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   亂

半夜醒來,一陣天旋地轉  
世界傾斜了
以蹲爬的姿勢進到浴室
回到床上只聽到沸沸囈語
 
左腳抱怨右腳提早跟著現實轉彎,扔下的夢想絆倒了它
一眼強勢的要求另一眼閉起,日子還要過下去
 
左肩斜睨過頸,說它不喜歡右肩老是放低
左臉背叛右臉,不再配合它做對稱的表情。
右心室發現左心房的顫抖有了微秒耽擱,開始不安的猜疑。
連頭頂髮線也不肯中分和平,互相拔對方的草地。
所有的喧騰串結成一列火車,呼嘯穿越山洞,從左耳進,右耳出去
 
左手問寫個不停的右手,你累了嗎?要不要我幫你?
只是我寫的字全是反意。
 
屈弓身體
試著平息一場內亂
我想用理性說服感性
卻發現
理性根本沒醒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