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庫斯的傳奇冒險:
完結篇

                                                                     作者:Rosa & 野犬

前情提要:由於安曼人員毀損了囚禁哈魯斯的靈石密碼牆,使得哈魯斯從冬眠中甦醒。眾人急於找齊五種寶物回部落與五色鳥雕像會合。終於清晨時刻在太陽與星星一起出現的西丘斯山頂,他們看到一顆像雲豹的大石,陽光透過小米手上的蛇戒發出閃電打在雲豹石上,石頭裂開後,裡面藏著代表大地的寶石銅鏡。

在趕回部落的路上,小米與瓦力因搭乘的流籠受地層晃動而彈出籠外。瓦力靠著伊雅絲先前給的繩索逃生。小米也由拉互搭救而脫險。但三人回到部落後卻發現伊雅絲已經過世。


 綠字:野犬   黑字:Rosa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小米甦醒後並沒嚎啕大哭,反而一下子長大了許多。她冷靜的對瓦力說:

Mhoni並沒有預知事情的能力,按照當時的狀況,我Yaki只能在事情發生之後,回到過去救你,自己卻承受不住穿越時空的能量消耗,犧牲了。瓦力,你這輩子曾為他人著想過嗎?」

然後她看著拉互:

Yaki的犧牲也是希望我們兩人不要留下永遠的遺憾!只是,我們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這是祖靈給部落的考驗,應該由部落的每一個戰士擔負,伊雅絲已經盡了全力。」馬告在一旁嚴肅的說。接著他走進屋內拿出一根黑牙杖交給小米。

「這是我Yaki的黑牙杖,怎麼會在你這裡?」小米驚訝的問著。
馬告帶著慈祥的眼光,摸摸小米的頭:
「這是伊雅絲在時空轉移前託給我交給妳的。」
幾個小時前,馬告和伊亞在廣場疏散遊客和交代重要事情後,回到屋內,就看到伊雅絲已經坐在屋裡。
「伊雅絲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已經發誓不再踏入這個部落一步?」
伊雅絲的老臉慘然一笑:「都已經是這個時候了,還在在乎年輕時候的衝動舉動?馬告,雖然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很恨你,但是我還是感謝你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給過我一段美好的回憶。我今天是來跟你道別的。」
「道別?妳選擇這時候要離開這裡了?」
伊雅絲沒理會馬告的質疑,繼續說著:

我剛剛透過靈動看見了小米和瓦力在流籠那裡發生危險,拉互只能救一個人,最後他選擇了救瓦力,我的小米就跌入了山澗。現在我要穿越時空到幾個小時前去救他們。」
「妳要穿越時空?妳這個年紀穿越時空一定無法承擔那種負荷。」馬告身為長老,也是知道一些Mhoni的能力。
「所以我才來道別,順便交代黑牙杖給你。這是我欠小米的,請你不要告訴小米太多。」
伊雅絲說完,屋裡捲起一陣旋風,伊雅絲就不見了。
馬告將大約的情形告訴了小米,至於拉互選擇救了誰,馬告就略過沒提。

 

五種寶物到齊,伊亞拿著五色鳥雕像和小米、拉互來到了司馬庫斯小學前的廣場,原先挖出雕像圓洞的石板已經拿掉,下面的五色鳥骨頭清晰可見。馬告帶著族裡的壯丁圍在一旁。
「我們不用等陳教授他們嗎?」伊亞詢問著馬告。
「這是我們族裡的事,應該我們自己來解決。何況時間緊迫,陳教授要拉互他們先回來,他的意思就是要我們及早處理。」
伊亞將五色鳥的雕像擺在圓洞的大石旁邊,過了一陣子雕像開始輕微震動身體漸漸發出亮光。

巴代在廢棄古道與大家分散後,靠著以前的印象和經驗,很快的找到了往峽谷流籠的小路。他遠遠看到瓦力、拉互和小米已經走往流籠的方向,卻沒有看到其他的人,於是他又回頭去找浩南、亞軒等人。巴代是泰雅年輕一代較有狩獵經驗的少數幾人,憑著狩獵的豐富經驗,他從草叢倒伏的方向,很快的找到了在原地找不到方向的安倩和王張兩人。
安倩一臉驚慌的臉色:
「剛剛我們有看到巨人了,他們站起來比樹林還高很多,好可怕!他們走往司馬庫斯古道-巨木區的方向去了。」
「我有看到陳教授和亞軒小姐走向司馬庫斯古道的方向去了,他們有可能會碰上巨人。」小張告訴了巴代浩南的去處。
「那很危險,巨人的速度很快,教授他們應該很快就會碰上哈魯斯巨人。我必須去找到他們。」
巴代向同是泰雅族的小張交代了往山谷流籠的方向,就循著捷徑去尋找 

浩南跟亞軒。沿路不少倒伏的樹木,應該是哈魯斯經過時弄倒的。

  

                                                                              〈插畫 / 野犬〉

 不久,巴代就聽到山林裡傳來了哈魯斯巨大的吼聲,遠遠的看到三個身體冒出樹林的巨大黑色巨人,在樹林裡不停的吼叫,有時伸手拔起整棵的大樹,好像是在找尋東西。
「哈魯斯一定是在找動物來吃,可是現在山裏的動物很少了,他們一定會很生氣。」巴代看著巨大的哈魯斯,心裡越想越害怕。
「不知道會不會被他們吃掉?」即使曾經碰過大熊和毒蛇的巴代,面對這麼大的巨物,也不禁膽怯起來。可是想到浩南和亞軒他們可能更害怕和危險,巴代鼓起勇氣,慢慢的接近哈魯斯,去尋找浩南和亞軒的蹤跡。巴代在到處都是傾倒的樹木中爬上爬下,越接近哈魯斯就越覺得哈魯斯的巨大。那哈魯斯站起來已經超過樹林的林梢,應該也有將近十公尺高吧,在遠處看全身是黑色的皮膚,不過哈魯斯身上應該會有鱗片,因為巴代在樹林裡看到了一些掉落在地上的大鱗片。巴代儘量小心的在哈魯斯在的下風處行走,免得被哈魯斯聞到了味道。
「巴代!」巴代聽到背後有人叫他,回頭發現浩南和亞軒躲在一個斜坡的大石後面。
「巴代你來找我們了,我好害怕!」原本縮在石頭後面的亞軒,看到巴代猶如找到救星,高興的拉著巴代的手嚷嚷直叫。
「我們走失了方向,後來看到哈魯斯過來了,就躲在這裡,免的被哈魯斯發現。啊,哈魯斯好像要過來了!」浩南正跟巴代說明情況,可能剛剛的聲音驚動了哈魯斯,一個哈魯斯正朝著這邊的方向走來。
「糟了,哈魯斯發現我們了,剛剛我有看到一個山洞,我們趕快躲到山洞裡。」巴代帶著浩南和亞軒,往回躲進了一個岩棚下的小山洞。那山洞不是很深,但是四周都是岩石,入口不大,所以應該是一個很好的藏身處。方才慶幸找到藏身的地方,亞軒突然尖叫了起來,但見那入口處有一顆巨大的眼睛正在往山洞裡面看。「不要怕,哈魯斯那麼大,應該沒辦法抓到我們。」巴代安慰著亞軒。不過巴代似乎想錯了,一根巨大的指頭伸入洞內不停的搜索著。還好山洞的深度讓哈魯斯的指頭勾不到洞內的人。三個人還正驚魂未定,可怕的事情卻在眼前發生。山洞的岩壁突然被一隻巨手用力的扳開,浩南、亞軒和巴代就暴露在毫無遮蔽的地方。一隻黑色的大手伸過來,一把將浩南抓往半空中。


伊亞放好五色鳥的雕像,過了一陣子雕像開始輕微震動身體漸漸發出亮光。雕像胸前代表火、山、大地、樹木、河流的五個符號也射出光線映照在地上,在地上照出了5個各自不同的符號。
小米一看就了然於心,將五種神器依著不同的符號一一放在地上符號對應的位置。那五個神器剛擺好位置,五色鳥雕像原本發出的光芒漸漸的擴大,涵蓋了五個神器,而五個神器也各自發出亮光和雕像織成一片亮眼的光網。
正當大家為這神奇的變化驚奇不已時,哈魯斯清楚的吼叫聲也自遠方傳來,派在部落外觀測情況的壯丁正好趕來回報,已經在巨木區看到兩個哈魯斯,看來哈魯斯很快就要來到部落附近了。
這時原本埋在地下的五色鳥頭骨竟然從地洞裡浮了上來,幾個頭骨在空中接在一起變成一朵詭異的白色圓型花朵。那骨頭花在空中慢慢旋轉,開始放出陣陣細微的閃電。  

〈插畫 / 野犬〉

閃電首先打向火焰花,火焰花受了閃電的刺激突然冒出熊熊烈火,整個神器剎時變成一團烈火。這時黑牙杖吹出陣陣強風將火焰花放出的火焰,吹成一條火龍圍著千人木不停旋轉。千人木被火龍的熱氣影響,從木頭裡開始飛出數百粒小小的螢光。這些螢光隨著不斷擴大的旋風在空中飛舞旋轉,漸漸變大化成一個個白色的人形的亮光。這些人形亮光越旋越快,也不停的發出低沈的呼鳴聲。原來那些螢光是寄錮在千人木不能回到祖靈故鄉的靈魂,現在受著神器的牽引紛紛飛出,在空中化成一道很大的白色光帶。


                                                                              〈插畫 / 野犬〉

突然圍在神器周圍的人群起了一陣騷動,只見王張兩人拉著安倩跌跌撞撞的衝了過來。
「大家趕快離開,巨人已經快到部落了。我們坐流籠過了山谷,到了巨木區就碰上了巨人。一路被巨人追趕,好幾次差點被巨人抓住了。」這時人群又騷動了起來,從小學的廣場已經可以看見哈魯斯巨大的身體出現在部落民宿的方向。
「大家不要驚慌,現在逃跑也沒有用了,我們先安靜下來,大家要有信心,祖靈自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馬告安撫著開始有些蠢蠢欲動的族人。
這時在空中迴旋的白色光束,分成數道白光飛了出去,只見每道白光飛到哈魯斯身旁,繞著哈魯斯不停的旋轉,將哈魯斯困在白色光圈裡頭。哈魯斯雖然不斷的掙扎吼叫,卻也無法掙脫白光的束縛。
突然藍色蛇戒發出一道閃電直射白色的骨頭花,白色骨頭花受到閃電的

刺激,發出一道強烈的強光照到綠色寶物的銅鏡上。銅鏡反射出一道亮眼的七色彩虹繞過天空投向巨木區。
眾人仰頭被這奇異的景象震攝的驚異不已,那被白色光束圍繞著的巨人哈魯斯竟也逐漸縮小而消失不見。這些分散出去的白光又飛了回來,聚成一片光束,那光束飛到彩虹之上,紛紛化成一個個白色的人形,每個人形歡歡喜喜的登上彩虹橋,走向彩虹的彼端。
馬告、伊亞和其他族人,看著彩虹橋上熱烈的景象,每個人感動的熱淚盈盈,數百年這些無法到達彩虹橋祖靈彼端的祖先,今天都可以回到祖靈的懷抱了。

 

就在部落忙著解決哈魯斯出洞的事,在巨木區裏,一隻久未進食的哈魯斯抓住浩南拿到鼻前嗅聞著。它一吸到手中生肉鮮味,開心大吼,就要把浩南往嘴裡送,浩南看著哈魯斯逐漸靠近的尖利大牙奮力掙扎。亞軒見浩南被抓心急如焚,此時看哈魯斯想吃掉浩南,情急之下跑到哈魯斯的跟前搔首弄姿揮手大喊,企圖轉移哈魯斯的注意力。雖然不知道哈魯斯是否像傳聞所說貪吃好色,這時也只能放手一試。哈魯斯聽到亞軒呼聲,彎下身子仔細看著亞軒,一下子巨大的白色眼球便因興奮而充滿血絲,口中流出饞饞唾液,喉頭也發出急促喘聲。它一手抓著浩南,另一手直接往亞軒伸來。亞軒手上只有相機,沒有其他武器,還好她剛剛靈機一動,事先開了閃光,拿起相機對準哈魯斯眼球一閃。鎂光燈的強光讓哈魯斯想起靈石的雷擊閃電,雙手一揮大叫一聲,連忙護住眼睛並往後踉蹌了幾步。哈魯斯的動作讓浩南從大掌中掉落,重重摔到地面。巴代趁機把浩南拖往附近樹洞,隨後亞軒也跟著鑽入。哈魯斯一回神發現美食美女都不見,大怒大吼,把一旁的巨木推倒多棵,接著往部落方向奔去。
 

                                                                〈插畫 / Rosa

三人看著巨人離去,鬆了口氣探出洞外。不一會兒他們看到白光罩住巨人,哈魯斯在白光下爭扎吼動,最後身影漸漸消失。

「應該是小米讓神器發生效能了!」浩南大叫起來,但由於一腳骨折,叫聲隨即轉成哀號。亞軒一喜一憂,情緒剎時轉折不過激動淚奔。浩南忍著痛用手摟住亞軒:

「事情應該都過去了,我們回部落去吧!謝謝你,你剛剛真勇敢」

亞軒點點頭並沒停止啜泣。

「相機…..相機被哈魯斯的手掃過,飛出去不見了!」

「沒關係,只要不見的不是你就好。」

浩南把她摟到胸前緊緊抱住,兩人久久不語,卻說完了許多心事。

耿直的巴代奔了出去,過了一陣子拿著亞軒的相機出現,看見兩人仍依偎不語,自己反而有些尷尬摸了摸頭。

「剛剛不是說,要回部落了嗎?大家應該在擔心我們呢。」

 

哈魯斯的威脅消失了,又看見彩虹橋上的先祖團聚,部落裡充滿了節慶時的欣喜氣氛,司馬庫斯的人們互相擁抱,帶著感動討論剛才發生在他們眼前的事。

有人發現小米跟拉互不見了。

「他們回深山去了!」馬告向大家解釋,接著他轉向瓦力。

「拉互要我轉告你,他以後就留在那裡了。」

瓦力聽了忍不住老淚縱橫。

「養了這麼大,這輩子就指望他的。」

「瓦力,回到部落吧!跟我們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互相照顧,什麼都不用煩惱。」馬告拍著他的肩安慰他。瓦力用力的點點頭,長久的部落紛爭隨著此次的考驗而化解,四周的人群開心的鼓掌起來。

遠處傳來巴代的呼喊聲,大家往山道上望去。巴代背著浩南,浩南一手緊握著亞軒,兩人十指緊扣,徐徐向廣場走來。眾人又一陣歡呼,只有伊亞露出落寞的笑容,但隨即顯出他的開闊灑脫,從心裡獻出一份真誠祝福。

安倩走過來跟伊亞深深道歉。

「他們告訴我,你是部落的大總管。很對不起,我們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我已經向我父親報告了,所有部落毀損重建的費用安曼集團會負責,關於哈魯斯洞穴的事,如果沒你們的應允,我跟小王、小張都不會說出去的。如果將來有機會,還是希望能跟你們合作。」

「安倩小姐,其實我們並不排斥現代化。科技的進步也為部落帶來很大方便。但從很多部落的開發案例中,我們看到太多的商業利益考量跟宣傳扭曲了我們的文化真義,連帶影響後代子孫都忘記了根本。這是我們遲遲不與財團合作的原因。也許豪華舒適的酒店,刺激好玩的主題樂園,會幫部落帶來更多的財富。但我們寧願上山來的遊客都為著原始山林的美麗而來,住在如部落一樣的儉樸房舍,吃著我們親手栽種的蔬果,享受城市見不到的美麗星空。我們想維持山林的美,生活的真,以善念與大地共存。我希望每個上山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份單純用心。」

安倩聽著聽著感動起來,看著這位部落青年的沉穩堅毅,一份敬佩仰慕 

自心中油然而起。

接近黃昏的司馬庫斯開始籠罩在落日的金色輝映中,部落的婦孺全被接回家園,當女人們忙著晚上餐食,男人們興奮的轉述今天所見所遇,孩子們個個睜大眼睛全神貫注的聽著。隨後,幾乎每個聽完傳奇的孩子都興致高昂的衝出屋外,學著哈魯斯的狂叫亂吼,追逐著比自己年幼的弟妹。

馬告站在廣場上看著嬉戲的孩子們,享受此刻的寧靜心境。一陣涼風吹過,幾瓣三色堇自空中徐徐落下,他微笑起來。The End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