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玫反覆想著剛才
Mark在舞池對她說的話,一邊看著桌上的酒。透著燈光,暗紅色的液體波光粼粼像說著冥語的誘惑。不久,那酒將帶走她的羞辱,她的悲傷,但是否又帶來永難彌補的遺憾,一輩子錐心的悔恨?關於Allen 的計畫,她有些後悔了,一股衝動讓她想把桌上的酒全部掃翻。






       Mark與洪玫在舞池禮貌性的相擁著,兩人之中有著陌生人般的生疏,步伐節拍卻又如此熟稔一致。洪玫覺得輕摟著自己腰的手透著冷漠,偶而對視的目光也帶著閃躲。她知道這是最後一次對話,最後一支舞了。多年的夫妻雖說今日無情,還是忍不住想做個道別,她輕聲的說:「這是我們最後一次共舞了吧!」Mark臉上閃過冷淡的表情,低頭不語。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你還不夠自由嗎?」洪玫不甘心的繼續追問。Mark帶著受傷的表情看著她:

     「難道妳會在乎嗎?在妳眼中我甚是無能,妳沒有我,對妳一點影響都沒有。妳仍是白氏企業的靈魂「馬克白夫人」。另外,謝謝妳賞我美人一個,為了讓大家知道你的大方大器,妳不介意我跟別人上床。從這點,我就知道妳有多在乎我了!」

洪玫腳步頓了一下,一股委屈傷心湧起,她看著Mark,字字幽幽:           
    「 Mark
,那晚你全場死盯著曉薇的樣子,你以為我沒看到嗎?我寧願你身旁躺著一個你不愛的女人,也無法忍受你再多看她一眼,再跟她多說一句話,你們的快樂像把無形的刀捅著我的心,我的心情你懂嗎?」

 Mark注視著她的眼,一會兒,萬般無奈的:

     「我想我錯怪妳了……… 但一切都晚了,不是嗎?」

     「是晚了……天意吧!」

在接下來的無言中,陌生的冷淡變成帶著默契的遺憾,磨著兩人的心思。

 

       當他們回到座位,Allen已經請侍者開了瓶新酒,斟了酒的四個高腳杯子就放在每人面前。此時曉薇並不在位置上,一會兒才看見她端了甜點回來,放到Allen前面。洪玫的心狂跳起來,帶著一絲別人看不到的疑問望向AllenAllen用力眨了眼回答她,是時候了。此時另一對人兒也忙著用眼睛打著訊號。曉薇飄著眼色要Mark也帶她跳舞,Mark猶豫了一下,但見曉薇臉色一沉表情慍怒,只好起身邀她步入舞池。四人的眼神遞送著玄機,關乎著情愛爭寵,關乎著生死瞬間,死神看在眼裏,只是無聊的打著哈欠,千百年來人性的根本不變,一個角色只不過是另一個角色的延續,或者是更多角色的縮影。祂想,都是熟客,都是熟客哪!

 

       洪玫反覆想著剛才Mark在舞池對她說的話,一邊看著桌上的酒。透著燈光,暗紅色的液體波光粼粼像說著冥語的誘惑。不久,那酒將帶走她的羞辱,她的悲傷,但是否又帶來永難彌補的遺憾,一輩子錐心的悔恨?關於Allen 的計畫,她有些後悔了,一股衝動讓她想把桌上的酒全部掃翻。突然樂聲一變〈是死神玩了把戲?〉,洪玫轉身看見舞池中的兩人從慢舞變成跳耀飛揚,旁觀用餐的賓客們一陣輕呼,他們成了舞場焦點,看著他們幾近完美的演出?她絕望的告訴自己,只要有暁薇在,Mark就回不來了。嫉妒的心火燒起,她決定就按Allen的計劃讓曉薇喝下毒酒,但如此一來Allen就......不能存在。人終究無法做神的事,但……她做了!

 

       Allen發現她的神色不定,輕拍她的手安撫著她,她佯作分心想從皮包中拿出什麼,卻不小心讓皮包裡的口紅掉落地面,並幸運的往Allen的身後滾去。Allen轉過身子往前彎腰拾起,走回到身旁遞給她,並在她耳邊低語:「撐著點,一會兒事情就過去了。」她刻意的點著頭,心虛的看著杯子裡的波紋蕩漾。

   

       Mark與曉薇回到座位,曉薇臉上帶著扳回一城的驕傲笑容。洪玫心情複雜,不願正視任何人,只征征看著桌前的酒杯。一會兒,Allen高舉酒杯謝謝白氏夫婦的蒞臨祝賀。隨後帶著慫恿的熱情先一飲而盡,Mark也豪放的乾了杯,洪玫顫抖著勉強喝了一大口。死亡的過程死神早已無感,但祂永遠不明白人為何要用這種方法解決問題,讓祂疲於奔命!幾分鐘後,洪玫見Allen臉色發白,漸漸顯出痛苦,並帶著驚恐疑問的表情看著她,才一下子便癱倒地上。曉薇、Mark驚叫著探身查看,但這是洪玫最後看到的畫面,一陣噁心湧上,她也進入黑暗之中。

 

       醫院中,夜班守衛邊喝著飲料邊看電視,新聞主播正說著前幾天的下毒案件:「日前造成同桌客人一人死亡,一人病危,另兩桌客人三人輕度中毒,疑似千面人的餐廳下毒案件。警方透露,由於在死者酒杯上發現病危女子的指紋,懷疑案情並不單純,正清查死者與傷者關係」。病房內,沉睡了幾天,洪玫聞到一股清新,像是雷雨過後空氣中彌漫的無塵水氣,她努力睜開眼睛,看見Mark正趴在她床邊睡覺,這份安心讓她微笑起來,但疑問隨即而起?這是哪兒?發生什麼事?片段破碎的影像突然飛入腦中,Allen 滿臉驚恐倒下的畫面與曉薇令人炫目的舞姿交錯在她的腦海,像海浪一樣襲來,她激動的叫了一聲,Mark驚醒過來急忙安撫她,緊緊的抓住他的手她大哭起來。Mark帶著悔恨抱住她的肩大聲哭著:

   「是我對不起你!你放心,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洪玫哭著發抖著:

   「是我,我調換了你跟Allen的酒!」

隨後,像是把千斤重擔一口氣吐出後的輕鬆無掛,人整個癱軟昏闕,靈魂就此卡在黑白當中,再也沒有醒來。Mark持續的大聲呼喊她聽到了,但就像漫步在雲端,毋須承受凡塵俗事的重量,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寧靜,她決定留在那裡。

 

       Mark看著洪玫的安詳表情,素顏紅潤的雙頰帶著淺笑,就像在校園初見時的甜美,那時他問她的名字,她帶著青澀嬌羞抬起頭望著他:「我叫洪玫,同學們都叫我紅玫瑰。」〈The end

  

 


【後記】:先謝謝格友們的支持捧場,耐心的陪我六個星期,讓我寫的不寂寞。這是我第一次嘗試連載的方式,感覺非常新鮮。其實一萬字的小說仍屬短篇,對熟手而言,應該幾天就能完成,對我就有些辛苦了,連載的方式讓自己從容且有紀律的寫,是個不錯的方法。此篇原只是五六百字極短篇的構想,想試著加入更詳細的人性描繪,主要還是磨練文字及架構,小說的主題性及啟發性就稍顯不足,希望大家見諒。原先構思用玫瑰的顏色來代表每篇的感覺,但效果不明顯。「馬克白夫人」的隱喻其實不是指洪玫,而是整篇小說的主軸〈弒君奪錢〉,而且從曉薇的角色來詮釋馬克白夫人,似乎更為貼切傳神。作者雖是整個小說架構的創造者,卻也最有盲點,所以希望大家能給我真誠的建議,也是我寫這篇後記最大的用意。寫作原是漫長的孤獨,而我幸有你們的陪伴,我會好好珍惜!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