊,書的命運..無預警的,不需道聲「再見」的...
    不禁想到《漫長的道別》中的這一段

    我們道聲再見。我目送計程車消失。
    我回到台階上,走進臥室,把床鋪整個弄亂重新鋪。
    其中一個枕頭上有一根淺色長髮。我的胃裡好像沈著一塊重重的鉛。
    法國人有一句話形容那種感覺。那些雜種們對任何事都有個說法,而且永遠是對的。

    道別等於死去一點點。

    所幸那帥哥阿嘉(喜歡閱讀的男人都帥)拾了回去啊..
    那麼小甜甜呢?呵呵,待續中。

  • 道別等於死去一點點。
    這本書是JJ送給美如的,代表著美如情感的一部分,它的離去對美如而言真的就是等於死去一點點。非常謝謝michlle提到這點,若小說將來有機會改寫,我會把這感覺加入。其實對所有人都ㄧ樣,每一次的道別,人生都被拔走一塊,那種灰色傷口,隱隱作痛的感覺~
    希望書的下一段歷程是詼諧歡樂的~ 努力中

    Rosa 於 2016/11/07 12:13 回覆

  • 爾格
  • 這是一個吸引人的故事
    由[書]來看人的七情六慾,很有意思
    很期待下一集的分享喔!^^

  • 謝謝,這是一個嘗試。
    想到就寫,若有不合理的地方還請多指教。

    Rosa 於 2016/11/07 22:38 回覆

  • onoreda045
  • ?留言不見了!?
  • 有可能是飄洋過海時被大白鯊吃掉了~ 呵呵

    Rosa 於 2016/11/08 12:33 回覆

  • Laosu Ou
  • It's Pixnet! They have got a silly system which deletes copy and paste comments. If you go to the control panel, you might be able to find it.
  • 找到了~ 被當成廣告了!

    Rosa 於 2016/11/08 13:43 回覆

  • 荷塘詩韻
  • 這樣的書寫 引人入勝。你寫起小說 可以拍案驚奇的。

    擬人化 讓書都活出一番面貌 鏗鏗鏘鏘呢。 好佩服。
  • 我是想到就嘗試,沒考慮太多。後來發現以書為主角的寫法在互動上受限了,只能往「書觀看人」這角度來發揮。
    謝謝您的鼓勵及細讀。

    Rosa 於 2016/11/10 12:06 回覆

  • Aussieglish
  • 找到了好棒!有點命中註定,像 “書” 被找到的感覺!
  • 您的形容真貼切!謝謝^^

    Rosa 於 2016/11/10 16:16 回覆

  • 中子
  • 流浪的書也豐富了書的閱歷。

    書裡書外,看到了不同的人生。這次,我們又來到了書滿為患的阿嘉之家;<海角七號>裡也有一個阿嘉,電影裡場景,那個住處也不大,上次遊墾丁,不小心還去到了現場。人生際遇,可以說的故事真不少。
  • 對呀,就像人們,因著不同的人生經歷也會擁有不同的角度觀點,思想因此豐富了。

    哈哈 取名阿嘉時就是想到海角七號的主角名字,就借來一用。
    不小心跟居士聯想一樣了....^^

    Rosa 於 2016/11/11 13:11 回覆

  • 橙光
  • 我不太喜歡《大亨小傳》裡的黛西
    對於蓋茲比是又氣又憐憫 XD
    還常常把電影與小說混成一道
    不過,當然是小說細緻得多了
    還有蓋茲比我也常與費茲傑羅的形象重疊@@

    妳有一支好筆,繼續寫吧
    我很愛看 ^^
  • 大亨小傳裡面的人物都有其可惡及可憐的一面,他們都在當時代的氛圍中享樂也受苦。黛西在我眼中就是外在虛華內心空虛的貴婦,就算有所知覺也無從改變命運。蓋茲比混跡於黑道,卻是所有人物中情感最單純的一個。蓋茲比為了追求黛西所安排的奢華宴會,的確跟費茲傑羅與他太太賽爾妲笙歌宴飲日子非常相似。

    謝謝橙光鼓勵,會繼續寫完的。

    Rosa 於 2016/11/18 22:48 回覆

  • 琥珀
  • “Books have to be heavy because the whole world's inside them.”
    ―from Inkheart by Cornelia Funke

    幸運的,我們藉由“書”,窺見了他人的世界和人生
    琥珀本來還蠻同情美如的
    卻沒想到她是連初戀贈與的“書”都無心無情的忽略,連閱讀和保存的情感都沒
    真是令人失望的女子耶...
    妻子與書,算不算個人與婚姻中空間的戰爭呢?...@_@?!
  • 書也必須非常的輕,因為它是我們的翅膀~

    由於書的觀點無法以第三人稱的全知手法描述,我們並不知道美如到底有沒有忽略這本書。書被帶走時也許她一時疏忽,後來書又轉手到阿嘉,美如也無從找起了。她沒閱讀是一種自我放棄,認為自己讀不懂,配不上了,不見得是沒有感情。這部分我可能沒有在劇情中交代清楚。

    妻子與書就是個人與婚姻的勢力消長......

    Rosa 於 2016/11/18 23: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