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    裏〈上〉

                       


可能是因為昨晚的春夢殘痕還讓他依戀不捨,原想醒過來應該是在悅子的床上。但第一時間嗅覺上的感覺卻不一樣。悅子房間裡應該有股化妝品漫出的粉味淡香,混合著套房衛浴間濕悶的潮氣,而且只要他翻個身,總會聞到另一顆枕頭上夜夜摩擦浸潤著的髮麗香味道。反之,現在鑽進鼻子的是一股刺嗆的消毒水味。他睜開眼睛,嘆了口氣捶了一下床墊,心裏吶喊:

「幹,怎麼還是在醫院裡。」

隔壁病床請的24 小時看護小蔡正拿著水盆打開浴廁的門,聽到他的聲音轉過身看了他一眼。

「黑龍兄,忍耐一點,生病就是身體叫你要休息啦,放輕鬆不要想那麼多,來這裡就當作在度假。」

隔壁病床上罩著呼吸器的老人也轉過頭來,虛弱的動了動手掌跟他打招呼。

他無奈的乾笑了兩聲。

這次住院開刀讓黑龍陷入窘困,他極不願讓別人知道他拿掉了一個會讓他因此自卑的器官。跟班小弟阿清在他手術後竊笑的神情被他看到了,他心裏一直耿耿於懷。

「拎老母咧,給他抓到把柄,以後得看他臉色了,否則四處給我嚷嚷。我還當不當老大啊?」

他看看四周,不見阿清的影子,有些疑惑。

「阿清出去幫你買稀飯了!」小蔡跟他解釋。

 

幾天前他帶著悅子跟阿清在夜市攤子上吃宵夜,突然腹部劇痛起來,痛得他冷汗直流站都站不穩,平時耀武揚威的黑龍老大第一次在攤販面前折了半個身,除了這攤鵝肉擔的老闆露出焦急的神色,他隱約感覺其他攤販都帶著幸災樂禍的表情。阿清跟悅子攔了部計程車一起把他送醫院急診,檢查後醫生告訴他是結石引起的急性膽囊炎,由於膽囊已經潰瘍蓄膿,必須馬上開刀割除。人在江湖,「沒膽」是個大忌,雖然醫生保證不會影響男子氣魄,但真正沒有了膽,還是讓他有些訕訕不悅。

隔壁病床的老人跟他同一天住進來。因為年老體衰染上流感後併發肺炎,一度虛弱危急,住了幾天加護病房,情況穩定後才轉住普通病房。

老人的兒孫不少,前兩日訪客熙熙攘攘遠從高雄、台北兩端點名似的一一報到。大半年不見的孫子們親熱的喊著阿公,老人喜極,氣色也愈來愈好。

對比鄰床的熱鬧訪客,來探黑龍的人寥寥無幾,也因為他不准阿清把他生病的事說出去,所以除了悅子外只有鵝肉攤老闆提了盒蘋果過來了解情況,阿清知趣的小聲告訴老闆,黑龍老大只是割盲腸。悅子也因為上班關係,只在下午四、五點時匆匆來探,探完匆匆又走。

 

開刀後的第三天,他在睡夢中被老人兒子的說話聲吵醒,微微張開眼睛。

「阿爸,我是想說靠市場旁邊的那塊地,要不要請人估個價,趁現在房地產價格不錯,早一點處理,以後大家才不會有爭執。」

老人靜靜的不做回應。做兒子的見老父沒有反應,搓著手東張西望顯得不安,但最後還是鼓起勇氣繼續往下說。

「阿爸,這幾年家裡的生活都是我跟老二擔下來的,老三生意失敗,你已經幫他還掉幾百萬,照理說他不應該再回來分一份財產,可是在法律上他還是有權利。我自己是沒計較那麼多,但是老二跟小妹那裏我很難說服他們。」老人安靜的看著兒子沒有任何表示,罩在呼吸器下的嘴拉成一條直線緊閉著。空氣中開始有了尷尬的凝重,而且愈來愈冷。

病房的門「呀」一聲被推開,冷空氣似乎也不願待在病房裏,趁機洩走一些。一位護士進來幫他跟老人送藥量體溫,並交代小蔡跟阿清一些注意事項,老人的兒子不等護士離開又繼續說:

「你也看過很多親戚的例子,老人家走後,兄弟爭產鬧上法院,以後都沒往來。如果老一輩生前都交待清楚了,大家都沒話說。現在就算你還是想分一份給老三,我們也沒意見。可是,他真的已經敗掉好幾百萬!」〈待續〉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