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的姿勢
 
 
一晚,朋友約了闊葉林書店聚會,開講王文興的「家變」,由於這本書的內容顛覆傳統,背逆孝道,且文字刁詭難讀,加上幾個朋友都看過作者資料影片,一群人觀點不同,各執一方,說得慷慨激昂,最後店主人忍不住也跳下來參與論戰。
在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論述立點,由於大家長年相識,大約知道彼此的閱讀習慣及愛好,當滔滔說著自己的論點見解時,就好像看到說話者的來路過往,各有各的閱讀姿態。
說起友人們的閱讀百姿,雖不能細斷歸類,日久還是有某種刻本映象。

 
德高望重學者型:這類朋友有如鳳毛麟角,他們有系統的讀了很多書,而且文詩、史地、科普、古文樣樣融會貫通,有位大哥談一場戰爭總擴及種族文化、經濟因素、人文思維等等層面,聊一本大江大海得連著巨流河、王鼎鈞回憶錄四部曲外加李宗仁回憶錄還有西遊記裡的政治意涵。另一位大哥也通讀文學,喜歡引述名家美言,專家評論,句句扎實到位,以書論書的氣勢令人折服。但通常他們論書都擺客觀,難得提及自身感受,有一股強勢霸氣常獲得許多尋求支持的眼神。偶而想問:大哥,那你自己的想法呢?只是不敢,因為他們都是口若懸河,平時缺乏聽眾,萬一他們真的以為我很想知道,金口一開,我就回不了家了!

 
殺了作者自說型:與學者型大異其趣的閱讀方式,這類朋友專注在單一閱讀的自我感受,不太鳥作者的生平背景思想愛情信仰經歷,也不特意去尋補充資料或說明,感覺上在翻開書頁那刻就順手把作者殺掉了。這類人溶於文本內涵,享受字語溫度,不會給自己包袱壓力,算是不求甚解,陶淵明型的快樂閱讀人。不過從他們的分享發言當中,我倒覺得他們最能抓得住作品的靈魂深意。當然這多屬感性類型的閱讀,遇到注重理性分析的書,他們就踢到鐵板了!
 
專長觀點經驗型:通常這些朋友都有特殊專研的長項,有的專攻歷史地理,有的深讀哲學,有的負有專業。習慣使然,他們會從自己的專長觀點閱讀各類書籍。令人欣慰的,他們極樂意提供書中涉及專業的背景資料,讓大家對文本多了層次了解。而且有時經由他們對歷史的追溯推論,我們也可找出作者藏於文字的隱含深義。常覺得他們是貢獻型的書友,好讓我偷懶很多。
 
住在作者隔壁型:這類朋友最好玩了,所有的觀點都想貼合作者的生平背景思想愛情信仰經歷,好像住在作者隔壁,鑿了洞偷窺作者一舉一動,進而逐一解釋作者的文字義涵,以幾近抓到證據的偵探口吻堅持自己的論點,順帶作整個劇情的沙盤推演。我常被這類朋友的見解弄到捧腹大笑,雖然有時過於牽強,偶而也推論出不錯想法。尤其論及作者情史對照當時作品,在他們指證歷歷下,大家都似乎一起回到現場觀看作者談情說愛,很是浪漫喔。

以上只是我一時興起的大概分類,其實依書的性質不同,大家當然也不一定本性不改,多年來在相互濡染之下每個人偶而也越界觀摩。我從這些朋友中學習到不同書性的閱讀方式,自己就曾運用歷史資料,追查So Tender Was Suleyken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這本德國小書,從作者後記的隱意聲明中,推論此書與二次大戰結束後盟軍迫使東普魯士德裔百姓大規模遷移有關,此次遷移沿途因轟炸及飢寒造成重大死傷,而作者心目中的故鄉Suleyken也因東普魯士劃分波蘭而銷聲匿跡。進而得知得這本詼諧幽默的小書其實隱藏著作者對故鄉的深刻思憶,也帶著戰敗國人民的吞飲。


我一直很珍惜這群書友,大家因著閱讀互相交心,也因著閱讀有著不同話題的不膩。只愧近日忙於房子忙於格子,疏於閱讀,寫著寫著有些文字瞌睡起來了。等房子整理好,得重新翻書振作!
閱讀的姿態,人人不同,都很可愛,您又是怎樣一個讀法呢?




PS 闊葉林書店靠近中興大學,是間小型的獨立實體書店,店內書籍以文學、歷史、哲學、科普為主,雖然店主人用心,但書籍營業額有限,為了支持營收,店裡多設了餐飲空間。闊葉林的手工披薩、鹹派在南區有些名氣,行過附近的朋友可以來捧捧場~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