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館的推理遊戲」

大導演的最後一場戲〈下〉


文:Rosa & 野犬           圖:野犬
 

 他放下手上的咖啡杯:
「我大概知道誰是兇手了。其實每個人似乎都有一點動機,所以都有可能是兇手。我們就一個一個來看看。」
「阿蔡先生,他唯一能下毒的機會是分發杯子的時候。不過第一杯紅茶沒問題,所以問題應該不是出現在杯子上。」
「女主角琪兒也有可能在冰糖裡放毒,不過如果這樣,冰糖或糖匙應該會檢出毒物。編劇有可能將預先準備好有毒的奶油球趁機放入奶精罐,不過這樣也太冒險了,因為無法控制誰會去拿到有毒的奶精,除非編劇和女配角聯手預謀,女配角知道那一個奶油球有問題。」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是女配角將預先準備好有毒的奶油球趁機放入導演的第二杯紅茶裡。不過這兩個情況就是兇手必須事先準備一個無毒的空奶油球,換掉有毒的空奶油球,再找機會棄置有毒的空奶油球。不過這樣也無法解釋大壺的紅茶罐裡有毒。但是女配角還有一個下毒的機會,就是趁著要倒第二杯紅茶的時候,將氰酸鉀放入紅茶壺裡,這樣就可以解釋為何導演的杯子和紅茶壺會有毒。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大,第一,眾目睽睽之下藥放毒可能有些困難,而且這樣就把自己陷在嫌疑最大的危機中。最重要的是如果她事先藏毒,也要有容器,警方有可能會在她身上找出有毒物反應的容器,但是事實上警方並沒特別的發現。」
「最後的可能性就是女助理小琳了。小琳有兩次可以下手的機會,第一次是泡紅茶的時候下毒。但是小琳剛泡好的紅茶大家都喝了,沒有問題,紅茶渣也沒有毒物反應,所以剛開始的紅茶是沒有問題的。」
他看著眉頭依舊深鎖的福生:
「我猜小琳替大家到紅茶的次序,最後一個一定是導演?是不是這樣?」
「咦,你怎麼知道?小琳替大家倒紅茶,最後一個倒的就是導演,而且她應該知道導演喜歡喝水,所以倒剩的紅茶壺就放在導演旁邊。」
「導演是喝了第二杯紅茶才中毒,但是大壺的紅茶也出現毒物反應,所以也有一種可能是小琳替每個人倒完紅茶後再將毒物放入紅茶壺裡。不過這個問題和女配角的問題一樣,應該可能性不大。」
「那不是都沒有人是兇手,難道是導演自殺?」
「還有一種可能。」
「喔?」
「紅茶本身從沒毒變成有毒。」
「怎麼說?」
「時間有時候也可以成為殺人的利器,只要找出可以控制時間的東西,我想應該就是答案了。」」他臉上浮起一絲神秘的微笑。
福生用力思考著他的話,突然大叫一聲,豁然開朗,拍了一下桌子。
「我懂了,麻煩你再給我一杯冰咖啡。」
 
最難的關卡解決了,福生開心的喝著冰涼混著香醇奶泡的咖啡,而後又陷入沉思。
「若照這答案往回推斷,最有可能的兇手居然是沒什麼動機的小琳。」
「別忘了,臥室的錄影帶裡也有她。單純的人反而思考容易極端,也容易被利用。但是你別高興的太早,如果她堅決否認她是兇手,你有對策嗎?」

偵訊室裡,福生看著清純的小琳,心裡有點不忍,但他還是開口了:
「小琳,我們手上有證據。證明你跟導演有男女關係,我說的對嗎?」
小琳臉上先掠過一陣蒼白,隨後全身緊繃,眼裏露出防衛的神色。
「他騙我的。他說會給我錢讓我先還掉家裡的債務,而且後面會安排我上鏡頭演些配角,再培養我成為女主角。」
「但他食言了,所以你心理懷恨,就把他殺了!」
「我沒有。難道因為茶是我泡的,你們就說是我?」
「我想妳是用保冷袋趁機把有毒的冰塊帶到導演家,先冰在冰庫,等泡紅茶的時候再將有毒冰塊一起放入紅茶壺裡。這個妳一定有在家裡精密的計算過,一開始冰塊還沒溶解,所以倒給大家的紅茶沒有毒,等到後來冰塊溶掉了,預藏在冰塊裡的氰酸鉀就溶在紅茶壺裡了。所以妳替大家到紅茶時,最後才倒給導演,而且還把剩下的紅茶壺放在愛喝水的導演旁邊。」
「不過這只是您們的猜測,你們有什麼證據說我做了這件事?」
福生不禁佩服起金老闆,果然這次又被他猜到了!
「妳知道現在的科學非常的進步,即使很微量的毒物我們都可以測的出來。雖然妳把氰酸鉀藏在冰塊中,但是冰塊還是會呼吸的,我們在妳帶去的保冷袋的空氣裡,測到非常微量的氰酸鉀。請問妳怎麼解釋妳的保冷袋裡有氰酸鉀?」
小琳終究是單純的小女孩,一下子張口結舌就崩潰了:
「是他逼我的,他不僅要我陪他上床,還要我陪其他人。他說若我不答應,他會把事情到處講,讓我在社會上混不下去。我受不了才這麼做的!」小琳全身發抖,邊說邊哭,讓人心疼。
 
 健群正整理著桌上的草稿,見福生警官開門進來,心裏微微不安。
「警官,有事嗎?」他主動開口
「王先生,劇組裡面跟小琳走的最近的應該是你跟琪兒吧。我們已經訪查過,你上個月曾跟大老板吃過飯,那時候他已經跟你透露想換導演的事了,而且你為了琪兒被迫陪客應酬的事很生氣。所以當小琳跟你哭訴時,你利用了她的憤怒,讓她替你下手。氰酸鉀對她而言不是容易取得的東西,是你拿給她的吧。」
 
知道自己沒法再掩飾,健群垂頭掩面,過了一會兒才說:
「我對不起小琳,她一直都認為我幫她是為她打抱不平,能不能不要告訴她這殘酷的事實。」
「我不知道能瞞多久,但至少這幾天吧!」福生淡淡的回答。他憂傷的看著窗外天空,想著天上浮雲、地下人心原都是一樣,無情無常。〈The end〉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