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3e63327b420 (1).jpg

 

去年幫團體安排了一場書寫講座,請來泰雅族原住民作家瓦歷斯‧諾幹,以他的微小說體裁為本,為大家做微小說閱讀及其寫作技巧的講習。瓦歷斯老師原在國小任教,退休後不忘教育職志,除了專職寫作,仍常奔波國中小學,以自創的「二行詩」啟發孩子們的想像力,鼓勵孩子提筆創作。最近他也以「微小說」在各級學校及團體推廣小說書寫。最為難得的,老師除了講課,都會安排現場實作書寫,並且將學生們所寫的作品帶回一一審閱,非常用心。

瓦歷斯老師的書寫文體以詩、散文、小說為主,已出版的著作有:散文類《永遠的部落》、《番刀出鞘》、《想念族人》、《迷霧之旅》、詩集《泰雅孩子‧台灣心》、《伊能再踏查》、《當世界留下二行詩》、短篇小說《城市殘酷》《瓦歷斯微小說》等 。
 
選錄幾篇老師最近的作品,讓大家認識一下。

二行詩 〈為愛寫詩系列〉
 《南方有雲》
部落上空總有來自南方的雲
不為什麼理由頻頻撞擊胸口

 
《旅途中有射手》
高鐵如箭將我愈射愈遠
想妳的心弦愈崩愈緊

 
微小說:
《理髮》 
理髮師的電剪無預警的斷電了。
坐在椅上的客人問:怎麼回事?
理髮師謹慎的回答:報告總統,電費太貴了,我們只能三階段理髮。
面對著巨大的鏡面看著才剪到一半的髮型,總統自嘲的說:他媽的,還真是不倫不類!

《好奇》
計程車司機停在休息站,隨即打開報紙閱讀。店員只要有了空檔,隨手就是一本雜誌或書冊狠命讀著。一入夜,小販拉開油布,書市應聲如群星佔領國境。
我從來沒見過如此喜愛閱讀的國度,每個人聚精會神將心力與勞動貢獻給大小不一的字體,經過一星期的感動觀察,我終於忍不住提問,雖然這是對外國記者自由參觀的溫柔禁令之一,但我怎能按捺人類都會有的好奇慾望。
一位老人以全國一致的溫和語調撥開了我惱人的追問:「請不要再打擾我,我已經夠老了,我非得更加認真閱讀,非得找到一句真話不可!」

 

9789865813352.jpg

 
演講當天,瓦歷斯老師以平易近人的親切及引人爆笑的黑色幽默擄獲了聽眾的心,在他精彩的小說九步刀法指引下,每個人都留下了一篇屬於自己的小故事。對我而言,除了上課中滿滿的充實,收穫最大的還是跟老師的一番隨談!
 
當天到高鐵站接瓦歷斯老師後,在車上發現自己跟老師是同一個國中差兩屆的學妹、學長,一起憶起了外號「地中海」的管理組長。也由於老師在他的微小說中提到部落土地與台灣法律的問題,我告訴老師:「依稀記得,自己在學生時代看見身旁許多鄰居、親戚,在梨山向原住民購買了大批的土地種植蔬果農作。且那段時間原住民成了山城小鎮的高檔精品消費客,帶動不少小鎮經濟及平地婦女們的背後耳語與明顯妒忌。當然,這種盛況維持不久,若干年後,揮金如土的原住民又回到了原始的貧窮,也因為失去土地而更加弱勢。」我不理解的是當時的法律及原民的理財觀。瓦歷斯老師告訴我:「當年的平地人並不能直接購買梨山的土地,他們是以某個原住民當人頭向其他原住民收購的方式,拿走了大部分的土地。而從來沒有使用貨幣經驗的原住民,在賣掉土地取得金錢後,發現用幾張紙就可換取許多花花綠綠的新奇東西,對他們而言是件新鮮有趣的事,也因此沒有自制。而且原住民文化中的共有思想,共生環境,讓他們沒有私有財產的觀念,所以也沒有儲蓄理財的想法。」
 
演講中老師也提到平地人看見原住民早上九點十點就喝酒,認為原住民都是醉茫茫懶散過一天。其實大部分的原住民清早五點就上山工作,九點十點就如同平地人的午休時間,喝酒與喝下午茶原是同樣本意。當然,喝酒上癮的酒鬼、懶鬼,平地山地都有,只是出現的時間不同。
 
文化的隔閡、法律認知的不公,土地爭奪造成部落及山城彼此的誤解及憎惡,但也因交通、經濟及教育需求,彼此得互綁相依,其中不平的忿怨及黑色幽默常出現在老師的作品中。重複讀老師的作品時,發現自己把一篇描寫貧窮夫妻的悲傷故事〈新羅密歐與茱麗葉〉在第一時間讀成笑劇了。才發現文化誤解所造成的刻板印象,不小心便會將人性中的同情淹滅,同胞作家的幽默筆法其實是帶淚的呀!
 
瓦歷斯老師的微小說,題材甚廣,重複細嚼後,篇篇精彩絕倫,如詩境崖邊不再多言的筆法,擴大了讀者思域,對我啟發甚深! 而書中讓我最愛、最羨慕的一句話是:父親對我說過的故事多的像落葉……..
我問老師:這句話是真的嗎?    老師說:真的呀!我老爸最愛講故事了!
 
 
同場加映:
 
瓦歷斯老師當天於會中安排15分鐘實作書寫,以小說的三要素:故事、人物、情節,以對反的兩人〈父子、辦完離婚手續的怨偶、互相討厭的師生、警察與逃犯、天使與魔鬼……)進入電梯,停電了,後來發生什麼事? 作為題引,讓大家發揮創意力。
這是Rosa當天的急思作品,有被老師肯定喔~
 
《天使與魔鬼》
 天使與魔鬼無意中進了同一部電梯。
突然「吱」一聲,急剎,兩人都震了一下。停電了。
黑暗中,魔鬼告訴天使:「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乖順的天使回答:「這樣做可以嗎?」
魔鬼輕聲的說:「趁現在上帝看不見。」於是兩人在黑暗中互換了身分。
 
突然電梯往下直衝,魔鬼嚇得大叫起來!
天使開心的說:「呀!原來做壞事這麼好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昨天我才在台南看到瓦歷斯.諾幹先生的名字出現在紙上,今天就又看到他的學妹Rosa的介紹,真好啊....是說晚兩屆的學妹?Rosa的年齡呼之欲出.... (眨眼)
  • 真是巧合,演講那天我去高鐵站接老師時,他也是從台南北上,當天回去又往台南,所以莫先生很有可能在台南碰到他呦~
    嘻嘻,會把自己是老師的學妹寫出來,主要是沾光,也不介意大家去查我的年齡啦。之前在YAM天空時,有幾個年輕格友都喊我〝季ㄚ〞呢!

    Rosa 於 2016/07/06 14:54 回覆

  • Aussieglish
  • 謝謝介紹原住民作家!
  • 不客氣,也謝謝您賞文!祝順心愉快!

    Rosa 於 2016/07/06 14:59 回覆

  • 野犬
  • 當天到高鐵站接瓦歷斯老師後,在車上發現自己跟老師是同一個國中差兩屆的學妹、學長。
    一起憶起了外號「地中海」的管理組長。
    瓦歷斯老師說起許多當年怎麼騙過地中海的囧事,
    我也不甘示弱的說上幾個,
    可是每說一個,司機就咳嗽一聲,
    節奏和時間都配合的剛剛好,
    實在忍不住問了司機:「您感冒了嗎?」
    那司機回頭傻笑:「我只是感動有學生還記得我..」
    頭髮全禿的計程車司機竟是當年的地中海!
  • 哈哈,野犬的極短篇真有趣,我成主角了,是否也是十五分鐘時間內之作呢?

    若真碰上這事,有可能我跟瓦歷斯老師會被司機載到沒有車行、沒有遮陽建物的重劃區:
    「好個師恩難忘,你們兩個下車,在這裡罰站,我去吃碗冰,一個小時後再來接你們。」

    Rosa 於 2016/07/06 15:17 回覆

  • 橙光
  • 我早年曾在台東工作過,醫院裡有不少原住民同事,深知他們的樂天良善
    但愛喝酒真的是一大罩門,肝硬化比例確實偏高------

    【父親對我說過的故事多的像落葉-----】,難怪小說家瓦歷斯.諾幹會誕生^^
    Rosa的微小說寫得好啊!有巧思耶,絕對獲肯定
    野犬的回應也很棒!我很遲慢,沒法共襄盛舉 ^_<
  • 喝酒應該也是原住民日常文化之一,只是對應到現代社會變成惡習標籤了。並且無法溶入現代步調所帶來的挫折感,應該也是讓他們沉溺其中的原因吧。
    當我拿【父親對我說過的故事多的像落葉-----】這句話問老師時,他驕傲回答的神情,讓我羨慕極了!

    每個人雖然各專其長,偶而跨界玩一下也無妨。那天演講中寫小故事的朋友,有很多都是第一次提筆呢。 也許橙光有空也可以玩玩試試喔~
    野犬寫的那篇讓我笑倒了~ 哈哈

    Rosa 於 2016/07/06 19:31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不客氣,也謝謝您賞文!

    Rosa 於 2016/07/06 20:50 回覆

  • 十九蘭

  • 十九蘭也玩一下,呵呵。
    ........................................... 離婚分隔線 .........................................

    NICK跟SHEERY從律師事務所走了出來,站在電梯前,同步的將手指伸出,準備按下電梯下樓的箭頭。關於這樣的默契,對簽字後的他們來說,有一種淡淡的尷尬。

    幾秒後電梯門開了,他們默然地走了進去。正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頓時電梯卡在這個瞬間。

    他們同聲同步地叫了出來:「天啊,停電了。」
    接下來的這個不到二坪的空間裡,除了呼息聲被放大,還有一些情緒被放大。

    N先開口:「我們是不是也像這部電梯一樣,出現了關係上的停電呢?」

    S在漆黑中與懼怕中,不假思索的爆出一句,

    「都這個節骨眼了,你還有心情在那裡畏文青,這就是我跟你離婚的原因。」

    話音未落,電梯的照明頓時恢復它的作工,開始了下降的速度,速度中帶出了一種非常愉快的自由。


  • 哈哈,好有意思的微小說。「都這個節骨眼了,你還有心情在那裡偽文青」這句話的形容還真像有人拿手機拍跳樓的人上傳FB按讚。文青們拐彎抹角的文藝風情在花前月下、在畫眉之樂、在潑茶賭書時.......應該是更有深度多添風趣的。但是需要激動大聲、咆嘯對罵、設法求助時還發揮文思,揣句形容,小說可以這樣寫,現實人生要長期這樣面對,會神經衰弱啦!

    Rosa特喜愛這句「速度中帶出了一種非常愉快的自由。」真是恭喜SHEERY了~

    PS 剛剛又仔細推敲了一下文章,改了一些覆文了!

    Rosa 於 2016/07/07 22:56 回覆

  • 十九蘭


  • 更正:是「偽文青」,我敲錯字了。=="




  • 沒關係,有時候我確實也有點畏文青!

    Rosa 於 2016/07/07 20:29 回覆

  • Gina
  • 我笑了
    偽文青與畏文青...
    想來是偽文青讓人畏文青吧 XD

    說到瓦歷斯‧諾幹,我最深刻的也是他自創的充滿想像力的「二行詩」
    容我共享盛舉一下吧

    迴紋針

    親愛的,讓我一次收攏
    你一個壞習慣,好嗎
  • 嘻嘻 我是很怕那種沒事也要晃下腦袋,掉一下書包的文青啦~ 有時候很冷耶~
    瓦歷斯老師應該是以他推行的二行詩出名。
    Gina的迴紋針,說實在我有點不是那麼理解。若真說要明瞭,「一次收攏〈折彎〉
    你一個壞習慣」會有點殘暴的戲謔.....是這樣嗎? 你可以悄悄告訴我.....

    Rosa 於 2016/07/08 16:14 回覆

  • wenshu
  • 推文
  • 謝謝

    Rosa 於 2016/07/08 15:42 回覆

  • 言無
  • 好精彩的一篇分享!
    我從小就常跟原住民同學一起玩耍,從瓦歷斯‧諾幹口中,又讓我回想起種種有趣的畫面,哈哈~ ;-)
    您真有才華與天分,那麼短的時間,竟能把一個有趣的想法與畫面,用文字表達出來,而且那麼扣人心弦!讚!
    祝您有愉快的夜晚~
  • 謝謝您的肯定。
    不知道您的家鄉在哪?有機會跟原住民同學應該也是山城小鎮吧。我國小最要好的同學就是一位原住民女孩,歌聲非常棒,常代表學校參加歌唱比賽。只是她的功課跟不上個性又強,讓師長頭痛,後來也因為這樣就被命運淹沒了......我常想,若她的小學時代是現在,也許有機會成為一顆明星呢!
    祝您順安!

    Rosa 於 2016/07/20 12:09 回覆

  • 言無
  • Rosa說的極是,在相對重視才藝的今天,
    您的朋友肯定比過去更有發展機會!
    聽您這麼說,您的家鄉應該也有原住民部落吧;
    我的家鄉在花蓮,常常跟原住民朋友來往,很有趣~ :-)
  • 我家鄉就在瓦歷斯老師家鄉隔壁的山城,橫貫公路的起點。就是聽了瓦歷斯老師的演講,才驚覺自己生長的地方位於原始與文明的交界。

    Rosa 於 2016/07/21 22:38 回覆

  • 言無
  • 早安,原來我們都是生長在原始與文明交界的邊緣~ :-)
  • 來握握手喔~

    Rosa 於 2016/07/22 11: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