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風靡一時的「達文西密碼」與「我的字叫紅」,都是以宗教信念及繪畫藝術為主軸,偵探推理為架構的小說。當然兩者的閱讀趣味不同。「我的名字叫紅」在文化探討上涵蓋較廣,強調時代背景的塑造,因此在閱讀此書所花的時間心血相較於「達文西密碼」當然也就多的多了。
    尤其作者巨細靡遺描繪細節,似乎非常享受沉溺字海創造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延伸式敘述,大量幽默機智、辛辣入骨的諷喻,不難想像作者在靈感催促下的欲罷不能。「我的名字叫紅」閱讀過程雖辛苦但是非常有趣。
 
    在了解書中所提細密畫的特色,對照作者有別於一般的寫作手法,我大膽的推測:作者特意模仿了細密畫的創作方式。除了是作者個人的創意,也希望讀者在閱讀時更能溶入鄂圖曼時代的氛圍。

一. 書中對旁枝末節的描寫篇幅很大。 例如書中所提蘇丹的寶庫,幾乎用整頁的篇幅來描寫庫中的金銀財寶。多次重覆描繪席琳與胡索瑞夫的愛情故事。而在描寫多張細密畫上,無論是場景的配置,氣勢的營造,甚至人物的表情,服飾、動作都力求詳盡,這些描繪的文字對主題有烘托卻沒有影響的作用,像極了細密畫裡面與主題同樣被細緻描繪的邊飾花紋,作者並不期望我們讀完後能記住多少,主要是想留下精緻、重複,繁複、華麗、大量人力花費的強大王朝印象。

  二. 使用多數觀點,這是本書寫作最大特色。 一般小說都以單一觀點的第一人稱“我”或第三人稱“他”代表作者貫穿全書。西方繪畫的透視法簡單的說,就是以一個正常人的眼睛,站在固定的位置上所見的影像。所見物體愈遠愈小,極側方向的物體正面幾乎不見。視野有所侷限。細密畫主旨在展現國力、宏楊王威、記載功績,畫中物品、人物大小代表著權位高低。它沒有透視的概念,為展現主題但求詳盡交代,類似多人站在不同的位置上所見影像放在同一畫面上,嚴格說是多數觀點。作者安排書中眾多主角以及錢幣、樹、狗、撒旦、紅色等角色,各自站在不同觀點述說一個故事,與細密畫觀點類似。
 
三. 製造本書由多人創作的假象。 西方的繪畫大部份由畫家自己構思自己作畫,作品是思考與技巧的結合,畫家可全面展現個人特色。細密畫則由總管構思,畫家們各自描繪擅長的部份,甚至彼此不知作畫的內容,講究各人技巧但求整體風格。本書雖然是奧罕‧帕慕克所作,但在結束前作者暗示自己是書中女主角莎庫兒的小兒子奧罕。而樹、錢幣、狗、顏色等都是畫家叔叔們在咖啡館中的隨性創作。營造此書是由小朋友奧罕及四位畫家的共同創作,應該也是刻意模仿細密畫的手法之一。
 
    也許正如我猜的,也許只是巧合。但在推敲自己論點的合理性時,我似乎抓住了整本書其中一個線頭,仔細抽開華麗的布帷後,原本交錯複雜的內容涵意便漸漸清楚起來,對我而言才是最大的收穫吧!現在反而覺得剛才所談不過是作者的一個小技巧,對比全書所要表達的豐富,倒只有半個又半個再半個錢幣的份量了。

Ro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