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
沉重的水分子壓住胸口
天空竟像快哭了一樣!


 一場喪禮追趕著兩場婚禮的腳步而來
年輕人找到奮戰的起點,歡喜地去了
老者也找到安心的睡姿,歡喜地去了
驀然中…
夾縫中的我們
有的竟成了浪頭上的人
清醒地迎著海風
終於決定
要開始好好過每一天

只不過
我總是
錯過交流道的出口
違規迴轉
為了準時去見一群更違規的人
 
無意中
偷讀鄰桌的一頁詩篇
發現了一個相似的靈魂躲藏在同一座城市
騷動


很巧的
遇到症狀相同的醫生
省下不怎麼確定又得措辭細描的呻吟
 
生命在詼諧錯置下苦笑,卻正常行進著
也回不去了
 
可以依循的軌道是三餐的開飯鈴響
總把我們領回慾望的起端  
補充
追逐的力量

繼續逃避的依然 
 
這星期
沒有頓悟
只有幾道菜跟悲喜兩個對岸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