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小  蘿  莎


這幾天發現,在搬家的昏亂中,除了手寫稿外,可能還被老爺誤丟了些東西。年輕時不覺得少了某樣東西有什麼差別,現在則好想在茫茫記憶中抓到一些可供回想的物品或紀錄。去者去矣,還留在身旁的就先做成影像文字以防萬一

Rosa在前篇提過以前有段追錢的日子。那時除了假日擺攤,我也試過在精品店賣自己的手作娃娃。

照片裡的娃娃「小蘿莎」是我第一個手作產品,也是唯一的一次。那年經由朋友介紹,有家精品店老闆看了娃娃樣品後跟我訂了六組。小蘿莎在精品店的標價是3600元〈通常會以八折價賣出〉,老闆用1200元跟我買斷,但我光是材料成本就接近500元,我自己只賺工錢700元。第一次嘗試有些興奮,做到一半就知道時間虧大了,不過既已答應下來,賠上時間也得做好。




小蘿莎是個卷髮戴帽的鄉村娃娃,身高50公分,跟一般臉部用保麗龍模型繃布的作法不同,小蘿莎的臉用膚色針織布連著髮帽車成一體,裡面填充棉花,除了眼睛是用黑色橢圓塑膠眼釘上,眉毛及微笑嘴型都是一針針縫成。娃娃的身體部分用白色胚布車形填充,身上的衣褲,我用六種不同花色的日本印花布量身縫製後幫它們穿上,頭髮則用粗毛線編車在帽身邊緣。那時心裡幻想也許有機會做成個人品牌,還設計了商標用手繡方式縫在娃娃褲子上。




六組娃娃推出後,很快賣掉了,精品店想續訂,但我製作過程耗費的時間實在太多,真的不划算,就先暫停了!由於小蘿莎是同款娃娃的依做樣式,被我當成樣品保留下來。雖然我有兩個女兒,也沒捨得給孩子玩,一直放在書桌一角靜靜的陪我。這次搬家也隨我回到它誕生的公寓。

 

我的手大,還算技巧。小學時期常幫同學們畫可換裝的紙娃娃。有一陣子校園流行自己布作娃娃,幾乎每個女生都會帶到學校,利用下課的時間拿出來把玩。那時也學著自己動手做。一開始我試著手縫前後兩片式的布娃娃,這種形狀簡單的娃娃雖然不需裁縫概念,但對年紀小,不常用針線的我們還是有些難度。

娃娃的臉得用筆細描,五官的美醜會決定以後辦家家酒時娃娃擔任的角色〈小姐或ㄚ環〉,我常被同學們委託幫她們的娃娃畫臉。所以跟我住得近,常會玩在一起的同學就吃虧些。布娃娃頭髮用的是綿繩或毛線,夾縫在前後頭頂中間,繩線愈多愈逼真好玩,部分繩線往前撥修成劉海,可直髮飄逸也可扎成長辮,真正手巧的人還梳成像歌仔戲花旦的包包頭,綴些珠花。當時我們不會縫製娃娃的衣服,通常都是用零碎花布捲住身體當長裙,腰部繫繩固定,肩上再披件長型碎布當上衣。


後來有鄰居姐姐學了裁縫,在家裡幫人做衣服,我常窩在她的工作室裡玩,漸漸也幫些小忙,學些基本裁製。還記得自己有次想做個布包,偷用了老媽的縫衣機,結果車針扎進手指,不敢自己抽出,只能趴在針車上大哭大叫,老媽跟阿嬤又急又氣,罵我「安倩」〈註:五色鳥安曼集團千金 ,「客家語」指小孩頑皮好奇,喜歡亂玩不該玩的東西〉。受傷的手指頭包紮過後幾天,我忍不住,又偷偷的用,於是我做好布包,也學會針車了
~

上了五專到台中後,有機會在百貨公司看到日本雜誌,對他們精緻有味的手工藝非常喜歡,自己也到舊書攤買些喜歡的依樣玩玩。朋友說我閒不下來,老是東摸西碰,沒想到偶而忙裡偷閒不成正道的興趣,某天也成謀生工具,成品居然還賣出一些,也算人生中小小精彩。

 

朋友都說小蘿莎的神情跟我很像~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