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並生的世界由上天所創,而舉凡政治、宗教、法律、金融、教育等等體制皆由人所造。大部份的人除了立足的一小塊地,和呼出吸進的這一口氣由上天所賜無可改變,所有的行為思考莫不在體制的運作中漸漸的被馴化。
    原是要保護人類的體制運作,往往透過不當操控或偏頗的解讀,反過來控制、壓迫或剝削人類。一般人配合體制要求,可讓社會的運作更為順暢。知識份子的時時懷疑,迫使它更趨完美。但當體制壓迫到慈悲與正義,挺身對抗它,則是每個自由靈魂該甦醒的時刻。 卡夫卡的審判道出個人與體制間的不對等。當體制判定你有罪,『自清』這條路似乎只有你一人面對著地球的自轉逆向著走。與你打交道的人都是依附體制生存的,保護體制的完整性與他們的利益息息相關,原本就形成的互利架構更是把你隔絕於外。人與體制當然有轉換關係,K在故事開始站在社會體制的優勢上〈銀行家〉,在對待其他人時亦顯出高傲的態度,卻不知自己慢慢的陷入另一個體制的壓迫。
 
   卡夫卡生前任職勞工保險公司,眼見受傷的勞工原可理直氣狀的要求理賠,面對保險機關卻顯得怯懦無助。他多次出錢代勞工聘任律師,打贏與自己公司的官司,悲天憫人的胸懷贏得朋友們的敬愛。當你是體制的守門人,或依賴體制生存的一份子,在人與體制必須選擇一方時,你會站在哪一邊?一樣是卡夫卡迷的日籍作家村上春樹說:個人與體制對抗無疑是以卵擊石,而我永遠選擇站在雞蛋那一方。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