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1875246-2880829716.jpg

 

「柳原提了鉛桶到山上去汲了一桶泉水,煮起飯來。以後他們每天只顧忙著吃喝與打掃房間。柳原各項粗活都來得,掃地、拖地板、幫著流蘇擰絞沉重的褥單,流蘇初次上灶做菜,居然帶點家鄉風味。」
 

用小匙舀上餡料,把素白的餃子皮對折拉長後邊緣掐緊。最近因為多了早餐及老爺的午餐要備,時間變得有些匆忙。連續做了一段時日的麵包,怕家人吃膩了,想改弄些烹煮容易的食物冷凍起來以節省時間,便動手包鍋貼。切菜備料時想起早上窩在被子裡讀的「傾城之戀」中,男女主角忙著汲水做飯的一段,覺得有些相似的好笑!原本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富家大少范柳原及千金小姐白流蘇,被困在香港的戰火封鎖中,家中僕人因為避難跑了,只好自己張羅吃食。兩個人在與現實身份、財富背景完全隔絕的小島上,只剩孤身相扶的處境,只剩未來無可測的當下,只剩一袋米,終於可以放下各自的權衡及自尊,顯出難得的真心,扎扎實實的愛了彼此。其實從張愛玲的敘述中可知,這兩人原也是求真的個性,只是在環境的催逼中不得不也同俗浪一起翻騰,計較起利害關聯,計較起「到底是你情還是我願」的真心成分。
 
流蘇抬起了眉毛冷笑道:「唱戲,我一個人也唱不成呀!我何嘗愛做作,這也是逼上梁山。人家跟我耍心眼,我不跟人家耍心眼,人家還拿我當傻子呢,準得找著我欺侮!」
范柳原嘆道:「是的,都怪我。我裝慣了假,也是因為人人都對我裝假。只有對你,我說句把真話,你聽不出來。」
 

傾城之戀篇篇故事裏,沒有如瓊瑤筆下天真深情的少女少男〈有的話也被描繪成無知的傻
〉,書中人的對外言行彷彿都摻了違著心意的假,只有算計的目標是真的,只有繡著豔花纖鳥美麗華服下的傷口是真的。人們心中的現實就像陣陣寒風惹得體質柔弱的人傷風感冒,日子久了,要不適應了天氣,把自己的熱血降得像風一樣冷。要不就在環環相扣的機緣中洩憤遷怒,往比自己更悲弱的人身上開鍘,每場悲劇到最後弄不清誰是加害者,誰是受害者。
 
傾城之戀反是全書稍感圓滿的一篇了,用了弔詭的反諷。殘酷的戰爭奪去了無數人的性命,但那段沒有歌舞、沒有美食的尋常百姓日子,對白流蘇而言,卻讓她踏實又安穩地抓住了范柳原的心,只是張愛玲的成全總留些跳蚤蝨子,讓你無法夜半安穩。
 
邊包鍋貼邊用筆聒絮,用了兩包餃子皮,也包出一篇隨手簡想!
下鍋了,一起分享吧!


此版本收錄篇章:第一爐香、第二爐香、茉莉香片、心經、封鎖、傾城之戀、琉璃瓦、金鎖記。在網路上都可找到原文。

 

文章標籤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