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金。
沉默是杜絕懊悔的剪刀。
帶著微笑的沉默是完全的同意,充分的信賴。
沉默也可以是裝滿猜想的容器。

 
 

 
起初的沉默可能是個思考蟲洞,把對方導向一個看似虛乏無力卻又暗藏玄機高深莫測的無邊黑海,而當你放縱好奇走入這沉默之海後,才知其中浪濤洶湧的力道足以打碎希望的船,沖毀理解的橋樑。

慣性的沉默則像一團巨大的果凍矽膠,無論是惡意射來的矛,或失控馳來的汽車,在衝入沒有阻力的綿柔後,雖然摧枯拉朽的傷害力道都被周邊溫軟吞噬削平,但尖銳的矛頭,殘破車骸都永遠藏留在裡面了。
然而,關於沉默還有許多………

就在她尚未進入社會,了解到沉默的深涵廣義前,便已承繼了它。
 
從小她就不愛說話,她的母親告訴她,當她還是嬰兒時,就常三兩個小時安靜自處,不哭不吵人,是個超級好帶的小孩。「那當時我在做甚麼呢?思考嗎?」她相信沉默與思考是並行並進的兩條軸線,團體討論中她注意著專注沉默的人,往往那些人總可以在關鍵時刻丟出一句決定性的話語。

而母親是在關鍵沉默的人,用無言的身教教導她在重要時刻吞忍下想說出的話,催逼的成熟是揠苗助長吧,反讓她乾脆拔除了許多原想開口爭取的想望。她記得小時候阿婆常牽著她及弟弟到廟前看歌仔戲,戲台前總擠滿賣零食小吃的攤子。最吸引她的是插在稻稈長竿上串串艷紅的糖葫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阿婆從來沒買給她。她與弟弟常望著其他孩子舔著口口紅甜,心裡滿是渴望卻不敢開口向阿婆要。年年過去,年年長大,好像也習慣了那份吸引及不能擁有。及至這幾年有機會一嚐,雖知味道也是平平,但每當心中有所夢想,卻得忍耐轉頭不取時,就會不由自主想起那些艷艷招搖的糖葫蘆。驕傲的青衣裙、在她吉他提袋中藏了照片卻說忘了的男孩、超出市鎮地圖的夢想、超出番薯地圖的夢想,多年來她主動被動的放手了許多人、許多事!


部分的沉默其實也是她棄守慾望後的「無所謂了」。
年輕時的她以為,常被解讀為服從或無意見的沉默最為安全,幾次的誤會下來,她不這麼肯定了。無意識的沉默,也可能成為激怒他人最好的方法,這個發現讓她不安,為了消弭這個不安,她會在沉默之前加上一句:「好呀」或者「都可以」。她也清楚,這舉動過於懦弱小心,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沒有想法、易於妥協的人,雖然在她看來,這些瑣事真的是“好呀”、“都可以”,她不在乎也不介意的,加上這幾句口語,不過是把自己的沉默放回安全狀態罷了。只是當她無意在某件事上搶高低、爭對錯,卻又聯想起母親的另一種沉默姿態,那種無爭、不在乎是一種貴族式的驕傲嗎?喔,不能說驕傲,這兩個字與她母親的一生完全無關,應該說是一種可以不媚世俗的無憂。〈待續〉
















謝謝蓉兒的新年禮物~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