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jug1wssef3-750x750  

歷史為男人而言,是群族遷移的痕跡,是戰馬奔騰後朝代的轉換。是記載英雄起滅的碑銘。為女人而言,歷史卻是先人為求溫飽的篳路藍縷,是迎生送死的家族故事,是歷代子孫光宗耀祖的燦麗過往。男人的歷史頁面風沙摻黏著熱血疤痕累累。女人的歷史頁面編織著貞女節婦的滔滔心路及說與先祖的裊裊炷香。

 「福爾摩沙三族記」作者陳耀昌醫師以一位女子的溫柔視點,用說故事的小說方式敘述了台灣歷史初生的荷治時期,原始住民西拉雅人、冒著危險「六死三留一回頭」,從中國大陸跨過黑水溝的漢人、為著擴展疆域取得資源的海上霸權荷蘭人,三個族群的共生與分裂。也敘述了當代幾位英雄、梟雄的成就與挫敗。有生死難捨的兒女情長、有激烈浩大的海戰場面,更有鮮為人知的內幕軍情。

 除了精采動人的小說情節,大量爬梳史料,認真考據過的史實內容也填補了Rosa學生時代,課文簡略敘述,整段歷史只記得「鄭成功趕走荷蘭人」的重大漏失。在從何而來,將往何去的茫然中年,這本書莫如撐起人生底蘊的基石,讓我更甘心穩踏於這片美麗的土地了。曾經以為,從小薰陶自己的基督教文化是隔絕我與臺灣民俗的高牆。據「福爾摩沙三族記」中描述,基督教在揉塑台灣文化歷史過程中,其實扮演了極為重要的文明導向。除了辦學校教育原住民摒棄出草惡習,創立以羅馬拼音書寫西拉雅語的「新港文」,用以幫助原住民閱讀、紀錄或訂定契約。荷蘭教士們也引進水牛丶玉米、蓮霧丶芒果等外來物種,增加糧食農作,幾乎畫定了我童年心目中吹笛牧童坐於牛背的農村面貌。

 

by-12-638  

 

 十七世紀,日本幕府忙著禁天主教,卻也是荷蘭人在台灣積極傳播基督教的時期。西元1646年荷蘭女子瑪利婭一家隨著父親亨布魯克牧師來到大員。在與原住民朝夕相處中理解了原住民的各項習俗,之後向荷蘭通譯何斌的妻子學習漢文。荷蘭投降後因著才女之譽,曾幫忙國姓爺翻譯荷文信件,最後被鄭成功許配給大將陳澤當妾,在台灣終其一生。

 

小說中,陳耀昌醫師透過史中帶情的細膩文筆,闡述瑪利婭的心路歷程,也藉著她的所見遭遇,說出了他的特別觀點。

1.  台灣人種的定義。荷蘭戰敗後,有一些荷蘭人逃往台灣東部或與漢族、西拉雅人通婚,沒有跟著船隊遣返而留在台灣。台灣幹細胞先驅的陳耀昌醫師以自身捲髮、濃毛、落腮鬍的遺傳特徵及長輩無意中提起,家族中似曾有荷蘭阿嬤,深入研究後推測現今台灣人的祖先來自三族,有部分台灣人應該是漢人、西拉雅人及荷蘭人的後代,且為數不少。

 

2.      鄭荷大戰的始末關鍵。俗語曰:商人無祖國,若說台灣的命運可能取決於一位梟商的自保之計,似乎有些過火。但史上記載,若不是擔任荷蘭通譯的商人何斌因財務周轉不靈,因而從台南偷渡到廈門向鄭成功獻計,鄭成功不見得有意從荷蘭人手上取得台灣。且鄭荷大戰時,鄭成功船隊出乎荷蘭人意料之外,沒有正面進攻設有巨砲的熱蘭遮城〈現今安平古堡〉,而從狹淺的鹿耳門海溝進入台江內海,抵達內陸普羅岷遮城〈赤崁樓〉取得戰力先機,應該也是何斌先行探測潮汐高低的結果。

5315-1763063  

  當時的荷蘭將領揆一雖奮勇抵抗,但因軍情誤判,加上幾個豬一樣的隊友幫倒忙,最終戰敗,且背負貽誤軍機之罪,最後被遣送至班達群島監禁。

 

吳園  

上圖是台南吳園,這裡最早是何斌的宅邸。園內大草坪後的水域是當年德慶溪的碼頭。據說何斌就從這裡偷偷坐小船,經由德慶溪到台江內海,穿越鹿耳門海溝,到廈門遊說鄭成功攻台。〈謝謝格友野犬幫忙資料確認〉

3.  鄭成功的死因之謎。以往的歷史課文只提到鄭成功是急病而亡。作者除了在小說裡作劇情描述,也在本書附錄中以其醫學背景,從史料「抓面而亡」的記載及鄭成功的悲劇過往、當時的精神狀況〈〉作了詳細且精彩的推斷..........自殘而亡。這點也引起Rosa醫師朋友們的極大興趣,在聚會討論中提出專業觀點,有下藥中毒說、好色性病說、躁鬱說各種離奇診斷。

 

隨著作者細膩刻劃,歷史如電影般的在腦中上演。回首初始的臺灣,只有生生不息,跳耀於原野上的梅花鹿,西拉雅人來了,漢人來了,荷蘭人來了,而今更多族群共生於此,下一代血統更顯繁複。由此來看,這片土地上每個人都只是血脈相連的過客。台灣從不屬於任何政權,任何人種,但存於愛它的人們心中。

 

 

〉命運多舛的國姓爺,早年因政治立場不同與父親鄭芝龍反目,母親遭清兵逼死,父兄皆因他被清廷斬首,並曾在一日暴雨中失去六個妻妾及三個兒子。

西元1661年,鄭成功拿下台灣後發現,此地並不像何斌所說的富饒多產,龐大的軍隊立即面臨缺糧危機。次年明朝永曆皇帝過世,反清復明的大志因而灰飛煙滅,接著與兒子鄭經決裂,幾件事加起來,可能造成心理壓力過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sa 的頭像
Rosa

筆聲落地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