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699cd1058068019d1eeed1fbcd7a69be90be7a.jpg

 

他撫摸著被海嘯吞噬過的黑色鋼琴,琴蓋上緣有道明顯的水痕,說明了它飄浸於水中的面積。他說,看著這泥濘而殘破的琴身,猶如看著一具屍體。但他仍讓它發出失準並受傷的哀鳴。這道哀鳴成了「神鬼獵人」配樂的初聲,陪伴獵人那附被巨熊撕裂的殘破身軀,踽踽走過漫長的風雪危程。2015 年,正是坂本龍一發現自己罹患咽喉癌後,中斷工作專心休養的後一年,無法抗拒的創作欲望以及對「神鬼獵人」劇本的喜愛,忍受著病痛不適以及無法克服的體能極限,他接下了配樂工作,回到音樂,繼續追尋那出於本質而永恆的聲音。

他說:鋼琴的音準來自於人類在琴鍵上施以噸計的壓力而來,而海嘯的重擊不過是還原了它原本的存在,不再依循人類所訂的音階

海嘯之於鋼琴,巨熊之於獵人,癌症之於坂本龍一,走過已全然社會化的前半生,再來的重擊若沒有將我們打倒,或許都幫助我們更勇敢地走回自己。

 

https://

 

註:坂本龍一是一位在西方國家有影響力的日本作曲家演員,一生獲獎無數;所創作的音樂曲風空靈脫俗、融合東西古今,為世界級音樂大師,被譽為新音樂教父。

其代表作品有:

1983大島渚的影片《俘虜》(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1987柏納多·貝托魯奇的影片《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獲得了奧斯卡獎

2015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執導的「神鬼獵人」〈The Revenen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野犬
  • 猶如「琴之森」森林裡那台廢棄的鋼琴,只演奏著森林的音樂。音樂的流動是作曲者演奏者的心之聲,這流動是不止息的,永遠不會是終章。
  • 去看了琴之森這部電影,才知道那台廢棄鋼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彈出聲音的。只有真心喜愛鋼琴,喜愛彈奏樂曲,沒有其他因素參雜,一顆心如同森林般沉靜的人,才能演奏。就如海嘯之後完全走音的鋼琴,只有能品味出它獨特的哀傷音調,才能用他演譯出那帶著傷痛的磅礡。
    野犬說得沒錯,音樂不只存在樂器發出之時,作曲家的音樂永遠在心中流動,在流動中完成下一個章節,永不停歇。

    Rosa 於 2018/07/19 20:10 回覆

  • 莫赤匪狐
  • 這海嘯後留下的鋼琴卻仍有著豐潤的音色.....核災倒也是慢慢被淡忘惹 @@
  • 這鋼琴的音色多了許多原來沒有的「走音」,所以更加豐潤了。
    七年前的核災應該沒那麼快被忘記,尤其日本政府重啟核電的措施應該又會舊事重提吧.....

    Rosa 於 2018/07/20 23:05 回覆

  • Di-Di
  • 坂本龍一我只記得他與大衛鮑伊合演的<俘虜>,大學時看的。一晃眼三十幾年過去了。
  • 我們讀書會上個月讀了探討同志議題的「永不拭淚」一書,勾起我對俘虜這部電影的回憶,於是在FB中發文分享。朋友看到,轉告我坂本龍一的紀錄片正在上映,但是只有短短幾天就下片了。真有三十年了,見到螢幕中的老先生,回想他在俘虜一片中的俊美形象,真嘆歲月不饒人〈自己也是呀〉。大衛鮑伊則在去年離世了。

    Rosa 於 2018/07/20 23:14 回覆

  • 謝曉賢
  • 曉賢來報氣象囉!
    北部的部友要注意囉! 明天北部要變天了!
    安比颱風預計週日上午登陸大陸浙江一帶
    明天開始受安比外圍環流的影響
    北部、東半部有短暫陣雨

    中南部的雨勢可能像昨天一樣,來得又急又大
    下週一颱風遠離,南部東南部留意午後雷陣雨
    外出須攜帶雨具防範淹水災情
  • 謝謝通報,也祝您平安。

    Rosa 於 2018/07/20 23:15 回覆

  • Michelle
  • 覺得很感動,看著Rosa這篇。
    我常常在想「侷限」這兩字。
    生命中,大家各自有不同的痛和苦,心靈上,身體上。沒有一個人天生光明樂觀。沒有一個人不會死。這不斷的提醒我,正因為很多的看似黑暗面,正因為終將死,方更警覺自身的有限。不必期待活得長久,是在永遠離席之前,活出想要的樣式。
  • michelle的留言也讓人感動,讓我想起影片中,坂本龍一引述「遮蔽的天空」書中的一段話:「死亡總是在路上,但事實是你不知道它何時會來帶走這個有限的生命。我們恨它如此精確地可怕。但是因為無知,使得我們認為生命是永不枯竭的井。然而,所有的事情只會發生幾次,而且次數實在很少。你會記得多少次你童年中的午後,深入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午後?」大家都知道生命有限,大多數的人仍以無限來過,直到死亡的陰影出現,才奧悔自己的蹉跎,懊悔這一生腳步淺踏了......

    Rosa 於 2018/07/21 21:57 回覆

  • 執日
  • 雖然痛苦難以克服,但卻能昇華成更高的境界呢
    出於本質而永恆的聲音
    希望能帶給這嘈雜的社會屬於心靈的反思
    感謝分享
  • 是的,這社會太多因應各類目的而發出的制式聲音了,各說各的,隨著目的性不同,聲音也隨著改變,變來變去就消失了。
    唯有出於本質的聲音才能長久。

    謝謝來訪

    Rosa 於 2018/07/21 22:34 回覆

  • 哲哲
  • 我印象中的坂本龍一是如此俊美,看到他蒼白的形象,有點錯愕
    像歷經海嘯的鋼琴多了滄桑,也多了生命力!
  • 難道哲哲也被「俘虜」中的坂本龍一俘虜過。他雖然老了,但是仍有不同風味的帥氣感,如你說的,多了滄桑及省悟過的生命力。很適合跟他一起老去的美女姊妹們欣賞.........

    Rosa 於 2018/07/21 22:43 回覆

  • mistii
  • 他的音樂像千層派一樣,是一層一層的.越深度它的共通性越高,在音樂進行的時候,結構其實非常簡單,但它的共通性很強.
    更可貴的是,每個音樂產生的時候,會發現文化進來了,每個地區可能有類似的音樂,可是展現的形式,角色,故事的形成會受到在地的地景地貌和一群人有關.
    在聆聽他每一段的音樂,裡面的文化意涵,譬如怎樣去描述海嘯或描述大地怒吼或內在病痛到蒼老等等,好像已經遇見老年的自己.
  • 音樂是mistii的專業,謝謝你的詳細分享,真的好棒!
    我感覺到他在不同的音高使用了相同的音符模式,並且重複著〈如你說的千層派感?〉,故而曲子具有它的特殊風格,也因為結構簡單,共通性強,容易打動人心讓人親近。
    他在俘虜、末代皇帝中都加入了東方韻味,加上他自己的新音樂風格,讓他有跨國性的音樂聽眾,而不只侷限於日本。
    當我聆聽他的神鬼獵人主題配樂,真的有mistii的感受。是一種歷經滄桑後的觸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XNn-OepFYs&index=2&list=PLbomgOx1l7wPa1O7OrVYnwuJMHwKrQXbH

    Rosa 於 2018/07/23 11:01 回覆

  • Lung
  • 幾年前小祿曾試著以靜音的模式看了一次末代皇帝
    才驚覺音樂絕對不是只有音符旋律組成如此膚淺!
    小祿的無知是好抑或是不幸
    要再想想

  • 小祿是指連對白都聽不到的模式嗎?我還不曾這麼做過。
    失掉聲音,其實失掉了很多情緒。
    我也是看完這部紀錄片才驚覺,音樂不絕對以音符定義,周遭環境中有許多令人愉悅的聲音,用心感受就是音樂。

    Rosa 於 2018/07/23 11:24 回覆

  • goodknowledgects
  • 謝謝好友分享,週末愉快
  • 謝謝來訪

    Rosa 於 2018/09/04 13:4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