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路上人車熙攘,各走各的路,誰也不知道誰的生命沉重些,誰也不知道此刻迎面而來的路人,下一刻是否還在。Allen的黃色計程車駛入右轉的車流,像是命定的,沒有掙扎,沒有思考的抉擇。









      同一天下午,白氏企業的財務經理Allen跟老闆娘洪玫通完電話後,走到街角攔了部計程車。為避免自己扯入無法掌控的局面,他刻意的跑到離住家兩公里外的地方打公用電話。坐進計程車後,他深深吐了口氣,洪玫果真答應他的計畫,目前一切都在掌握之內。他掏出筆記本,在待辦事項上劃了一道黑線。小心謹慎的,他把劃過線的步驟在腦海裡重複檢查了一遍,只要腦中出現了不確定的小疑問,馬上用筆寫下。就像他在公司的工作方式一樣,重複演練預先擬定的步驟,是讓事情順利不出錯的最大關鍵。而愈有耐心的去檢查事物行進的細節,更是減少往後變數的主因。這種態度讓他贏得洪玫的信任,也讓他與白氏夫婦多了一重比其他同事更為熟絡的交情。

      十五分鐘後,他望著從眼前急速飛馳而過的街景,想起了自己的人生起落,有些傷感。走到今日無法回頭的地步,是命運還是自己的選擇,他也說不上來,但讓他感覺一絲甜蜜的是,他的人生方向多半是依著他溫柔美麗的妻曉薇決定的。工作的城市,工作的內容,公司的職位,都帶有她深切期盼的眼光,雖然她常貼著他的背摟著他的腰,說著她什麼都不要祇要他開心就好,最後總幫他做出最好的決定,而他也就順服的認真工作著。望著窗外虛幻又真實的白雲片片,他祝福著,期盼著,祈禱著,從現在到以後,她永遠都會是幸福的小女人。

      下了車,他穿過公園走進另一個公用電話亭,撥了個號碼,電話那頭接通了,帶著些許的緊張:「我是羅密歐……東西我決定買了……什麼時候交貨?」同樣的,他打完電話,回到原來下車的地方,又招了部計程車疾馳而去。馬路上人車熙攘,各走各的路,誰也不知道誰的生命沉重些,誰也不知道此刻迎面而來的路人,下一刻是否還在。Allen的黃色計程車駛入右轉的車流,像是命定的,沒有掙扎,沒有思考的抉擇。

       日落西斜的黃昏,是許多飛燕歸巢的時刻,下班的人潮一擁而出,車輛都減慢了速度緩緩行進。想回家的人個個歸心似箭,不想回家的人,不管在什麼時刻都希望自己是隻自由無巢的鷹。

      香溫玉軟的飯店房間裏,雙層的氣密玻璃,把所有吵雜現實隔阻在外。一對男女依偎著,心中沒有時間。輕拂著枕在胸膛女人柔順的長髮,男人輕聲的說:

    「對不起,我現在沒法給你承諾什麼,她還沒答應離婚…. 這段時間她根本不同我說話,我沒機會提。」 女人輕啄了一下他的胸口,轉過身雙手環住男人的肩頭,帶著理解又嬌柔的語調:「沒關係!我什麼都不要,只要能讓你開心就好…」男人被這句話感動著,心疼的低下頭吻了女人的額,女人順著男人的動作把臉一抬,用吻接住了男人的心疼,然後半主動的,女人用臉深情的廝磨著男人的胸口,企圖撩撥起另一段激情。

       一段輕快的音樂響起,打斷了恩愛中的如火情人。女人拿起手機,輕輕的把食指按在嘴上,眨眼跟男人示意著,隨後轉過身去,似乎這一轉就可以把她轉回到現實的生活中。

「嗯。我現在在百貨公司……對……洗手間裡。晚飯我會順路帶回去,還得等衣服修改好呢……懶得再多跑一趟嘛……。」女人掛了電話,帶著懊惱不安的表情轉過頭,向男人悄聲輕語:「是Allen!」

   

      科技來自於人性,而人性的衝突矛盾,往往反應在所創造的物品裏。手機的方便可以讓別人找到自己,但手機的不方便也在於別人隨時找得到自己。為了緩和這種衝突,手機對話的謊言恐怕是每天眾多謊言中最多的一項。

   

      電話的那頭,Allen低泣著,他知道曉薇在什麼地方,跟誰在一起。也知道近日的升遷及大幅加薪是怎麼回事。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讓曉薇過著富足無慮的幸福日子,他只能努力,等待曉薇的回心轉意。〈待續〉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