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道地!」他仔細咀嚼吞下最後一口後,發出了如此的讚嘆!
一種被肯定的愉悅像火苗遇上春風般的升溫熱燃,麻麻酥酥爬到臉上,讓女人的雙頰暈紅起來,也使她開心的笑了!趁著興頭上,便想再滿足他一次。
 「嗯,這道獵人燉雞的材料還有,過兩天我再煮一次!食譜上說拌飯或做成義大義麵都不錯。我們今天拌飯,改天就做成義大利麵。」
「食譜說的沒錯,我去年到托斯卡尼就吃過這款義大利麵,味道真是好。聽說這
菜是源自早期義大利獵人狩獵期間在外的野食,以容易取得的禽類、羊肉或兔肉為主,加上菇類、蕃茄和隨手摘取的香料加以燉煮而成,可以說是野味的大集合。」說完後他開心的拿起桌上的紅酒,一飲而盡!
 
第三天,她上市場,賣雞的攤販卻放假休息。知道他喜歡當天現宰、肉質堅實的放山雞,超市的飼料雞他吃不慣。想起冰箱裡還有無骨牛小排,食譜上也說獵人燉雞的肉可以替代,便想用牛排代替雞肉。

打開CD,輕快的拉丁節奏傾瀉而出。她在鍋旁放入一根迷迭香,聞著熱油吱喳下的牛肉捲起芳草氣息竄出一股獨特焦香,心情愉快的想像今晚他對這道餐食的反應。
炒過洋蔥、蘿蔔,她挖出前天剩下的半罐鯷魚,先慶祝似的倒了杯紅酒犒賞自己,再提著瓶子把紅酒灑入早已香味滿盈的鍋裡。隨著音樂她擺動身體,用誇張豪邁的姿勢倒下整罐碎番茄,最後她玩遊戲似的丟進幾顆白胖的洋菇、落雨似的灑下切成環狀的黑色橄欖。半個小時後,一鍋的鮮紅半浮著肉塊野蔬,香味誘人不已。她舀了半碗嚐了一下,雖然覺得也好吃,但味道與前次有些不同。

音樂的節拍一下放緩,突來的變奏引她心中冒出點點疑問。書上說獵人燉雞可用羊肉、野兔代替,但印象中好像沒說用牛肉。獵人會在森林遇到牛嗎?或者獵人會主動去獵牛嗎?牛那麼大一隻,就算就地燉煮,煮個幾餐也煮不完,而且剩下的肉也很難帶回家,牛應該都在農場裡吧。

 
「蝦仁只能炒七下半,多半下便老了」她猛然想起上個禮拜自己在家做菜宴客,大家同聲讚美的同時,他吃了
滑蛋蝦仁後卻當眾帶著憤慨批評。原本生活殷實節儉的他,當上公司總經理後,在外應酬及出國考察的機會多了很多,對美食細節突然挑剔講究起來,常常隨口問她考她,讓做了十幾年傳統菜色的她啞口無言。今天晚餐時他若認為義大利根本沒人用牛肉做獵人燉雞,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她按掉電源開關,輕快的拉丁樂曲像剪斷的布嘎然而止,逐漸成型的悲觀想法像盆冷水澆向她原本高昂的興致!
 
她常常覺得自己的苦心在跟菜的美味競爭,卻只有在美味贏了他的心之後,她的努力才被看見。她嫉妒起這盤菜,好像自己無端製造了爭寵的對象。現在居然還要解釋這盤菜存在的正當。時間有點晚,再過幾分鐘他就下班了,她實在想不起來用什麼答案來解釋,獵人燉雞為什麼用牛肉代替?獵人跟牛肉之間有什麼正當的關係?最後,她煩躁的捧起鍋子,往廚餘桶倒下去。
 
「親愛的 ,我下午開始人就非常不舒服,沒法做晚餐。你能不能順路買便當回來 。」  放下電話,她窩到床上,開始讓自己真的不舒服起來。
 
餐桌上,他遞給她一個牛肉便當之後,一語不發的打開另一個專心吃著。半晌,他喝了口湯,停了一下,有些黯然:
「工廠交給沃爾瑪那批產品出了問題,公司得賠一筆修理費。今天挨老闆的罵了!」
突然,她想到了。獵人到森林不一定獵得到東西的,也許他回家前轉到屠戶家,買了兩磅牛肉帶回去。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