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團體閱讀定調在日本文學的研討,連續趕讀了夏目漱石的「少爺」、太宰治的「斜陽」、芥川龍之介的「傻子的一生」及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幾本共讀書目,一時腦中都是和服身影錯錯落落,再也無力作其他想。





 


這幾本書中除了「少爺」一書筆調輕鬆,題材詼諧有趣外,其餘三本都帶著灰鬱唯美卻也激烈極端的色彩,就像寫下它們的作者們,璀璨華亮的文學人生,最終抉擇竟都如朵朵艷美絕倫的雪色白櫻,寧可在花姿怒放引嘆無數之時,隨風雨落地,任人踏毀,也不願凋零枝頭,徒留老萎殘瓣。閱讀過程中,我雖對這幾本書多有感觸也有戚戚,想執筆寫下心得,卻也思緒繁亂,逐字揪心難以成語,就暫且按下,從輕鬆有趣的少爺開始聊聊吧!

若您經常旅遊日本,一定拿過這種千元的紙鈔,這紙鈔上的人像就是日本人最敬愛的國民作家「夏目漱石」,也就是「少爺」一書的作者。



夏目漱石1867-1916,江戶人〈東京〉,本名夏目金之助自幼學習漢文,大學時轉攻英國文學,對東西方的文化修習均有很高造詣,除了小說,他還精擅俳句、漢詩和書法,深厚的文學素養奠定了他在近代日本文壇的地位。他的筆名「漱石」二字源於中國唐代《晉書》的故事「漱石枕流」,以「枕流是為了洗滌耳朵,漱石是為了砥礪牙齒」的涵義勉勵自己保持堅定的意志。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我是貓」及「少爺」。《少爺》一書更因風格詼諧、平易近人而成為最多日本人讀過的小說,並多次拍成電影及電視劇。
 
《少爺》是夏目漱石在1906年發表的小說,描寫一個生性耿直,初執教鞭的年輕人,從東京到鄉下小鎮任教。率直莽撞的他首先是對鄉下人的「好奇」不能適應,無論他前一天到過甚麼地方,做了甚麼,吃了甚麼,第二天就會被學生寫在黑板上,讓他感覺生活在被窺看當中。這部分的情節讓我想起美國導演伍迪艾倫曾經說過類似的話,「只有大都市裡的冷漠才讓我感覺自在,鄉下的熱情好奇反而處處成為干擾」。其實這情況不足為奇,每當我回到鄉下婆家,也常納悶,為什麼婆婆平時不上街也不串門子,但哪家哪戶開新車,哪家孩子出國玩,哪對婆媳吵架,誰說了甚麼話,她都如臨現場,瞭若指掌!

除了個人生活成為傳聞話題讓主角少爺不耐,後來他又發現,學校裡滿口教育理想的校長並非真的仁愛寬大,舉止說話溫文儒雅的同事也非善類,表面上熱心助人,背地裡表裡不一,挑撥離間,校園內充滿欺善怕惡、公報私仇的不良風氣及結構共犯。俠義的他最後在被栽贓、利誘的雙重夾攻下,終於忍無可忍,夥同另一個因個性正直也遭受迫害的同事,一起把壞蛋痛打了一頓,只是最後兩人還是包袱款款,離職回家。其實這類故事放到哪個社會角落都一樣,作者設定主角是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就是想以單純不世故的眼光看待這社會普遍存在的事實。捧讀少爺一書時,正好電視台正重播前些日子人氣超紅的「半澤直樹」,劇裡的年輕銀行員因上司私心,違規借貸造成銀行虧損,追究時卻由他扛責任背黑鍋,百口莫辯下甚至得下跪道歉。與少爺故事類似的情節場景,在不同時代,不同人物身上雖有不同的程度反應,但不顧後果為伸張正義放手一搏,讓對方灰頭土臉的結局還是令人振奮!少爺把對方痛打一頓,就此恩仇兩斷,揮揮手過新生活去。半澤直樹忍辱負重,努力達成超難任務,除了為自己平反,也為社會除暴安良,過程中不僅正面迎敵,甚至當場誓言要對方加倍奉還,威脅恐嚇,竊碼蒐證,無所不用其極。在人口總數佔38%A型血型,低調壓抑,凡事吞忍服從的日本社會,不難想像這類積極反撲惡勢力的舉止有多大快人心,難怪少爺一書百年來廣受日本人喜愛,而半澤直樹也大受日本上班族歡迎。
 
只是書是書,電視劇終究是電視劇,不管日本或全世界,回到生活層面,如何面對生活周遭種種不公不義還真是難拿捏的事。之前台灣媒體報得沸沸揚揚,令所有父母心傷難過的「洪」案近日宣判,法官對幾個肇事罪犯的刑期輕判,引發大眾不滿。且不論斷這些法條是否公義,若我們往事發前端探討,一個涉世未深的孩子挺身對抗軍隊體系的不公及弊端,是「正直勇敢」還是少了現實思量?用「犧牲生命」換來的正義,對個人及親人來說永遠是個遺憾………..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