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5 〈十四〉 野犬  

作者:Rosa  & 野犬              插畫:Rosa  & 野犬

 

「葛斯再這樣胡搞,台灣遲早要被他弄成一片廢土,最後台灣一定會被國際社會放棄而孤立。以後我們每個日子都將會變成飢餓和痛苦的寒冬了。」
雷神和謙雨來到南部基地跟大家一起討論目前的情勢。
「我們是否要出動去想辦法制止葛斯的瘋狂舉動。」雷米也很憂心目前失控的情勢。
「我想葛斯已經押出他最後一步棋了,他不會一下子把籌碼用盡,我們可以先觀察一下情勢。而且要讓曾經一起生活共事過的PN互相殘殺也不是我所樂見的。不過目前這種時機對某個單位倒是天賜良機,既可以成為全島的英雄,又可趁機統一台灣南北。」
「你是指南政府?」
「當然是他們。目前除了我們,就只有他們可以輕易突破葛斯在奇異果總部周圍遍佈的核污染物。南政府高層希望跟我們達成達成互不侵犯協議,這樣他們好專心去對付葛斯。」
「如果南政府這次成功制服葛斯,會不會又產生了一個更大的獨裁巨獸?而且把葛斯逼急了,會不會讓他豁出去,弄出更嚴重的核污染?」可風則擔心另外的問題。
「這倒是需要觀察的。不過南政府有跟我表示,『不經一番寒徹骨,那知土地撲鼻香』,經過這一次大變,以前南北這樣吵吵鬧鬧終究是虛的,大家的根還是得長在這片土地上,唯有愛惜這片土地,一起努力將這塊家園建好才是真的。不過政治是多變的,希望他們這次是真心的。」
「以他們對待PN的模式,我不認為他們會真心的為台灣全民來著想。」雷米倒不是這麼樂觀。
「我也有這種顧慮,而且我也想過可風所提的問題。所以我跟南政府協議我們也會派出一小隊人員去協助,但是攻堅打擊葛斯的功勞留給南政府,我們只是在旁支援突發的變化。」
雷米:「我不懂我們為什麼要摻上一腳,你不是不想PN互相殘殺?」
「我有研究過奇異果總部的地形,奇異果總部是棟都市大樓,葛斯在周圍放置核污染物作為抵禦北政府的屏障,可是他漏算了南政府會趁機插手。只要南政府出動,他就沒有勝算。我是希望能在葛斯引爆炸彈之前先阻止他。」
雷神轉頭向夏娃問到:
「真正能解決台灣的問題,不讓這些政治家一直利用核污染來傷害這片土地擴展他們的野心,只有看夏娃了。夏娃,妳這邊進行的如何了?」
「多虧米娜的幫忙,我已經將我的細胞染色體植入瑪納,新瑪納已經培育出來。現在新瑪納吸收土地和空氣中的輻射的能力增強許多,如果再確定根部的汁液不會有輻射,那我就可以用分生細胞栽培來大量繁殖了。」
「那我們就可以在台灣有輻射的地方種上新瑪納了。大約還要多少的時間才可以用?」
「要確定新瑪納的根到底會不會有輻射,需要觀察一段時間。加上分生細胞培育,最快也要幾星期才能大量生產。」
謙雨:「其實我覺得分生細胞培育和等待結果可以同時進行,這樣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間,分生細胞培育這方面我可以幫忙做。」
雷神:「那就大家分頭來進行了,希望很快就有好消息。米娜妳現在身體還好吧?」
一旁的米娜,精神奕奕:「我現在狀況很好,沒有什麼異樣,有什麼需要的任務我都可以執行。」

果然如雷神所預測的,幾天後,一隊PN攻進了奇異果總部。葛斯的核污染屏障對PN形同虛設,大樓雖然有堅強的電腦防衛系統,但是南政府的小飛機繞著大樓來回掃射,層層玻璃帷幕如玻璃雨般的碎裂落地,奇異果總部的電腦也就失靈而喪失作用。

 

2055 〈十四〉 野犬  


當南政府的PN陸續攻入奇異果總部大樓,雷神、雷米和米娜帶著一小隊的PN守在大樓幾個重要出口。
米娜:「葛斯一向很精明,為什麼這次感覺好像僅是有勇無謀困獸之鬥。」
雷神:「可能是奇異果南部基地的挫敗,打亂了他的佈局,不過不要小看葛斯,他不會這麼輕易的束手就擒。」
雷米看一下手中的機器:「以我們對葛斯的瞭解,葛斯一定會變裝混在南政府的PN裡趁亂逃走。所以夏娃有給我這個葛斯腦波偵測器。」
不久在槍聲交響,煙霧瀰漫的混亂中,腦波偵測器響起,上面出現一個移動的紅點。雷神作個手勢,在紅點移動的動線上,和雷米、米娜埋伏著。果然看到一個南政府的PN正迅速的離開奇異果總部大樓。
雷米跳出來擋在前面:「葛斯,不跟老朋友打打招呼,這麼快就要走了。」
葛斯愣了一下,看到自己被三個人圍住,雙手一攤:
「算你們贏了,要割要剮隨你們了。不過台灣就要跟我一起陪葬了。」
雷神:「大家同是PN,也不用互相為難。交出骯髒彈的控制器我們就放你走。」
「台北地區已經來不及,我在遭受攻擊時就已經按下,現在應該已經引爆了。不過我手中還有桃竹苗炸彈的控制器。如果讓我離開,我可以給你們控制器,但是安裝骯髒彈的地點則必須等我離開台灣才傳給你們。」
米娜:「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
「如果你們不相信我,那就一拍兩散,你們再去慢慢清核廢料了。」
雷神:「我相信葛斯,他在台灣沒有舞台,再弄也沒有意思。可是現在全世界對核武很敏感,有國家願意會收容你嗎?」
葛斯哈哈大笑:「有人類的世界,就有一種東西是到那裡都行的通,那就是『錢』」。

葛斯一敗塗地,搭乘直昇機逃出了台灣。雖然成功的阻止了桃竹苗骯髒彈的威脅,不過,原先葛斯所預藏在台北市和新北市的骯髒彈卻仍然被引爆了。

廣大地區的核污染陰影籠罩台北,民眾紛紛逃離台北地區,桃竹苗一時湧入大批的人群,抗議的聲浪也如潮水湧起。北政府出面卸責,痛批南政府輕率行動讓台灣陷入萬劫不復。南政府則強力譴責北政府一再懦弱退縮,犧牲人民,才會造成今日的局面。網路和媒體則一片紊亂、陰暗和責難。
東政府則在此時釋出善意,願意開放界線,接受避難的同胞,同大家一起為台灣而努力。
正當核陰影持續籠罩著台灣,PN生存聯盟美麗的洋娃娃又出現在全台的電視上。

「只圖眼前的安逸,不去面對痛苦的真相其實是最大的危險。就像看著眼前芳香味美的食物,人們便忘了潛藏其中的危害,日積月累地成為身體裡看不見的病灶毒瘤,非得經過一場大病才顯出已經受傷的身體及耗弱的器官,不過通常都為時已晚。PN的存在也許是老天願意給台灣一個機會,在還有力量恢復健康時讓台灣生一場大病。葛斯台灣大聯盟的美麗口號架構在虛假的正義上,就像讓人生病的細菌到處傳染,最後帶給大家一場災難,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也是一個重生及反省的契機。在我看來自私、冷漠、貪婪才是真正致人於死的最大毒瘤,葛斯為了成就自我的政治野心,犧牲同袍、犧牲土地的行為其實就是每個人的人性翻版,是讓台灣團結重生的最大阻礙。經過這次的災難,我們終於見到南、北、東政府撤去彼此的藩籬重新互相接納,希望大家經由此次教訓,也能放下個人的自私自利,團結起來為國家及後代子孫努力,重建美麗的福爾摩沙。PN生存聯盟接下來會在各地大量種植一種名稱叫做瑪納的藤類植物,這種植物看起來雖然醜陋,但它的根部可以吸收土壤中的核污染及空氣中的輻射,若進行順利的話,我們預計十年後台灣可以完全去除核害。

雖然葛斯帶給大家傷害,但這三十幾年來為台灣奉獻犧牲的PN也不計其數,瑪納之所以培育成功更出於一位PN無私的犧牲。因著這顆美麗心靈的高貴奉獻,我希望所有的國人都可以把PN看成自己的同胞親人,給我們鼓勵及尊重。因為PN所做所為都是人類難以親身實踐的。」電視演說過程中出於一股心靈上的悲傷感應,夏娃最後一段話開始哽噎並留下眼淚。

 

關掉廣播之後,一旁的眾人都靜默不語,悲傷地看著夏娃。

「M醫生要見我是嗎?」夏娃對著來傳訊的謙雨說,謙雨點點頭。

「時候到了,大家都跟我一起來吧!」夏娃邊說邊望過房裡的每一個憂傷的臉,然後就往M醫生的房間方向而去。

白色素淨的房間裡,大家靜默地圍著躺在床上的M醫生,米娜跟可風在一旁哭紅了眼睛。M醫生因為不忍米娜為了培育瑪納基因只剩不到三個月的日子,另外想出了可以為米娜重新製造新基因疫苗的方法。首先M醫生在自己體內先輸入「已經植入瑪納基因的夏娃細胞」,再接受一些輻射,產生異變後,便可製出新的基因疫苗。M醫生是PN母體,所以是很好的受體。但是這種基因疫苗有時效性,一次只能製作一支。原本以為可以一直為米娜製作疫苗,但是M醫生因為年紀大了,接受輻射後身體直轉急下。不過也因為M醫生的分擔,米娜有了多活半年的機會。

 M醫生不願米娜及其他人知道這件事,葛斯作亂這段時間便都稱病不出面,只有夏娃及謙雨默默的照顧著她。

 

床上的M醫生微笑地看著大家,聲音虛弱卻清晰:「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回到故鄉美濃了。我看見自己站在小時候住的磚牆紅瓦的房子門口,望著院子裡青翠蒼鬱的樹木跟池塘,樹上傳來蟲鳴鳥叫。走出門外,路上還有天真的孩童們帶著小狗奔跑嬉鬧著,一切都那麼美好。孩子們,你們告訴我,在這段時間的努力後,我的夢可以實現了嗎?」

夏娃回答:「可以實現了,不久的將來,南部所有的小鄉鎮都會恢復原來的繁華跟清淨。」

M醫生安慰的點點頭:「那麼我這一生就問心無愧了!米娜,你過來。」

M醫生緊握著米娜的手,激動且充滿不捨 :「米娜,你是我最大的驕傲,也是我最大的安慰,但是對不起,為你我只能做到這樣了! 」

 

半年後的一天黃昏,雷米捨去磁浮小車的幫忙,親自揹著米娜走在合歡山的山道上,震攝人心的群山峻嶺把兩人環抱其中,路旁一些未曾見過的小草小花在微風中展瓣伸枝惹人愛憐,充滿讚嘆之情的雷米轉過頭向米娜說:「米娜,你看,好美的地方,好美的花草。這就是你用生命換來的台灣呀!」

當兩人到達山頂已是晚上,夜空中星光閃耀如鑽,雷米小心地把米娜放躺在在柔軟的草皮上,溫柔的星光照映在米娜臉上,透出亮潔的光芒。

「人們都說,從這裡看星星最美了,米娜,你快張開眼睛看看這些世界上最大顆的星星。」
米娜努力的張開雙眼,看著天空的斗大繁星,用著微弱卻快樂的聲音問道:「雷米,這裡是天堂嗎?」

 

 星空4.jpg  

 

二十年後的紫蝶翠谷,仍是蝶飛草綠的幽谷靜地,在謙雨及可風的用心經營下,這裡成為一處農莊式的安養院。謙雨、可風兩人結婚之後,就一直留守在這裡照顧地底王國的老人們。十年前也開始有衰老的PN陸續回來安養天年,沒有子嗣的他們在這裡找到屬於自已的晚年之樂,含笑相伴的走過餘生。

這一天,一個佝僂著身軀,似曾相識,提著簡單行曩的老人走進莊園大門,望著莊園一側的墓園靜默許久。

雖然老人額上的編號已然不見,滿布皺紋疲憊的臉上卻說明了他一路的流離及滄桑,謙雨認出他曾是紫蝶翠谷的過客,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累了吧,回來了就好!」〈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