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油畫  

 第二張油畫作品

 

 

三月春草換上九月殘蔓的戲服

哭著演完半年的孤獨

昨日今日交纏止痛的姿勢

是她最優雅的弧度

 

健忘如我

繼續餵養寂寞予她消瘦的相思

說服她

以微弱的脈搏承認我的佔有

 

乏力的牽掛

分心的攀附

這若有似無

更讓她無可選擇的愛上

在沒有誓言的黃昏

陷落我的領土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