蔭        圖:苗苗



暑假中的校園應該是空曠安靜的,但辦公室兩側幾棵大榕樹中傳出的蟬聲卻比孩子的喧鬧更惹人煩心。「唧唧唧」的快板如波拍浪擊,規律不一,時快時慢,細聽在意的人似乎連心跳也被蟬聲牽引,時緩時急,漸漸連呼吸都不順暢起來。
 
方芝看著手中的課表,心揪了一下嘆了口氣。果然跟林老師前兩天跟她暗示的一樣,學校怕增加負擔造成她原本就低落的情緒更加起伏,影響教學品質跟升學率,把原先預定排給她的兩個資優班課程取消,由其他老師接任。她雖用力忍住失落的疼痛,但下意識的把手中的紙揉成一團扔進字簍。紙才掉進簍裡卻又想起這課表是重要的東西,趕緊拾起打開,整平後夾到桌面的玻璃墊子裡。暑期輔導的課較少,方芝今天只有上午的課,看看時間,應該可以下班離開了。不想遇到下課後的同事好奇的問長問短,或是刻意安靜像突然噤聲的寒蟬,她收拾好東西便拿起提包走出辦公室。煩鬧的蟬聲繼續纏繞著校內所有空間,「急急急」的快板催促著時間,也把人催促的更往老裡走去。她經過一排空教室,看見一個孩子坐在教室裡,捂著耳朵想避開蟬聲專心背課文,她覺得好笑,卻也想到自己離婚的消息應該跟這蟬聲一樣,早就傳遍校園了吧!
 
家離學校並不太遠,方芝慢慢走著,大概二十分鐘就到了!這棟透天房子是母親過世後留下來的。也當老師的母親,退休前跟她曾是短暫的同事,母女兩人都是校內的名師,尤其母親除了教學認真外,對待學生也如兒女般的關愛,很受家長們的敬重。
 
她拉開鐵門上的長栓進到院子,接著拿出鑰匙打開客廳大門。原想一進房子就可以躲在安全的空間裡舔舐傷口,療療心痛。萬萬沒想到,開門後迎面而來的景象讓她大吃一驚,腦子一時空白無法思考。從門口望進屋子,客廳、餐廳裡所有的櫥櫃都被打開,抽屜被拉出櫃外,物品散落一地,連書架上的書也全掃落在地板上。她不敢一個人進到房子裡,只好走到斜對門的同事小張家按了電鈴。
 
小張知道方芝家裡可能遭竊後,先打了通電話報警,然後陪著她走回屋子逐層查看。除了一樓的混亂,二樓的臥室也被翻攪得徹底,所有母親留給她的金飾全沒了,她收集多年的郵票、金幣及備用現金也都被搜刮一空。方芝看著攤滿衣服雜物的地板,無力的坐在床邊,忍著淚苦笑著告訴自己:我的人生走到今天算是谷底了吧!
 
突然,樓上的小張大呼:「方芝快上來!」
她急忙往樓上跑。
四樓的供桌上,母親的遺像前,放著一個陌生提袋。方芝打開一看,金飾、郵票、金幣、現金全都在裡面。她心裡明白,這是一個令人欣慰又帶有遺憾的禮物!

方芝靜靜望著母親的慈祥笑容,百感交集。也許人生裡看得見的缺憾,反而是讓我們可以盡情呼吸的地方。她再也不想忍住,放聲大哭起來!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