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被迷惑綑綁的蝴蝶望著身旁飢餓的蜘蛛。
  不知將在絕望中被吞食或在下一場字雨梳刷中得到救贖。
  頁與頁的翻轉,我也成了蜘蛛,金閣竟是畫軸中美麗的蝴蝶,以我的醜陋落款。
 

這世界不公平的存有象限,總要走到人格的分流才知道自己屬於
  美麗的假面、自在的墮落、短暫的完美、永世的缺殘。
 

是誰點亮小小的希望的燭火,在暗夜中閃搖放光,沾染了熱躁的空氣也脹鼓風
  帆,撩撥著殘船航向慾望!我該搖扇助燃成狂舞或是滅芯斬念回灰暗。
 

死亡是肉身的解脫,斷念是靈魂的止癢。
  難眠輾轉,令人安心的絕滅,竟是最舒服的睡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