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a3e13807287  

 

不同以往以二胡、月琴、笙簧、笛子、堂鼓、大鑼….等傳統樂器伴奏,結合交響樂的新編京劇「快雪時晴」,在音樂感受上更顯磅礡。簡潔的舞台設計運用影像投射,加強了時空變換效果,讓人耳目一新。混入音樂劇唱腔的段落,也使京劇更為平易親切,即便對京劇外行如我,也看得頗為癡醉。

 

「快雪時晴」劇本從故宮收藏的王羲之墨寶「快雪時晴帖」為引,發展成一段穿越古今的故事。〈下圖右下方〉

01300000237086128038205601954

 

東晉族人張容在出征前收到摯友王羲之寄來的一封書信。信封上稱呼收信人為「山陰張侯」。張容祖籍為河北清河,跟王羲之一樣,都因幼時遭逢戰亂,隨家族南遷客居浙江。當輩之人無不以「收復失土」為此生職志,終盼有一天能落葉歸根。張容見王羲之在信封上不以祖籍「清河張侯」稱他,而以「山陰張侯」代之,大感悲憤外也滿腹疑惑,巴不得立刻馳馬當面問清,只是答案未解,張容就在沙場上為國捐軀了。

20376062_1303319353114289_3109025935176805298_n    張容/唐文華飾

成為魂魄的他在攸攸無盡的天地間尋找遺落的書信,更想找到答案。隨著書信的幾段緣起緣滅。他與盜墓者一起走進陰森的唐太宗陵寢,來到南宋歌舞昇平燈紅酒綠的秦淮河畔,踏入羅蒐珍奇的大清三希堂、最後飄洋過海到台灣故宮博物院。

唐朝盜墓一段是整齣劇的逗趣橋段,節度使溫韜帶著僕役藉地利之便盜取陪葬太宗之快雪時晴帖。丑角空翻、矮子步的難度動作在這段發揮得淋漓盡致極為討喜。

清朝三希堂內,好大喜功的乾隆皇帝師法前人,在書帖上提了一個超級大字「神」回答以示擁有〈見上上圖〉,並自認所設三希堂就是書帖的最後棲身。張容在此段發現。原本寫在信封上的「山陰張侯」四字居然跑進信紙內頁〈見上上圖〉,也由此帶出現今故宮收藏應該是摹本之說。

 

迢迢時空路途上,張容也在沙場徘徊。眼見後代兩小國爭戰,農家出身的雙胞兄弟各為其主,為盡忠義手持長茅大刀相殘互亡,小國君主卻背後握手言歡。張容也目睹民初的國共對壘,槍林彈雨中許多人妻離子散。滾滾黃沙中,他記起自己殉國當日尚存人世的女兒無所倚靠,一生再無天倫,不由得悲慟萬分。歷史的戰事輪迴,悲劇輪迴,掌權者互爭利益,時可撕臉開戰,時可把酒談合的情景也一再輪迴,只是因此冤葬一生的百姓何辜。

  倚門盼兒焚香祝禱的老母親,丈夫身在沙場獨力撫育兒女的年輕媽媽,不同時代場景卻有相同心情:

20431587_1303319346447623_4872079285142558183_n  

娘心一畝田

掘得鬆又軟

種桃種李隨兒願

童顏童語蜜樣甜

說要娘親永康健〈劇中唱詞〉

 

 2017102622433637025  

南宋的秦淮河畔,酒樓畫舫裏美女如雲載歌載舞,老闆李三娘勸著無視眼前美景卻整日憂國憂民唉聲嘆氣的文人酒客,我們既不能揣測偏安的君王心態,又何必擔此之憂,應該以自己的生活為先,說法現實無格卻也真實有理:

「宋天子如今在江南大起宮殿,咱們小老百姓,還能怎麼痛貫心肝?」

江北江南 皇上都姓趙

升貶由他 書生照常趕科考

窯瓷燒得精  自然生財有道〈劇中唱詞〉

 

張容也藉著李三娘與王羲之第二十三代孫共乘的一段船程得知,王氏一族後來在山陰定居,此時方才大悟,原來王羲之信封上「山陰張侯」之稱是邀他晚年結伴,珍惜餘年,一起終老山陰呀。

https://www.facebook.com/GuoGuangOperaCompanytw/videos/1380366918742865/此網址為畫舫劇情〉

 

最後,張容的魂魄追尋書帖來到台灣的故宮。一位老兵偕同妻子看著端放櫃內的快雪時晴帖嘆道:「好,好字,好自在的筆劃,我常想呀,我這喪亂的一輩子,糊里糊塗,慘慘悽悽,是白活了,還不如書聖的一筆劃有意義呢。」

 

讀到這裡,格友們應該可以抓到時空交迭下的相似元素,了解此劇想以古喻今的主題意圖了。流浪千餘年,快雪時晴帖的「何處是兒家?」。數十年來念茲在茲,大陸老兵們最後認同的家鄉又是哪裡?幾度夢想著終老故土,開放探親回鄉後才發現,得枕著台灣家中的枕頭才能入夢…….。人該活在摸不著邊際的大我中悲情,還是踏實的在小我範疇安家立業,過好每天的日子。人生不過百年,又怎能擔千古之憂?

 

20429680_1303319349780956_6466473766000180165_n (1)   大地之母/魏海敏飾

飄飄何所似

或沉重    或輕盈

飛入大化中

形骸落盡見從容〈劇中唱詞〉

 

個人感想:

此劇中張容魂魄貫穿時空的觀點,其實就是拉高視角回看多代歷史的觀點。從此觀點來看,歷史上的戰爭起因多半是政客爭權,野心操弄,卻造成百姓死傷遍野,骨肉分離,過程充滿愚蠢及不必要的殺戮。但在小歷史中,個人的能力有限,視野有限,無法跳脫環境的恩怨情仇,只能以當時所認為的「應該」做抉擇。無論是衛國衛家,出於己心自願上戰場,或是槍桿子底下拉夫被迫當兵,當下的忠義表現及求生意念仍是人性的剎那光輝,不該因政客的陰暗意圖而被抹滅。我認為,作為不在場的後人,肯定其過程意義才是最大的悲憫。

 

「快雪時晴」一劇,劇情感人,立意甚佳,但全劇著墨於「放下過去放眼未來」的說法,似乎有些些第三者的高調及一廂情願了。

 

 23130626_1385674621545428_572300772482499270_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禁止留言
  • 橙光
  • 『作為不在場的後人,肯定其過程意義才是最大的悲憫』
    這句話說得真好,生而為人,有各種課題,每個人的選擇與判斷都不同。
    面對歷史,無法只從當代眼光看待,當代的資訊太多,比起古人少了許多包袱,
    很多想法都是累積而來,人類就是這樣生存下來的-------!
  • 橙光的「包袱」之喻也很貼切,中國人的親情、道義、君臣之禮都是極大的包袱。
    人真的很好玩,前人之事是結果已知,可以置喙灼灼,而後人之事無需對質,也可以大放厥詞,只對自己的明天無言以對.........看待歷史要時刻記住自己的立足位置,大歷史有大歷史觀點的通透,小歷史則該有小歷史的悲憫胸懷。

    Rosa 於 2017/11/06 10:23 回覆

  • balletvickie
  • 好棒分享~
  • 謝謝鼓勵

    Rosa 於 2017/11/06 10:12 回覆

  • 野犬
  • 故人一書客悲思,
    魂魄飄飄無所適,
    轉覺歸心生羽翼,
    萬里故園覓歸時。


  • 魂遊梵音娑羅殿
    身寄軟語柳絲閣
    非因故巢無舊識
    落羽老雁唱悲歌

    ps 娑羅為北方之樹,常種於寺院中

    Rosa 於 2017/11/06 13:45 回覆

  • Di-Di
  • 我上週六晚上也去看了,想寫心得卻又沒力氣。因為我一定會寫的落落長。

    張容是在乾隆皇看摹本時發現那份連收件者也放進去的書信是摹本,而在五代時的後梁節度使溫韜盜墓時得知"摹本"一辭。
    溫韜把唐代十九座陵墓盜了十八座,除了乾陵。

    張容應該為與王羲之23代孫同船,我看的感覺應該是李三娘在敘述與王家後代同船的經歷。

    張容看到賣紅笭的年輕女子經過,不禁眼眶濕潤,想起自己的女兒,劇情有趣的是飾演女兒與賣紅笭的女子都是同一人,國光劇團新秀林庭瑜,去年以二十三歲年紀演了西施歸越,非常讓人驚艷。

    整個故事有好多個面向可以探討,我看了想哭的點,就是我父親,來台終老,卻不被這片土地接受,永遠視為外來者,即使他與王羲之一樣,已經認同異鄉做為故鄉了。

    國家內戰,南度偏安已經有多次,國共內戰也算在內。

    原來魏海敏飾演的母親生出的雙胞胎,我以為只是一對兄弟。這部分我沒發現。

  • 這篇實在應該由京劇專家蒂蒂來寫才對。我對京劇很陌生,若不是這種改編過接近舞台劇的表演方式,可能會有距離。所以我只能就劇本故事內容來寫來評。如唱詞、唱腔、身段、武打都是看熱鬧,無法看門道。尤其角色主演我只認識唐文華及魏海敏.......。其實觀劇當下,我已經想到,這齣戲若蒂蒂來看感受一定更深。
    我文中感想所說「第三者的一廂情願」也指環境對老兵們的接受度。雖然此劇旨在呼籲社會大眾該有的悲憫胸懷,但是會去看此劇的多半還是所謂外省。說來好笑,我雖稱為台灣客家人,祖籍也是河南穎川移民廣東,然後再來台的。嚴格說來都是客居,時間點不同而已。

    Rosa 於 2017/11/06 11:54 回覆

  • Di-Di
  • 張容應該未(上面留言打錯字)與王羲之23代孫同船,我看的感覺應該是李三娘在敘述與王家後代同船的經歷。張容只是在一旁聽經過。

    我記得李三娘唱詞提到他曾送過最遠的客人是王家二十三代傳人,接著訴說經過,旋轉舞台巧妙的讓其他演員退場。

    ~~
    現在這樣跨界合作的戲曲表演越來越多了。
    之前唐美雲的冥河幻想曲也是類似的情況。

  • 蒂蒂對戲劇的記憶力也比我好。你說的溫韜及乾隆劇情我已經修改了
    酒樓畫舫段落,我是想成反正張容是可以穿越古今的魂魄,他可以回到李三娘與王羲之曾孫一起同船的時間。所以是親眼所見或聽來的應該不重要。

    跨界合作的戲曲應該會比較符合大眾口味,甚至出國演出也能被接受,對演員來說是擴大了表演場域,樂見其成。

    Rosa 於 2017/11/06 12:15 回覆

  • 安媽
  • 傳統京劇加入各種現代的元素及技法,能夠豐富內容、增加可看性、吸引年輕一代的觀眾,是很值得鼓勵的嘗試。

    看Rosa的描述,似乎此劇除了舞台技術上的更新之外,內容也變得更加現代。不只是主角穿越時空,全劇的結構也似乎變成小品集錦的方式,而非傳統鋪陳核心角色間的各種衝突,有引敘、高潮、餘波的古典戲劇表現法。這樣的手法效果如何,可能要觀眾本身才能體會。不過劇中唱詞用語半新半舊,文白夾雜,如果單從Rosa引用的幾小段歌詞看來,我不覺得寫的很高明。
  • 古時候鮮少娛樂,戲曲都是一看再看,戲迷大多也能背文,唱詞應該也很耐嚼〈這點就要請蒂蒂專家來評了〉。那時看戲就是著墨於唱腔身段的好壞,整個fu 應該跟現在「可能只看一遍」的改編京劇差很多。是否因此新編戲文本身就不能太文言,因為要立即聽懂,看懂〈字幕〉。若是以詩詞要求的程度來看,這部戲的唱詞當時感覺的確有些直白。不過我記憶力不足,也許好的詞沒引上文章,讓安媽誤會了。

    現代人藝文選擇性大,傳統京劇若也跟上時代步伐,吸引年輕人投入,至少對劇界是一大挹注。就像歷史一再重複,也許之前捨去的傳統部分,將來年輕之輩又再回頭取經了。


    Rosa 於 2017/11/06 16:41 回覆

  • Lung
  • 讀完這篇小祿很是興奮
    原來京劇也可以如是!

    希望更多年青一代投入
    傳統也可以注入新元素

  • 看完這齣京劇後我也很興奮,因為演出前一直擔心會看不懂。

    現代人藝文選擇性大,傳統京劇運用科技助力跟上時代步伐,符合大眾口味,甚至出國演出也能被接受,對演員來說是擴大了表演場域,樂見其成。

    Rosa 於 2017/11/06 16:45 回覆

  • 言無
  • 謝謝Rosa同學詳細的介紹
    其間所花在整理與書寫的時間
    肯定非我等可以想像~

    非常認同您的感想
    除了政客的野心
    西方世界中
    因為宗教產生的衝突也不少
    時至今日,仍然持續延燒
    有時候還真嚮往
    老子所言"小國寡民"的世界

    祝您晚餐愉快並有愉快的夜晚~

    附帶一提: 您拍的這幾張劇照,都很棒耶 !!

  • 嗯.......以上劇照都是上網抓的。表演中是禁止攝影的。那天表演結束後雖然也拍了些演員的照片,但比對之後,還是劇組發布的照片比較清晰漂亮。

    政客野心跟宗教議題一直都是動盪世界的大因,不可避免的人民也隨波起舞很難置身事外。台灣還不夠「小國寡民」嗎?〈搔頭中〉名嘴之說的意見衝突也不少呀,不過真的比較不會兵戎相見。

    Rosa 於 2017/11/09 15:45 回覆

  • 言無
  • 原來這劇在表演中也是禁止攝影的
    真希望有一天
    我可以在表演中攝影
    或者在表演前到後台拍 😊

    個人對"小國寡民"的理解
    是一個復歸於樸的國度
    雖然台灣是小國
    可是很多人尤其是時下的政治人物
    野心勃勃,自私自利
    造成許多混亂,不得安寧
  • 舞台的燈光效果特殊,攝影師們應該很容易手癢,但是除非是工作人員,很難有機會在表演中拍攝。要等到謝幕時才可以。後臺則是另一種人生畫面,很能表現主題呢。
    若如言無同學所言,現今台灣混亂不安,那戒嚴前的台灣算是小國寡民嗎。我是覺得除非極權,不管多小的國,都會有不同意見的衝突,只是多或少而已吧。

    Rosa 於 2017/11/10 23:02 回覆

  • 老豆
  • 小時候看過的平劇比長大後看的多 當時電視只有三台 每到一周播映一次的平劇時我祖父就拿把藤椅坐在電視前 其實我們是廣東人 祖父一句國語都不會說 看著看著他就睡著了 但當我們轉台他就會醒過來罵人 祖父活到97歲 來台灣後就沒再踏上過故土一步了
  • 可能因為口音唱腔不熟的關係,平劇我看得少,小時候是布袋戲看得最多。
    大哥的祖父高壽呀,應該是子孫孝順沒亂轉台,他睡飽飽身體好。
    開放探親後,通常都會回去看看,或是那邊親人都生疏了?

    Rosa 於 2017/11/11 00:15 回覆

  • Lena
  • 我很喜歡傳統戲曲,因為美,淨,雅,潔。
  • 傳統戲曲的表演方式不同現代聲光,唱詞內涵深遠,身段細膩,背景單純,正如您說的,結合了美淨雅潔。

    Rosa 於 2017/11/11 00:19 回覆

  • 言無
  • 關於在表演中拍照,Rosa同學所言極是
    只是我還滿希望有一天可以被允許或被邀請
    哈哈,又在胡思亂想~

    自由社會一定會存在不同聲音
    這時彼此真正的尊重,就更顯得重要

    老子的小國寡民的確是極度理想的世界
    每一個人師法自然
    按照自然界的四時變化
    做自己份內的事
    獲取自己所真正需要不貪心奢求
    讓祥和之氣充滿的國度

    這樣的國度應該只存在夢中吧 ☺️
    祝您週休假期順心愉快
    農忙之餘還可以品茗賞花吟詩詞
    靈感泉湧地創作以饗格友 😅
  • 言無同學一定是有能力上的自信,才會有表演中拍照的期待。舞台上的表演動作是連續不斷的,要抓住瞬間的清晰並不容易。
    小國寡民雖是夢想,但是個人生活可以力求清心寡欲,也許可以找到心中一片淨土吧。

    Rosa 於 2017/11/13 10:36 回覆

  • 荷塘詩韻
  • 來學習 。

    ^_^
  • 小荷客氣了,您才是我要學習的對象。

    Rosa 於 2017/11/13 10:37 回覆

  • 哲哲
  • 對我來講,這是很陌生的領域,但舞台設計簡潔又運用影像投射和交響樂配樂,已融合現代。應該可吸引年輕人觀賞。
    妳抓來的海報可真美,第一張右邊的【原鄉?他鄉?何處是故鄉?】是探討的主軸吧!以悲憫來理解悲愴,以慈悲來關懷時代的禍害,或許能體會老兵的傷痛。如已和現狀融為一體更是可喜可賀。
    大地之母魏海敏的劇照令人驚艷。
  • 我是第一次踏進國家歌劇院觀賞京劇,改變傳統配樂方式加上現代感的舞台設計,能吸引非戲迷如我,應該也可以吸引更多新鮮人。

    哲哲說得沒錯,對離開原生地,一輩子流離失所的人而言,故鄉的定義應該會變了吧。我聽過一句話:有親人埋葬的地方就是故鄉。以第一代老兵而言,埋葬先祖雙親的大陸仍是故土,但多年以後,台灣就有情感相連,血肉相牽的至親,也是故鄉了。

    我是看完京劇才知魏海敏,也是驚艷。

    Rosa 於 2017/11/21 15:17 回覆

  • 莫赤匪狐
  • 什麼叫做"國",不過就是為皇帝與高官貴族利用的組織,鬧到雙胞胎互殘而死何必呢?我還以為雙胞胎投兩邊是因為要增加家族的生存率,反正贏了的那邊就可以存活下去....哪想到有這樣的笨人 (憤憤不平) =''=
  • 小狐的觀點沒錯,只不過就是所謂的大歷史觀點,有點事後諸葛的看透。人家雙胞胎從小被教導要忠君愛國,他們就是依自己的認知來做,雖然........當然....是笨,我們也不可以笑人家呀。 你說,你小學有沒寫過中秋節吃月餅也要想起大陸同胞的文章呀?

    Rosa 於 2017/11/21 15:23 回覆

  • 莫赤匪狐
  • 我小時候頂多寫我們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於水深火熱之中,我中秋節吃月餅都怕吃不夠了幹嘛還要找人一起吃啊,計丫妳傻了 @@b

    不過我看日本的戰國時代小說,弱小的家族有時會讓子弟投靠在不同陣營下,圖的就是萬一有個不幸,還有血族能夠繁衍下來....我個人倒是覺得這樣子"別把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有危機意識的多 @@
  • 喔 對齁,萬一全部的大陸同胞都要吃月餅,那不把我們吃垮了......不過計ㄚ犯傻的腦袋裡依稀記得,月餅好像跟那邊的臭頭皇帝朱元璋有點關係。

    了解小狐的重點了,這的確是家族很好的自保之道。只是蛋孵出小雞後,小雞太聽話,被當成賭局的鬥雞了。

    Rosa 於 2017/11/22 10: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