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e25878094dc.jpg  

                       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Rosa  & 野犬

 
 

來到基地裡的純白的客房,夏娃對葛斯說:「你何必打草驚蛇去威脅張博士,要取得密碼也有其他更簡單的方法。」
葛斯看了夏娃一眼:「我有我做事的原則,這個計畫我已經暗中進行很久,自己的天下還是要自己打出來,我總不能靠個女人來成就大事。」
夏娃笑了笑:
「希望你的男人天下能夠順利完成。」

接下來的兩天,夏娃、M醫生和張博士在基地的實驗室裡建立了整套疫苗解藥的流程。張博士也是專家,對整個流程相當滿意,實驗室已經開始進入試做。
張博士要離開前,給了葛斯一組密碼:「希望你能遵守諾言。」
「那是當然,說穿你的事我也沒什麼好處。」
「妳說這密碼正確嗎?」葛斯回頭問一下夏娃。
「博士沒有說謊,這密碼是正確沒有錯。」
兩人一問一答,張博士也不在意,揮揮手就去搭直昇機了。
送走張博士,葛斯把玩著密碼,一臉得意。
「你不覺得太過順利了嗎?」夏娃有一些不好的預感。
「他有把柄在我手上,自然得乖乖聽我的。你看,我要一步一步的把這個基地變成我的。」
葛斯在頂樓的電腦輸入得來的密碼。
電腦立即出現:「使用者異常!使用者錯誤!」,警鈴大響,一下子出現許多持槍警衛將葛斯圍住。
只見去而復返的張博士和PN2815一起出現在葛斯面前。
「你騙我!」
「你實在太笨了,我們電腦會偵測使用者腦波型態進行比對,光有密碼是沒有用的。」
「你不怕我揭發你的醜事。」
張博士哼了一聲:「那你也太小看奇異果了。奇異果這麼大的集團,層層控制,眼線多的很,你以為威脅我的那些事上面會不知道?股東背後的大股東是我的直屬上司,我的利益一部分是要送到大股東那裡的。」
「那你大可一開始就把我抓起來,幹嘛還繞這麼一大圈。」
張博士得意的笑著:「貓抓老鼠,不玩玩那會有什麼意思。我不戳破你,一方面我也需要解藥順利進行,一方面我還想引出看你的內線是誰。」
張博士轉頭交代旁邊的PN2815
「先把他關起來,等解藥做出來時再來處理他。」
「那這兩個女人怎麼處理呢?」
「解藥的製作還需要她們,反正一老一殘也不能怎樣,派人在旁邊盯著就可以了。」
就在葛斯正要被押走的時候,夏娃的聲音在葛斯腦中響起:
「解藥製作流程複雜,要好多天才會完成。張博士是這方面的專家,所以我們給的製作步驟是沒有錯的。但是有一個最重要的材料沒有加入是完全沒效的。你大概還有3天時間,他們才會發現錯誤。」
「你事先不知道張博士的計畫嗎?」葛斯在腦中問著。
「你只問我密碼正不正確!而且張博士的腦波也不太容易侵入,現在腦電波科技日漸發達,奇異果高階主管應該有這方面的防範訓練,所以我得到張博士的腦波也都只是片段片段的。你需要我幫你聯絡什麼人嗎?」
「這倒不用,我也有料到會有這種情形發生,我有安排下一步了,妳就好好去做解藥吧。」
MISS林,妳跟我一起去台北總部做一下簡報吧。」張博士似乎也洞悉葛斯還可能有下一步行動,帶走PN2815時,對葛斯做了一個得意的手勢。著MISS林被張博士帶走,葛斯像洩了氣的氣球,無力的任由警衛拖走。

一場混亂結束,孤立的夏娃和M醫生,只好在實驗室安分的進行著解藥的製程。M醫生很瞭解夏娃,只要夏娃一直保持著笑容,就一定早已安排好下一步的行動了,所以她也不會多問。這天從實驗室回到房間,只看到房間裡早就有一個人在裡面了。


MISS林,妳回來了?張博士怎麼會讓妳回來?」M醫生看著眼前的PN2815不覺有些意外。
「她不是那個MISS林。」夏娃一下子就識破了這外表幾乎一模一樣PN2815
「真的如葛斯說的一樣名不虛傳,什麼事都瞞不過妳。MISS林和我PN唯一的雙胞胎,我是PN2815之二。我們都是PN2815,只是我左耳後面有個「2」。我是我姐姐的影武者,所以知道我存在的人並不多。」
「我是前幾個月葛斯偷偷的把我帶進基地來,我跟我姐姐交錯在基地出
現,讓我也熟悉基地的一切操作。葛斯都叫我林妹妹。」
「所以妳就是葛斯暗藏的那顆棋子。」夏娃:「葛斯要行動了嗎?」
「沒有錯,不過葛斯被關在電子監獄,葛斯說只有妳才可以將他放出來。」
「他倒是很清楚。林妹妹,我們先去找台電腦吧。」
林妹妹帶著夏娃和M醫生,找到了一台終端機,夏娃在電腦前面靜默一陣子,然後眼前的電腦開始自動輸入了一組密碼,電腦立即反應:
「歡迎回來,張博士。」
夏娃對旁邊的PN2815-2說:「最高權限已打開,再來就交給妳了。」趁林妹妹操作著電腦時,M醫生不禁很好奇的問到:「電腦怎麼會認為妳是張士?」
夏娃:「只要將張博士的腦波形傳給電腦就可以了。現在電腦不用指紋和眼底當辨識,被認為無法破解的腦波密碼鎖對我來說還是有破綻的。不過林妹妹你動作要快,這邊啟動張博士密碼,台北總部應該很快就會發現有異常,電腦就會被鎖住了。」
「這個我知道,葛斯已經交代我,先把那三架無人機械直昇機密碼改成我們自己的密碼。」
正說著,只見葛斯已從走道一頭奔了過來。
 「哈哈 。 我先道歉,我還真不能沒有你們這群娘子軍。」葛斯一看見夏娃就先自嘲。「人類說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個偉大的女人,我有三個,看來要一統大台灣是指日可待的。」
「林妹妹,若跟台北總部連線的主系統被鎖住,那以南分部為主的副系統可以切換成主系統,使用我的腦波開啟運作嗎?」接著葛斯趕緊詢問PN2815-2
「沒問題的。因為北政府堅持不與南政府有任何連線,所以我們這裡有兩套對外系統。而且我們已用張博士的腦波打開最高權限,可以更換腦波密碼。」
「請你馬上設定。我們要爭取時間,在飛行航權還沒被撤消前趕緊行動。」

奇異果公司南分部基地的天空飄來一片厚重雲層擋住了陽光,在地面投下巨大陰影,三部無人直升機在葛斯命令下自機坪起飛往核三廠而去,螺旋槳颳起的狂風在陰影中更添詭譎,似乎預言著一場鉅變即將到來。
 
當葛斯的影像出現在紫蝶翠谷的通訊銀幕時,所有人正在餐廳用餐,小周正張口要吃一顆雞肉丸子,看見葛斯出現在銀幕上竟也忘了動作,筷子夾著丸子就停在張開的嘴邊。雷神,雷米等人放下碗筷有所默契的看看彼此,然後專心的聽著葛斯的演說。
 
親愛的PN手足同胞們大家好:
我是編號PN2801的葛斯,我旁邊這位是PN 2507鈽鐳。
若按照PN30大限定律,編號2507的鈽鐳現在應該已經離開這世界了,但是他還是活得神采奕奕。前些日子,我跟大家一樣都陷在生命倒數的懼怕憤怒之中,不停的問自己,我們的存在價值就只是一個幫人類清理核廢料的奴隸嗎?或者比人類所謂的奴隸還不如。在核汙染環境中出生入死,冒險工作的我們,一旦接近生命的末端,人類就將我們逐出都會區,讓我們在廢墟中自生自滅,甚至乾脆消滅我們,鈽鐳的雙腳就是在人類的殘害中失去的。但今天我很興奮的告訴各位,歷盡千辛萬苦,我終於找到可以延續PN生命的解藥,自此以後我們可以像人類一樣長壽,甚至比他們更為長壽。只是這劑解藥違背了人類製造我們的目的,他們勢必會想辦法消滅我們。為了生存,我們要團結起來,反抗人類對我們生命的剝奪。
如果你願意為自己的生存奮鬥,那麼你應該加入我們的PN生存聯盟,我保證每一個PN都可以獲得延長生命的解藥,生活在繁華有趣的都會市區中,不久之後成為大台灣共和國的中堅份子,擁有一切人類所擁有的權利。」

紫蝶翠谷的餐廳冒出一陣掌聲,幾個不知情的PN鼓譟起來,俞博士看著他們興奮的模樣,想起三十幾年前末日教派信徒們的虔誠表情,懷著希望的激情永遠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糖衣呀!

銀幕上的葛斯繼續滔滔不絕,其中一段話卻讓雷神、雷米、可風及謙雨等人繃緊了神經:
「我們應該是核爆後的英雄,…台灣人民不願理解的,無法做到的,我們來幫助他們。
首先我們要先讓台灣融合統一,第一步就是讓所有人的生存條件一樣,不僅要消除北重南輕的優越感、消除財富及政治階級,而且要讓富人窮人,官員百姓都親身體驗核汙染的可怕,沒有經歷過苦難的人是無法彎下腰彼此平等而談的。………………………………..」

 

最後葛斯激昂的唱起歌來,這首八十年前一位美國歌手的歌曲,訴說著未來如果沒有地獄天堂的賞罰,世界上沒有國家、宗教的界線,社會上沒有金錢財富的差距,人們如兄弟般不分彼此,就可共享資源,和平充實的渡過每一天。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Imagine there's no countries
It isn't hard to do
Nothing to kill or die for
And no religion too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life in peace

Imagine no possessions
I wonder if you can
No need for greed or hunger
A brotherhood of man
Imagine all the people
Sharing all the world…


歌曲在葛斯深沉雄厚的嗓音中結束,接著他表情嚴肅地舉起右手:
「我以PN生存聯盟領導人的身分宣布:大台灣共和計畫啟動」
然後重重的按下桌前的紅色按鈕。
 
餐廳裡一陣騷動,幾個PN站起來表明要立刻加入葛斯的生存聯盟,
雷神不得不起身安撫。
「大家都知道葛斯前段時間才離開這裡。我跟大家承認,解藥是我們研發出來的,他說他歷盡千辛萬苦找到,事實上是他從我們這裡偷走的。」接著雷神把夏娃及M醫生的事向大家從頭說明。
「既然葛斯已經把夏娃跟M醫生劫走,那不就表示我們這裡沒解藥了嗎?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還是去投奔葛斯吧!」
「大家稍安勿躁,M醫生有留下足夠的解藥供應紫蝶翠谷的PN使用。從葛斯的談話中,我們發現他可能會對台灣南北政府採取激烈的手段。」〈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v7389
  • 因為PN有解藥,葛斯發起了一場翻天覆地的革命;
    不過,舉出的理由倒是十分的合理且具說服性。
    PN能抗幅射,先天已比一般人類優秀,只是生命有限,智慧顯然不差;
    人類能夠續命,大多數的人也是靠醫藥發達啊!
    以今日流行病毒和文明病的猖獗,若非醫學昌明,也不會人口大量繁衍到今日的地步哦!
    只是,想奪權,權力之路和權力結構,可能不像一個奇異果公司那麼單純吧!葛斯還有什麼周密的計劃?拭目以待了。
  • 求生是動物的本能,自古以來,就有秦始皇拜仙煉丹求長生不老,蘇大學士雖說放達,瑜珈煉藥專研長壽之術,苦心也不遑多讓。如果他們兩個是生在2055年的PN,說不定也會率先加入葛斯的生存聯盟吧!

    現今人類靠著醫藥延長了壽命,但也因為壽命的延長開始注重生活品質而使出生率降低,所以到達某個人口數後應該會慢慢下降吧。人口太多除了空間擁擠還有資源不足的問題,有些怪理論就說戰爭或病毒是地球自動調節人口的方法,好像也不無道理。

    似乎葛斯奪權這個轉折有振奮到格友們.........他將如何周旋在奇異果跟南北政府之間,敬請居士繼續捧場喔~

    Rosa 於 2014/09/10 15:12 回覆

  • mojo15
  • 這個笨蛋葛斯...竟然做起了白日夢,

    看來要死傷不少人了!

    這樣的發展,葛斯的變化未免太大了吧!?

    可惡,推理失敗(腦羞成怒)...
  • 板主回覆:
    前幾篇文中雖然看得出葛斯別有企圖,但沒想到野心竟這麼大,我也始料未及!
    其實我們也是從葛斯所得資源的逐漸掌握來壯大他的雄心的。
    歷史永遠重演,也是絕佳題材............
    MOJO別灰心,再猜猜後續,所不定會反敗為勝!

    Rosa 於 2014/09/10 15:13 回覆

  • a1963a
  • 這集終於充分感受到羅沙執筆ㄉ味

    哈~若能猜猜本篇誰當主筆?
    或許
    對偶而言...簡單些

    嘻嘻...打針嘍
    你們倆...誰上?
  • 板主回覆:
    你是說那首歌曲流露出的存在味〈沒有天堂〉+虛無味〈沒有國家〉+共產味嗎〈沒有宗教、沒有私人財產〉.......葛斯的演說詞的確是我寫的!
    不過野犬也沒缺席,事實上大部分的字數主筆還是他,他在細節的描述上比較到位。
    馬馬俏護士帶著解藥來了.....打針不哭送貼紙嗎?........野犬應該每天都有這福利,所以讓我享受一下好了!

    Rosa 於 2014/09/10 15:13 回覆

  • fudi
  • 天啊!
    這葛斯還真的得到人類的真傳,特別是搞分裂、搞運動這部分,這真是...,他是採用了誰的基因呀!
    用利誘來吸引PN族。

    人類的滅亡是始於爭鬥與猜忌,看來這葛斯也要搞垮PN族。最後只是滿足他一人的私慾了。

    我從台北回來,先過來ROSA這裡報到一下。
  • 板主回覆:
    所有的PN都是用M醫生的卵子加入其他人類的細胞核培育出來的。基因的遺傳完全是M醫生一方或是兩者都有,這問題就要請野犬或安媽釋疑了!不過安媽之前有懷疑M的性格也有冷酷一面,依此想想也有可能。或是這項基因就是老祖宗傳下來的人性,每個人都有潛能的!
    蒂蒂說得沒錯,即便是軍力強大的羅馬帝國,也逃不過爭鬥與猜忌的滅毀,歷史中幾乎每個朝代的替換,都起於篡奪者之叛逆與謀害。
    期待蒂蒂分享台北的歡樂假期喔~

    Rosa 於 2014/09/10 15:14 回覆

  • doctork
  • 「被奴役的人民,起來吧!為自己的生存奮鬥,爭取人權,讓所有人的生存條件一樣,消除財富及政治階級,人人平等...」這些口號聽起來何其熟悉!就在上一世紀蘇聯、中國的共產主義,正是以這樣的無限憧憬起家,結局如何是人盡皆知的。葛斯的言論令人毛骨悚然,再這樣搞下去,喬治.歐威爾筆下「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的可怕社會,就要從1984年延展到2055了!

    用M醫生的卵子加入其他人類的細胞核培育的複製人,只含有和細胞核捐贈者一模一樣的基因,並沒有M醫生的基因。這些人的樣子,會和細胞核捐贈者完全相同。葛斯也許是某野心政客的複製人吧...
  • 板主回覆:
    安媽比喻的真好,喬治歐威爾在1948 年寫下1984的預言故事。我們也在2014寫了這篇2055的預言小說。1984裡所描繪的思想控制在二次大戰後的蘇聯、中國一一上演,老大哥是誰,不言而喻。其實他在1945年「動物農莊」裡一步步成形的極權手段及權力內鬥,讀來就像在讀共產黨歷史〈角色還可以一一點名呢〉,而號召動物起義反抗的理由就如安媽所寫的口號,也幾乎就是葛斯講稿的翻版.... 台灣人民有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為警惕,但PN就如書中單純的動物或當年無知的農民呀~

    原來複製人的基因跟卵子無關呀! 謝謝安媽總是仔細地回答專業上的問題。我們有時出於好奇,以為問得輕鬆,但安媽認真回答的態度真的讓我們收穫很多!
    野犬)))))) 要不要考慮安媽的建議,也許從討人厭的名單裡替葛斯找一個老爸去。

    Rosa 於 2014/09/10 15:14 回覆

  • Debby5422
  • 唉 葛斯唱的那首歌
    裡面所描述的內容
    在天堂或者地球上都不可能發生吧
    太唯美 會活得很辛苦
  • 板主回覆:
    年輕時會覺得這首歌描繪的世界很棒,非常認同呢!但是現在想想,沒有國家的界線,也許人自此不分種族沒有歧視了。沒有宗教衝突,也許現在的加薩走廊也是一片平靜祥和。但是人的世界真的就此沒有象限劃分了嗎?
    如果變成:富有的 vs 貧窮的 聰明的vs平凡的 完美的vs缺陷的 這樣的區分不是更為現實殘暴嗎? 國家跟宗教的存在至少保護了弱者,消抵了霸權,不是嗎?
    唯美是一廂情願只見想見的事,而忽視其他的真實。

    Rosa 於 2014/09/10 15:1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