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5

 台灣



  作者:Rosa & 野 犬
                                       
                                       
                                       〈插畫:Rosa & 苗苗〉
                                    

 可風的父母親是地底工程的設計者之一,因深刻了解基地結構,具有維修能力而在每場的爭鬥中都是雙方保護的對象,跟他們一樣,謙雨一家也因為父親具有醫療能力而沒受到傷害。他們倆人無可選擇的承繼了父業,而在這迫在眉睫、生死存亡的階段成為領導者

 可風、謙雨是在幼兒時期就跟父母在地下生活,曾經經歷過核爆前的世界,個性較為沈穩。健偉則是在地下洞穴出生,從小就生活在為小小資源你爭我奪的小世界,所以行事較為極端和衝動。核爆後經過幾年,地底洞穴外面輻射量減弱,靠著原先儲備的幾件輻射防護衣才能陸續外出去蒐集有用的資源。只是即使有穿著輻射防護衣,也不能長時間在外逗留,而且每次回來都要耗費寶貴的清水來沖洗輻射衣和身體,所以活動範圍也僅止於在山洞附近的鄉鎮。這次因為山洞裡的發電機嚴重受損,只好找到車輛遠到高雄來找尋資源。
「要不要趁晚上進攻,我們身上累積的輻射量快要超過危險值了。」健偉手裡把玩著在附近廢棄的警察局的彈械庫裡找到的手槍。
一向沈穩的謙雨有著不同的看法:「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剛剛進船的那個人並沒有穿防護衣?他居然可以不怕輻射的傷害。而且他們的自動車也是我們沒有看過的,我想他們一定擁有很新的科技,在不瞭解實際狀況,光憑我們這幾個人去蠻幹是沒有勝算的。何況他們昨天肯給我們食物和水,顯示他們是很有善意的。與其去搶奪他們的東西,倒不如和平的去尋求他們的幫忙。我想他們進步的科技一定可以解決我們的困難。」
健偉用手槍描了一下謙雨,冷冷的說:「別做春秋大夢了,他們設備這麼好,一定是政府派來的,我認為絕對不可以相信他們。」
可風比了手勢要健偉把槍放下:「我認為謙雨說的對。即使是政府派來的,我們也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好失去了。反而我對他們的新科技很有興趣,能夠去瞭解一下,也能夠對我們地下基地很有幫忙。」
謙雨興奮的補充著:「說不定可以跟他們學如何不怕輻射,這樣大家就可以重見天日不用再躲在地下了。」

在船艦裡,雷米拿出一瓶小罐子,往傷口噴了一下,傷口立刻止血覆上一層薄薄的保護膜。
「先去看一下外面的情況吧。」
雷米和PN2906PN2907走過入口的除幅氣體室後,進入船艙裡設立的隔離空間。三人走過狹窄的走道,進入船首的艦橋。原本艦橋上四周的玻璃窗口已經被鉛板和防幅物堵住,幽暗的空間,感受到人體的體溫,智慧型的燈光立刻亮起,隨著光照辨識,燈泡裡的感應喇叭也傳出了聲音:「PN2733歡迎回來。」光線慢慢轉為淡淡的藍光,照射藍光能使大腦具有較高警覺性與正確的反應,燈光從雷米皮膚溫度的變化,也感受到雷米心中的情緒。
艦橋上電腦顯示著艦外周圍的生物熱感應,艦旁貨櫃裡可以發現有5個人形感應。
雷米打開了設置在船艦四周的防護網。
「先觀察看看,目前應該還不至於有什麼威脅。而且我們PN一直被教導著,除非危及生命,不可以對倖存者有攻擊的行為。」
卡比有些不以為然:「現在我們都已經除役了,還要管那個利用完我們就棄我們於不顧的政府規定嗎?」
「我不對倖存者攻擊,不是因為規定,而是因為大家都是人,都是同胞。」
雷米顯然是領導者,有點嚴厲的回答,讓卡比也不再出聲了。
「你們在這觀察一下,我去醫務室看一下米娜。」
醫務室裡,充滿液體的圓柱形玻璃櫃沈浮著一位身材瘦小的女性。玻璃櫃上不同顏色的燈光不停閃爍著。



                                                                                〈 插:野 犬〉

PN2505米娜,上個月在執行任務中突然倒下,即使用了維生設備,肝腎功能仍然逐漸的衰竭。
「你回來了。」透過維生器裡的光導器,將米娜微弱的聲音藉著光線傳導出來。
「沒有找到其他PN,不過回來時艦外出現幾個倖存者。」
雷米隔著透明玻璃蓋看著平靜的躺在裡面的米娜,日漸消瘦萎縮的身形跟之前帶領這個小組的意氣風發完全判若兩人。米娜是雷米的前輩導師,也一如姐姐的對他多所照顧,在之前的多次任務也多虧米娜才讓雷米在幾次的危機中平安而退。
「我想我的時間到了。」
「不,一定有方法可以治好妳的。我不會讓妳死的。」雷米用手輕輕撫摸著玻璃櫃。
「這是PN的宿命,也是沒有辦法的。」
「我不會這樣就放棄的,妳不是一直想去看台灣其他的地方嗎?我一定會找出辦法的。」
雷米調整加強了維生設備的效能後,回到艦橋。
「外面還沒什麼動靜,倖存者還是在貨櫃那邊。」PN2907看到雷米進來趕快報告現在的情況。PN2907去年才加入這個小組,小小個子對機械卻很著迷。幾樣不起眼的東西,都可以在他手上變成很有用的工具,他給自己取了個名字「羅巴」。
卡比知道雷米和米娜的關係,也走過來:
「您看過米娜了,米娜情況越來越不好,我調整了幾種修護程式,效果還是沒有見效。要救米娜只有到大基地去了,那裡設備很好,說不定有更好的方法。可是最近大基地附近輻射塵增多,影響了通訊,這陣子一直聯絡不上。」

雷米下了決定:「我想沒辦法再耽擱了,我們直接開車過去。」
卡比的專長是醫療,他很清楚目前的裝備:「可是我們只有兩輛防護車,大型的防護車有簡單維生設備,但不是全自動的,必要的時候還是需要有人在旁操作。但是駕駛大型防護車需要兩個人同時操作。如果另一個人駕駛小型防護車,就沒人操作維生設備。」
羅巴天真的說著:「那我們就只開大型防護車去就好了。」
雷米:「不行,大型防護車是救難用車,本身沒有防禦能力,還是要配有武器的小型防護車同行才行。何況最近除了一些倖存者外,還有一些企圖不明的侵入者,沒有武力保護是不行的。」
卡比兩手一攤:「看來我們還需要一個人手。」
突然艦橋的燈光轉成紅色,警報器響起,顯示有人進入了警戒範圍。




三人急忙移到監視銀幕前,此時銀幕出現兩個熱感應的紅色人影,高舉雙手,慢慢靠近船艦入口。
兩位停止前進,先表明你們的身分。」雷米透過對講機向來者喊話,卡比也啟動武裝探測掃描,確定對方沒有攜帶武器。
「我們是末日神教的教徒,是核災後躲藏在地底洞穴的倖存者。我是本教的左護法藍可風,另一位是右護法張謙雨。」對講機傳來女子清晰堅定的回話。
「是躲在貨櫃旁那些倖存者,剛剛才用石塊攻擊過我們,現在又想做甚麼?」卡比皺了下眉,轉頭對雷米說。
「他們向我們投擲石塊,應該是想測試我們的防衛態度或者身體構造有何不同,畢竟我們外觀上跟他們看起來不一樣。」雷米指著額頭上的記號提醒卡比。
「請問你們有甚麼事嗎?」雷米對著對講機再度喊話。
「由於我們洞穴裡的維生系統發生故障,目前急需食物及零件設備,你們能幫助我們嗎?」
十秒後艙門打開,雷米的聲音從裡面傳來:「請兩位進來詳談。」
 
脫下防護衣跟著羅巴走進艦橋的可風,一頭黑長髮扎著馬尾,清麗脫俗的輪廓五官透著一抹剛強。走在可風之後,低調溫和的謙雨則有著一雙敏銳的眼睛,非常好奇地環顧周邊的儀器設備。卡比迅速的從兩人的表情特徵判讀他們的個性,跳脫人類情緒世界的PN,反而可以更具體的看出各個人類所屬的性格類型。
雙方簡單介紹自己所屬的團體及同伴後,謙雨開口問:
「我很好奇,三位為什麼可以不穿防護衣暴露在戶外的輻射塵當中,難道現在已經有抗輻射的藥物或內置裝備了嗎?」
由於艙內未曾來過客人,羅巴有些興奮,熱心的搶著回答:「我們跟你們不一樣,我們不是正常人類,是科學家們培養出來的PN族,post-nuclear,我們具有耐輻射的體質,可以出入重災區幫政府做清理及重建的工作。」羅巴邊說邊指著自己額頭上的藍色編號。
「換言之,就是生化人。」卡比插嘴。
羅巴繼續說:「不過,我們三人已經退休除役了,現在一起住在這裡….
「等死!」卡比又尖銳地打斷了羅巴的話。
雷米看著有些憤怒的卡比,想起今天自己在公寓流下的眼淚,他知道他們內心某些部分已經悄悄地改變了!

 

卡比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大家沉默了一會兒,謙雨靜靜地看著三人,心中有所觸動。核災後的第五年,地底王國因為生活枯燥煩悶以致人心浮動,有一派人開始構思重回地面生活的可能性,他的父親也是其中之一。以教主為中心的領導階層害怕技術人才流失影響地底生活,在一次秘密會議後下令,把隨著主人在地下生活的一些貓狗寵物,以「實驗」的名義捕捉送至地面,過兩天後將它們帶回,放在厚玻璃隔起的實驗室裡讓大家觀察,當時十歲的他親眼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愛犬小福從嘔吐、倦怠、癱軟到全身脫毛而死,深刻感受到掌權者為了「殺雞儆猴」的政治意圖,對非我族類任意犧牲的冷酷。他嘆了口氣,帶著理解,溫柔的凝視卡比的眼睛,輕輕地說:「我懂了!」

                                                           
「你們剛剛提到地底洞穴需要食物及零組件,可以再詳述一下嗎?」雷米改變話題。
「主要是我們的供電系統出了問題,若能找到替換零件修復設備,地底空氣不足的情況可以馬上改善。另一個則是食物的問題,就算恢復供電,室內植物生長仍需要時間,我們目前的存糧大約只剩兩天了!」可風回答。
「這幾年我們收集了些機械及電子零件,也許可以找找看,你知不知道所需零件的型號編碼?」
「我們需要兩組NE530的整流子,四組2500w的還原電池,及一組NC95的電路模組,還有冷水型的散熱器。
羅巴仔細聽了可風所說的零件型號後眼睛一亮,帶著十足的把握,躍躍欲試:
「這些零組件我都很熟悉,大致可以了解你們的發電方式,你們的機器已經運轉三十幾年,說起來已經非常老舊了,今天修好說不定明天又有其他地方壞了,如果你們同意,我倒是可以幫你們重組一套機組。只是機組裡要用到的電路模組還缺少些控制晶片,不過,我確定在我們的大基地裡有。」
這時雷米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我們來做個交易,你們覺得如何?」
可風望向謙雨尋求他的意見,謙雨代可風回答:
「願聞其詳。」
「我們要運送一位生病的前輩到另一個較大的PN棲息地治療。為了安全,我們得開兩部防護車,除了駕駛,還必須有人操作病人的維生系統,至少要四個人才能出發,目前我們只有三個人,你們能不能幫我們的忙,一起把病人送過去。到了大基地,除了安置病人,我們也可以在那裏取得控制晶片。之後我們一起到地底洞穴幫你們組裝發電機,你們覺得如何?」
「可是我們還有食物的問題!」可風焦急地說。
「你們跟我來。」。
 
可風及謙雨跟著雷米走過一條通道到另一個艙房,卡比也尾隨在後。這個艙房中間有張金屬長桌及幾把椅子,靠牆一邊是櫥櫃與工作平台,中間設有一座水流裝置及水槽。可風知道這是他們的餐廳及廚房。
「請坐!」
雷米邊說邊示意大家坐下,他打開冷藏櫥櫃,拿出一盤不規則的白色糕狀物體,分盛在幾個小碟後遞給他們。
「兩位請用!」雷米說完,自行拿起盤中的食物吃了一口。
可風及謙雨也跟著拿起食物一口咬下。頓時滿口汁甜味香,加上新鮮軟嫩的口感,可風忍不住問道:
「這是甚麼東西啊?真是好吃極了。」
雷米起身打開另一個櫃子,拿出一顆形狀奇怪,外觀像花朵的紅色物體,可風認出那是長在廢棄貨櫃上方巨大藤蔓的叢生葉片。雷米用刀割下其中一瓣,切開外皮後拿出中間的白色物質。
「這食物就是從這些葉片裡取出的果肉。我們也不知道這是甚麼植物,偶然間被前輩們發現它具有多種人類所需的營養素,靠著它維持一般的基本所需是沒問題的。」
「可是這植物難道沒有輻射汙染?」謙雨還是有點不放心。
「我們用儀器測過,雖然外皮還有非常微量的輻射,但是可以經由除輻氣體消除,剝除外皮後的果肉則完全沒有輻射。」
「真是神奇,沒想到這種長相可怕的植物,裡面居然藏著可以救命的糧食。也許上天不想絕我們的路吧!」雨謙興奮又感動。「讓我想到舊約聖經裡的「瑪納」了!」
雷米及卡比都大笑起來!
「沒錯,這東西我們就叫它瑪納。」
「這港口附近長了許多這種植物,你們可以摘取回去當作替代糧食。只是要記住一點,我們研究過這種藤蔓,它的葉叢中含有一種特殊的轉化脢,能夠吸收土壤中的輻射物質,將輻射能轉換成營養物質供給全株生長所需,就好像光合作用一樣。雖然它的葉子可以摘食,但是不能全數摘光,至少每株要留下一顆葉叢,否則藤蔓很快就會枯死。而且千萬不要去碰觸它像血管一般的根,根裡面的汁液有很強的輻射物質。」雷米慎重的告訴他們。〈待續〉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