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基尼

下午四點,斜射的陽光把窗外的小樹欖仁以黑色的忍者姿態帶進屋內,半棵橫躺在辦公桌上,半棵在地板上。心荷回完幾封重要的業務郵件後,打開Harry 寄給她的行程計畫,才看一會兒,便笑了起來。

「這傢伙把商務拜訪當約會了。」

 

關上電腦,她收拾好物品正準備起身,Miss 林開門進來。

「心荷姊,這是後天的機票,總經理特別囑咐要幫妳訂商務艙,所以我剛又幫妳改了座位。下午一點二十的飛機,早上九點司機會接妳去機場。到達希斯洛機場後,Thomas先生說他要親自來接機。你的住宿他們都幫你安排好了,第二天他跟他的秘書也會陪你一起到伯明罕看展。

「好的,謝謝你。另外我還想請你幫個忙,我不在家這段時間,能不能請你隔天繞個路到我娘家,看看我媽及小敏。」

「妳放心,我家離你娘家走路不過十分鐘,我可以每天去看看伯母有沒需要幫忙的事。」

走出副理辦公室,總經理俊宇叫住了她,她側過身微微一笑。

「大伯」

「心荷,聽說你要到英國看展?」

「沒錯,我離開工作有一段時間了,想看看整個工具機目前的走向,順便拜訪以前幾個英國客戶,最近英鎊大跌,國內廠商有些支撐不住,訂單都推掉了。我們有越南廠支援,也許可以藉這機會找回以前的老客人。」

俊宇頗感安慰溫柔的看著她。

「一直以來妳都比俊岳認真多了,不過小敏還小,你也不要太拚,有時間多陪陪她。只要俊岳還在,不管你來不來上班,他的薪水公司都會按時入帳的。錢方面你不要擔心。」

「嗯」心荷感激的點點頭,「謝謝大伯,我了解,我會量力而為的。除了小敏,我也會多陪陪俊岳。」

說起來,心荷是俊宇八年前錄取進來的業務人員,負責歐洲線的客戶,伶俐機智的反應及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讓俊宇很器重她。Thomas是她當年的客戶之一,跟她交手的Harry Thomas是負責採購的家族企業二公子,兩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透過信件及視訊上的往來,合作得相當愉快。如今Harry已經是五金連鎖超市的負責人,對重新連絡上心荷顯得相當興奮,一聽說她要到英國看展,便立刻自告奮勇要帶她遊覽倫敦。

Thomas家族一樣,蔡家也是家族企業。老大蔡俊宇跟老三蔡俊岳相差十歲,兄弟兩人在個性上極為不同。穩重細心的俊宇從財經科系畢業,當完兵後便在自家公司幫忙,不出幾年就成為父親的得力助手,父親過世後順理成章承繼了管理大權。俊岳讀的是英文系,外向嘴甜,很得母親疼愛,也像哥哥一樣,當完兵後沒到其他領域去磨練,直接到公司的業務部門上班,也因此認識心荷。三兄弟中的老二蔡俊海則負責另一家關係企業。俊岳跟心荷結婚後,第一個開口要心荷跟所有妯娌一樣退出企業,免得公私不分影響家庭和氣的人,就是俊海的太太,她仗著自己為蔡家生下兩個男孩,婆婆面前得寵,在妯娌相處言語間相當跋扈。而在俊岳出事後不久,背後說著俊岳坐領白薪的也是她。心荷氣不過便自動到公司代理俊岳的職務。

 

由於出門前要準備十多天的行李及客戶資料,心荷今天早上已經先送女兒小敏到娘家,請老媽照顧。進家門後,她脫下一身疲累,先到浴室放上熱水,並滴了些放鬆的精油,讓自己舒服的躺在充滿薰衣草香的浴缸中。幾分鐘後,她又習慣性的計畫起明天該處裡的事項。早上十點先到醫院探望俊岳,順便告訴他她要出國的事。中午到百貨公司拿回幾件送修改的洋裝,俊岳出事後她一下子瘦了許多,原本M號的衣服全得修小,穿上後才能顯得挺直。下午她約了美髮師,除了吹整頭髮,若時間還夠就修個指甲吧。

龍頭上凝結的水珠滴流到她抬高的腳趾上,一陣透涼。心荷突然想到,Harry在郵件中提到某家飯店有著絕美的泳池夜景,星光包圍下的浪漫夜泳非常值得一試。她起身裹上浴巾,到櫥櫃中拿出泳裝試了一下,果然寬鬆了些,於是又在明天的事項中加上購買新泳衣的事,她抬著頭咬著中指,想著該買甚麼款式甚麼顏色,心中漾起一絲異樣的喜悅。只是一轉側身,她看見鏡中穿著泳衣的自己,心情又隨即垂敗黯淡下來。那天在飯店泳池旁穿著豔紅色比基尼,帶著挑釁眼神看著俊岳的女人究竟是誰?她始終懷疑這女人是整件事的肇因,卻也沒有勇氣去查清楚。一年多來,妖冶誘人的比基尼、刺眼的水面反光、隨著氣流快速上升的藍色飛行傘、金髮散飛的飛行教練、呼嘯擦身的重機、婆婆焦急的責問、俊宇緊抱著尖聲哭啼的小敏、甚至暗黑失重的瞬間,一幕幕深刻的畫面夾雜著刺痛,藉著各種原由,不定時的把她拉回到那天的場景,提醒著她,她丈夫俊岳過了那天之後,就只能靠著呼吸器,穿著尿布躺在病床上了。一陣鼻酸湧起,心荷的眼淚不聽使喚地衝出眼眶。

 

一包蘇打餅乾配半瓶紅酒之後,她終於昏昏沉沉的睡著。

凌晨四點多,手機鈴聲響起。她張開眼看看號碼,是護理中心打來的,接通後傳來護理人員緊張急促的聲音:

「蔡太太,妳先生自己拔掉呼吸器了,妳趕快過來。」〈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