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jug1wssef3-750x750  

歷史為男人而言,是群族遷移的痕跡,是戰馬奔騰後朝代的轉換。是記載英雄起滅的碑銘。為女人而言,歷史卻是先人為求溫飽的篳路藍縷,是迎生送死的家族故事,是歷代子孫光宗耀祖的燦麗過往。男人的歷史頁面風沙摻黏著熱血疤痕累累。女人的歷史頁面編織著貞女節婦的滔滔心路及說與先祖的裊裊炷香。

 「福爾摩沙三族記」作者陳耀昌醫師以一位女子的溫柔視點,用說故事的小說方式敘述了台灣歷史初生的荷治時期,原始住民西拉雅人、冒著危險「六死三留一回頭」,從中國大陸跨過黑水溝的漢人、為著擴展疆域取得資源的海上霸權荷蘭人,三個族群的共生與分裂。也敘述了當代幾位英雄、梟雄的成就與挫敗。有生死難捨的兒女情長、有激烈浩大的海戰場面,更有鮮為人知的內幕軍情。

 除了精采動人的小說情節,大量爬梳史料,認真考據過的史實內容也填補了Rosa學生時代,課文簡略敘述,整段歷史只記得「鄭成功趕走荷蘭人」的重大漏失。在從何而來,將往何去的茫然中年,這本書莫如撐起人生底蘊的基石,讓我更甘心穩踏於這片美麗的土地了。曾經以為,從小薰陶自己的基督教文化是隔絕我與臺灣民俗的高牆。據「福爾摩沙三族記」中描述,基督教在揉塑台灣文化歷史過程中,其實扮演了極為重要的文明導向。除了辦學校教育原住民摒棄出草惡習,創立以羅馬拼音書寫西拉雅語的「新港文」,用以幫助原住民閱讀、紀錄或訂定契約。荷蘭教士們也引進水牛丶玉米、蓮霧丶芒果等外來物種,增加糧食農作,幾乎畫定了我童年心目中吹笛牧童坐於牛背的農村面貌。

 

by-12-638  

 

 十七世紀,日本幕府忙著禁天主教,卻也是荷蘭人在台灣積極傳播基督教的時期。西元1646年荷蘭女子瑪利婭一家隨著父親亨布魯克牧師來到大員。在與原住民朝夕相處中理解了原住民的各項習俗,之後向荷蘭通譯何斌的妻子學習漢文。荷蘭投降後因著才女之譽,曾幫忙國姓爺翻譯荷文信件,最後被鄭成功許配給大將陳澤當妾,在台灣終其一生。

 

小說中,陳耀昌醫師透過史中帶情的細膩文筆,闡述瑪利婭的心路歷程,也藉著她的所見遭遇,說出了他的特別觀點。

1.  台灣人種的定義。荷蘭戰敗後,有一些荷蘭人逃往台灣東部或與漢族、西拉雅人通婚,沒有跟著船隊遣返而留在台灣。台灣幹細胞先驅的陳耀昌醫師以自身捲髮、濃毛、落腮鬍的遺傳特徵及長輩無意中提起,家族中似曾有荷蘭阿嬤,深入研究後推測現今台灣人的祖先來自三族,有部分台灣人應該是漢人、西拉雅人及荷蘭人的後代,且為數不少。

 

2.      鄭荷大戰的始末關鍵。俗語曰:商人無祖國,若說台灣的命運可能取決於一位梟商的自保之計,似乎有些過火。但史上記載,若不是擔任荷蘭通譯的商人何斌因財務周轉不靈,因而從台南偷渡到廈門向鄭成功獻計,鄭成功不見得有意從荷蘭人手上取得台灣。且鄭荷大戰時,鄭成功船隊出乎荷蘭人意料之外,沒有正面進攻設有巨砲的熱蘭遮城〈現今安平古堡〉,而從狹淺的鹿耳門海溝進入台江內海,抵達內陸普羅岷遮城〈赤崁樓〉取得戰力先機,應該也是何斌先行探測潮汐高低的結果。

5315-1763063  

  當時的荷蘭將領揆一雖奮勇抵抗,但因軍情誤判,加上幾個豬一樣的隊友幫倒忙,最終戰敗,且背負貽誤軍機之罪,最後被遣送至班達群島監禁。

 

吳園  

上圖是台南吳園,這裡最早是何斌的宅邸。園內大草坪後的水域是當年德慶溪的碼頭。據說何斌就從這裡偷偷坐小船,經由德慶溪到台江內海,穿越鹿耳門海溝,到廈門遊說鄭成功攻台。〈謝謝格友野犬幫忙資料確認〉

3.  鄭成功的死因之謎。以往的歷史課文只提到鄭成功是急病而亡。作者除了在小說裡作劇情描述,也在本書附錄中以其醫學背景,從史料「抓面而亡」的記載及鄭成功的悲劇過往、當時的精神狀況〈〉作了詳細且精彩的推斷..........自殘而亡。這點也引起Rosa醫師朋友們的極大興趣,在聚會討論中提出專業觀點,有下藥中毒說、好色性病說、躁鬱說各種離奇診斷。

 

隨著作者細膩刻劃,歷史如電影般的在腦中上演。回首初始的臺灣,只有生生不息,跳耀於原野上的梅花鹿,西拉雅人來了,漢人來了,荷蘭人來了,而今更多族群共生於此,下一代血統更顯繁複。由此來看,這片土地上每個人都只是血脈相連的過客。台灣從不屬於任何政權,任何人種,但存於愛它的人們心中。

 

 

〉命運多舛的國姓爺,早年因政治立場不同與父親鄭芝龍反目,母親遭清兵逼死,父兄皆因他被清廷斬首,並曾在一日暴雨中失去六個妻妾及三個兒子。

西元1661年,鄭成功拿下台灣後發現,此地並不像何斌所說的富饒多產,龐大的軍隊立即面臨缺糧危機。次年明朝永曆皇帝過世,反清復明的大志因而灰飛煙滅,接著與兒子鄭經決裂,幾件事加起來,可能造成心理壓力過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狐狸寶貝
  • 我已經很習慣不要相信學校上過的歷史課教的東西,學校上的歷史課真的是政府為了方便拿來管理子民的,事實不事實的根本另外一回事吶.... =''=

    是說計丫幹嘛沒事都看這麼有深度的書啊 @@
  • 很多歷史事件的解釋都有其政治必要性,這也是年紀漸長對比其他資料後才理解的。不過讀完這本書卻有重遊台南古蹟的衝動,知道更接近真實的故事,對當代人事多了一層理解及同情,感受應該更不一樣吧。
    季阿是參加了一個讀書團體,所以看的書很雜。讀的書也不是每本都有深度啦,是選有深度的來寫比較有料,有面子啦@@~

    Rosa 於 2017/03/16 00:12 回覆

  • 野犬
  • 三族記是台灣近代的融合,台灣千年前也是南島語系的源頭,更有人說台灣下邊就是失落萬年的姆大陸。台灣還有很多歷史可以挖的....
  • 野犬說得沒錯,三族記是台灣近四百年的歷史。在此之前台灣沒有自己的文字記述。

    我對姆大陸有些陌生,只知道可能是古文明時期後沉於太平洋的一塊大陸。姆大陸的說法很多,有的說當時日本、沖繩、台灣都連在一起,也是姆大陸的一部分。有的說台灣很有可能是當時首都。
    另外有一項被證實的學說,台灣應該是南島語系的發源,與亞洲大陸的人種不同,南島語族從台灣開始逐島遷移,在數個世紀中經菲律賓、婆羅州、蘇門答臘、新幾內亞、斐濟、東加、、夏威夷、印尼、復活節島、馬達加斯加等島,最後到紐西蘭。.........腦袋裝不下了,這些古歷史就等野犬用更有趣的小說情節告訴大家。

    Rosa 於 2017/03/16 23:47 回覆

  • michelle
  • 剛剛用手機看文並回應
    結果狀況多多
    於是開電腦再重新打過
    請你可以將上則刪除喔
    -----
    我是真的有點愣住了....
    Rosa是何樣的女性?
    我僅與你交流在部落格,就對你多方面的才藝和文筆思路覺得不可思議了。如今看了這篇,又把我嚇一跳。你連這類型的書都可以如此入書境且深入。我完全沒辦法做到。
    倒是我對又是醫生又是作家所寫的文字都很好奇喔。陳耀昌真的好厲害啊。歷史這樣沈悶的事,卻可以這麼精彩的成為故事,故事中又可以增加見識趣味。謝謝你很用心動人的分享!
  • Michelle過獎了
    其實讀這類歷史書就像聽故事,完全無需花多大心思,寫成心得時有許多內容資料可提可引述,可以補添不少文章篇幅呢。
    醫生兼作家的比例很高,我也很羨慕他們一心多用,且每項都可以做得很棒的能力。我的醫生朋友們幾乎每個看起來都像過動兒,精力充沛甚麼都想玩一下~

    Rosa 於 2017/03/16 12:25 回覆

  • 安媽
  • 喔喔~ 吳園耶~赤崁樓耶... 我也只知道「鄭成功趕走荷蘭人」。上次在台南時,怎麼沒有認真點聽野犬講解呢?(當然是因為老闆在搗蛋啦....)

    有文采的戰敗國女子,被戰勝國的大老闆,分配給手下的武夫為妾,真的是非常有想像空間的情節。 有點像是日本在二戰後,嫁給美國軍人、遠適異國的女子。台南現在應該還有一些帶點荷蘭血統的台灣人;安平追想曲裏面,不是有一句「伊是荷蘭的船醫」嗎?


  • 上次在台南因為時間太趕,野犬還沒機會說到這段歷史呢。我記得安安在吳園看到池塘直嚷著要餵魚。也是讀了這本書後去找資料,偶然發現吳園就是何斌的舊宅所在,才又向野犬確認的。
    史上記載,鄭成功自己也納了一位荷蘭美女為妾。小說中是女主角瑪琍亞的妹妹。我記得學生時代就有過髮色很紅或膚色很白的同學,姓氏也屬於少見,那時就猜測他們也許有荷蘭血統。按照地緣關係,台南應該有更多「Dutch baby」,作者陳耀昌醫師也是台南人。

    我們小組討論時也提到「安平追想曲」,不過大家有些納悶,歌詞中穿洋裝的女子為什麼是金髮?




    Rosa 於 2017/03/16 23:12 回覆

  • 琥珀
  • 讀了Rosa這本小說的解析和分享
    突然深深覺得自己對台灣的歷史實在太不了解了
    尤其對“西拉雅人”族群完全陌生呢
    於是上網查尋了一下,感覺這個資料和想法也很有意思
    貼上網站跟Rosa分享:
    http://www.matataiwan.com/2017/01/22/decoloniztion-of-formosan/
    如果沒有鄭成功將荷蘭人逐出台灣島嶼
    那麼今日的台灣的官方語言會是什麼呢?
    又將是怎麼樣的族群融合和執政呢?
    可不可能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呢?
  • 謝謝琥珀的資料分享,也很感謝你願意費心理解我的文章。
    說來慚愧,我自己也是畢業許久以後才知道西拉雅這個名詞呢。一個政權若要永久鞏固,最要緊的是人心的收服,思想的攏絡,強殖文化應該也是手段之一,各國皆然吧。琥珀所找的文章來自於原住民團體的部落格,文章形式有更濃烈的原住民觀點。其實不管是強殖或吸收,學習現代文明也是人類的本能。
    若鄭成功沒有把荷蘭人逐出台灣,按總督揆一的說法,荷蘭的海上霸權不會那麼快失落,也許會繼續管理一陣子吧。那麼清朝後來也沒機會把台灣割讓給日本。但是二次大戰後各殖民地紛紛獨立,也許如琥珀說,台灣有可能會是如新加坡ㄧ樣獨立的國家了。

    Rosa 於 2017/03/17 18:28 回覆

  • 野犬
  • 安平追想曲,歌詞中穿洋裝的女子是第二代混血,所以是金髮。
  • 謝謝野犬解惑。也去找了資料,這好像是十九世紀的故事了。

    Rosa 於 2017/03/17 18:27 回覆

  • 言無
  • 讀完Rosa同學的分享後
    才得知原來國姓爺
    是因商人何斌的獻計而前來攻取台灣
    當時的決策過程真讓人覺得有趣
    因為最後還真的贏得了戰爭
    而且從文中得知戰術還頗為精妙
    想想當時候的荷蘭應該還在黃金時代
    那國姓爺的軍隊應該不弱
    文中說若不是『幾個豬一樣的隊友..』
    這個實在太有趣了
    謝謝Rosa同學分享
    祝您週末順心愉快
  • 我們年歲所知的台灣歷史多少有政治意向的解讀,多了些神性崇拜。只是靠近人性的歷史才真實吧,私慾應該是普通人性中最大的動力了。
    按照荷蘭總督揆一的說法,荷蘭失去台灣就是日後霸權衰落的主因之一。鄭成功進攻前,其實荷蘭有比在台人數更多的援軍到來,且武器優於鄭軍。但就因為領隊軍官不相信揆一說法,自己急於另立功勞而往澳門而去。
    這段歷史從後人的角度看的確有趣,言無同學不妨去了解。
    謝謝細讀 周末愉快

    Rosa 於 2017/03/19 08:38 回覆

  • Aussieglish
  • 很棒的書!

    吳圓應是 “原來的” 社教館吧?現在,不曉得改成什麼?6 年前?再去過一次!
  • 從後人角度來看,這本書棒又有趣~
    吳園曾是社教館,後來有財團想改建商業大樓不成,現在是台南生活美學館。我去年去過,有草坪、有池塘、有展覽空間,雖然處於大樓之間,對擁擠台南而言,已是非常舒適的城市一角。

    Rosa 於 2017/03/19 08:44 回覆

  • 橙光
  • 若是先看過這本書或者先讀了Rosa的文章
    我前些年去吳園應該會更有感^^
    對於台灣的歷史(或故事)我們寫得太少看得太少關注太少@@
    幸好這些年已經慢慢有所改變,不過------
    妳在文章中說『台灣從不屬於任何政權,任何人種,但存於愛它的人們心中』
    我想這也適於地球上的每一個所謂『國家』
    這些年來我慢慢覺得其實不需執著於任何家國之說,我們都是時空旅人
    這一段期間只是來地球來台灣學習
    下一次旅程呢?說不定我就是荷蘭的一個風流商人啊 XD
    在平行的時空中,任何可能都是存在的,台灣也許早就獨立或與大陸統一
    或兩者皆是------若問我是否百分百相信這些玄奇想法,我無法點頭^^"
    但這個那個的點點滴滴想法能幫助我解開桎梏,不會囿於刻板框架
    生命的感覺輕鬆自在許多 ^__^

    呵呵,我又來了!交流想法啦 ^_<
    這本書已列入書單,我對各種各樣的歷史都很有興趣


  • 我去年到吳園時也還不知道這段歷史,讀了書後很想就著書中景點再走一趟。尤其四草的遊船,航行在當時海戰的台江內海,以前為商賈港口,現在只剩野鳥棲息的沙洲,真有著滄海桑田的時光感受呢。
    橙光說得很有趣。我們都是時空旅人,誰也不必執著誰擁有過這地球的甚麼,但求好好愛惜,為後人或自己下一趟的旅程留下一方乾淨。那時橙光若是荷蘭風流商人,我則希望自己如鐵達尼上的傑克,勇於冒險勇於愛,盡興人生了。

    Rosa 於 2017/03/23 08:37 回覆

  • Lung
  •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歷史,族群
    嚴肅的課題
    讓小祿遲疑了幾天不敢妄論

    歷史是一連串的巧合機緣人物(錯誤!?)
    衝撞推進軌跡
    人啊
    真的很渺小
    雖然我們也正在寫歷史

  • 我po這篇文時其實也擔心過會引起族群話題。畢竟這本書的內容不同於以往所讀的歷史解釋。
    歷史的關鍵是一連串機緣巧合下的走向,不是一人能力可以改變。即便希特勒的崛起也有當時代的民意背景。我們都是過客,真想留下甚麼,就為後世留下愛與一方乾淨吧~

    Rosa 於 2017/03/23 09:48 回覆

  • 言無
  • 從年輕時起就希望能輕鬆讀歷史
    能感覺到這本三族記應該是
    可以讓人較輕鬆地閱讀
    過去總覺得歷史需要許多考證
    好像很辛苦,頗不容易為之
    因此通常就是看看歷史故事
    試著從中獲取一些樂趣
    後來大家流行拍歷史劇
    因此也就跟著潮流追劇了 😅

    羨慕Rosa同學能這麼用功
    祝您週日晚安~
  • 歷史連續劇看起來輕鬆,可是劇情通常拉得很長,且為了劇情會把人物關係做些改變,真假有時會混淆。三族記雖是小說,有關歷史的部分考據扎實註解清楚,讀者可以分清楚虛構與真實。
    我也是藉著團體閱讀讓自己有閱讀動力,並非真用功型的讀者啦~

    Rosa 於 2017/03/23 09:58 回覆

  • 言無
  • 喔,忘了提Rosa同學在琥珀的文章裡的留言
    就是那篇『不可抗拒的思念』裡的留言
    寫得超好的,我真的好喜歡
    所以一定要再來告訴同學的 😅
  • 謝謝言無同學留言鼓勵
    寫詩寫詞,也是自己喃喃自語亂拚而來。就藉著格友交流多多切磋了!

    Rosa 於 2017/03/23 10:00 回覆

  • 哲哲
  • 陳耀昌醫師是女性啊!
    西拉雅人也是第一次聽到,我對於真正的台灣史是孤陋寡聞的。

    對妳提到的羅馬拼音很有親切感呢! 我媽還用羅馬拼音唸聖經(台語發音),我童年時也學過。但不知有羅馬拼音書寫西拉雅語的「新港文」。
    基督教文化對當時的台灣貢獻是很大的。創辦學校,醫院,牧師,神父,修女的情操感人,這是宗教信仰最美好的一面。台灣或許是殖民文化,也造成對各宗教派別的尊重和包容通融。

    曾經看過網路文章大讚荷蘭人民高品質的生活,在經濟自由度指數列出的國家中都名列前茅。大家異口同聲說如果鄭成功不把荷蘭人趕出台灣,那台灣人的生活幸福快樂喔……XD

    吳園尚未去過,改天可去走走~~

    對於課堂上的歷史一向存疑,謝謝妳介紹好書。
  • 哈哈 我的筆糊,讓哲哲以為陳醫師是女性。我所謂女性觀點是主角是名女性,作者以她的遭遇及所生心境的觀點來陳述這段故事。
    我們小時候的聖歌歌本也有羅馬拼音的客語呢。好像現在很多國家〈越南?〉的文字也都還是羅馬拼音。
    哈哈 我也看過這段怪鄭成功多事的網路文章,如果我們現在是荷蘭人,就有許多社會福利了,不過我們也逐漸荷蘭化了,因為我們的風車也愈來愈多了呀~^^

    Rosa 於 2017/03/23 10:13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